stevebanner2.jpg
當代藝術

街頭藝術的王國──史蒂芬· 拉扎里迪斯專訪

香港﹣史蒂芬· 拉扎里迪斯(Steve.Lazarides)認為:「街頭藝術不僅是嘻哈文化和街頭塗鴉,如今它的藝術內涵更為深遠。」這位眼光卓越的倫敦藝術經理人從80年代就開始關注街頭藝術,曾發掘Invader、JR以及大名鼎鼎的班克斯等藝術家。今春,蘇富比香港將於3月17日至26日呈獻拉扎里迪斯策劃之「街頭帝王」展售會,匯集一系列來自世界各地、不同風格及媒材的優秀作品,當中包括尚· 米榭· 巴斯基亞、班克斯、凱斯· 哈林、維里斯、奥斯· 葛妙斯兄弟、KAWS以及Invader。趕在展覽開幕之前,我們與拉扎里迪斯一起聊聊街頭藝術,了解他作為藝術經紀人是如何打造這一「藝術王國」,以及他眼中的藝壇新秀。

steveportrait.jpg

史蒂芬· 拉扎里迪斯(Steve.Lazarides)

街頭藝術是如何從地下運動轉變成當今最炙手可熱的焦點?

我想,街頭藝術最初由地下藝術運動演變而來,最早可追溯至1975或1976年,第一本關於塗鴉的書籍——諾曼·梅勒(Norman Mailer)的《塗鴉的信仰》(The Faith of Graffiti)也於同年間出版。而在書中,梅勒就把「街頭藝術」描述為一種正式的藝術門類。之後,哈林和巴斯基亞開始初露鋒芒,更進一步奠定基石。不過,街頭藝術也經歷過一段低潮,到21世紀早期才得以捲土回歸,再掀風浪。即便如此,街頭藝術自那時便備受異議,至今亦然。所以客觀來說,這種藝術形式自起源至成氣候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儘管對於藏家來說並不盡然,一些頗具威望的藏家當時以僅僅250英鎊購入的作品,如今已經價值連城。並不是出於客套,我認為蘇富比從很早期就關注街頭藝術,給予很大的支持。現在街頭藝術已證明不是曇花一現的短暫熱潮。

為何你會這麼想?

街頭藝術有一陣子遊走邊緣。現在逐漸融入主流社會。在收藏家的家中看到街頭藝術家的作品並列在弗朗西斯•培根、阿尼什·卡普爾的作品之旁,讓人欣慰。而我的畢生心願就是將其打造成「藝術」,而非「街頭藝術」。

banksy.jpg

班克斯 《轟炸英格蘭中部》,2002年作

哈林和巴斯基亞也是以街頭藝術出道。如今他們的作品被陳展於博物館和畫廊,讓許多人都忘記了這一點。

人們的確會忘記。班克斯也是如此,他至今依然活躍在街頭,卻已不再被視作塗鴉藝術家,似乎他已跨越這個屏障。一旦藝術權威說:「他們可不是社會威脅。他們已經穿起西裝打起領帶,準備加入我們的俱樂部了。」這時,藝術家的身份才得以被接受。其實這是一種歧視,我認為傳統藝術權威沒有參與過這場運動,這是一場實在的民粹主義運動。


你認為當街頭藝術被陳放在像美術館那樣傳統的展覽裡,它還會具有同樣的視覺張力嗎?

我覺得那要看你是如何陳列了。如果你的佈展設計環環相扣引人入勝,就不會失去任何特色。說實話,這還要取決於作品本身的力量。我這麼說有些唐突,但作品優劣,策展人的佈局方式確實是展覽的重要因素,有時無關展覽地點。

invader.jpg

Invader, MAN_42, 2011年作

你曾經說你認為街頭藝術是一種哲學,而不僅僅是一種風格。

是的,我是這樣認為。我覺得他們是與眾不同的群體。馬克·詹金斯(Mark Jenkins)創作雕塑,JR喜歡攝影,維里斯愛用機械鑽。從風格上說,可謂天南地北,但是他們卻被同樣歸類為街頭藝術家。我的確認為他們尊奉一個共同的哲學:自由和叛逆,揮灑自由開放的思維,將想法傳達給大眾。

你是如何從街頭藝術的欣賞者轉變成它的「代言人」?

這純粹是個意外!九十年代中期,我還是一名攝影師,有一次接到任務需要和班克斯合作。而那次合作是個轉折點,我並不是一個優秀攝影師,我更適合幫助其他人籌劃藝展,所以我開了一家畫廊,因為我是街頭藝術這一群人中最不離經叛道的——我有信用卡。之後我便開始經營代理那些藝術家,為他們籌展。我一直都很享受這樣一個「代言人」的角色。

dodi.jpg

唐納‧懷特《無題》,1983年作

是什麼啟發你策劃本場展覽?

我覺得如果能把傳統大師和現代新銳的作品放在一起,一定別有新意,這次展售會難能可貴,呈獻眾多傑出作品,不僅如此,觀者更將深切感受到藝術家的獨特個性,以及他們藉以街頭藝術齊聚一堂的力量,那是一種可以超越傳統藝術世界之外的影響力。

你希望人們能從這次展覽中得到何種啟發?

就像我們剛剛談到的關於巴斯基亞和哈林,我們說到他們「曾經」是塗鴉藝術家(笑)。這場重新認知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它的終點,是藝術,和任何門類的藝術一樣發人深省。它不僅僅屬於一幫嘻哈小子,它的影響更為深遠。他不應該被輕視,它的精神源遠流長。

tonymontana.jpg

Invader,《魔術方塊湯尼‧蒙塔那》,2007年作

你如何形容當今街頭藝術的狀態?它將去向何處?

從某些方面講,我認為它目前有些迷失。不論在街頭或是畫廊,街頭藝術水平參差不齊。我希望更多後輩藝術家能夠從JR, 維里斯和班克斯這樣的藝術先鋒身上得到啟發,他們的成就逆轉遊戲規則,他們如此年輕就已大獲成功。我最近也正在關注像土耳其和伊朗的一些藝術家,他們正在試圖傳遞著強有力的信息,而這些信息不只是在說「我是誰。」這就是我在尋找的東西,我喜歡和創新藝術家一起工作。

羅恩·英格力《地位滿足感》,2011年作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