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Bomberg, At the Window, 1919. Estimate £500,000-800,000.
現代及戰後英國藝術

藝術/認同/遷徙:班烏里藝廊及博物館收藏

By David J. Glasser
「藝術/認同/遷徙:班烏里藝廊及博物館收藏」的拍賣收益將撥歸博物館購藏基金、資助班烏里研究機構以及擴建班烏里藝術治療及失智症研究中心,前者致力研究移民藝術家自1900年起對英國視覺藝術的貢獻。

大衛・J・格拉瑟為倫敦班烏里藝廊及博物館的現任執行主席。

烏里藝廊於1915年在白教堂的猶太區成立,當時第一次世界大戰戰火正熾。藝廊由立陶宛出生的畫家及政治運動家拉扎爾・伯森(1882-1954年)創立,其目的不只為猶太的移民藝術家建立一個聚集交流、舉辦展覽的平台,更是為了興建一所猶太藝術國家博物館而設。特別的是,此卓殊宏願並非由當時地位顯赫的猶太慈善家資助,而是由一群新移民的猶太人一分一毫地傾囊募捐,意義非凡。藝廊以《聖經》裡耶路撒冷聖殿神龕的建造者巴扎遼・班・烏里命名,點出機構與九年前建於耶路撒冷的比撒列藝術設計學院關係密切。

Poster for Out of Chaos Ben Uri 100 Years in London
「走出混亂」海報,「班烏里:倫敦100年」,圖示馬克・格特勒《拉比與拉比之妻》(1914年,班烏里收藏),2015年7月2日至12月13日,薩默塞特府,倫敦。

接下來的二十年間,班烏里收獲了許多「第一次」:包括由藝廊的另一位創辦人,珠寶設計師摩西・奧菲特(愛德華・古德)慷慨囊助的第一次購藏。設計師購得當時遭受唾棄的拉斐爾前派藝術家西蒙・所羅門的一部份作品,如今畫家的聲譽已經完全平反。1920年,藝廊購入了大衛・博貝格的四幅作品,此舉對這位白教堂現代派藝術家的幫助極大。班烏里在1925年在大英博物館附近開設了旗下第一家租借畫廊,於此舉辦了第一次收藏展覽,更出版了第一本收藏圖錄,收錄了約40件作品的詳細資料。

班烏里於早年關鍵時期,肩負向受到當權者摒諸門外的猶太藝術家提供協助及展覽場地一職。然而,到了20世紀的最後一季,這種需求已經大為降低;在1995年,博物館位處的猶太教堂經已賣出,令班烏里一度失去了它的展示空間。

2000年10月,一個新的受託人委員會獲選上任,奉命實行一個激進的新政策,以光復倫敦中心一帶及國家的主流藝術館群體。2001年,藝廊在倫敦龐德街舉辦了一個為期三週、名為〈班烏里的故事:從藝術協會到博物館〉的展覽,闡述了博物館的起源,並指出其未來將朝英國中央的主流藝術館方向發展。此時,博物館的標記藏品已達1100件之多。經仔細分析,博物館收藏明顯遠超從前所想、僅為英美猶太藝術家的後花園,而是雲集五湖四海不同藝術家的收藏盛宴,當中有三分之二出自移民藝術家的手筆,館藏百花齊放,反映出不同的個人經歷、國家及文化背景。當中,女性藝術家亦佔收藏的一席之地(約為收藏的24%,比較全國平均水平為3-4%)。

Cover-of-Uproar-The-First-50-Years-of-the-London-Group-illustrating-David-Bombergs-Ghetto-Theatre
「喧騰!」封面,《倫敦組的頭50年》,圖示大衛・博貝格的《猶太區劇院》(1920年,班烏里收藏),莎拉・麥杜高及瑞秋・迪生編,杭弗瑞,倫敦,2013年。與倫敦班烏里畫廊及博物館展覽同時出版。

移民藝術家的共同遷徙經歷,啟發董事會為博物館作出重大轉型,成為主流,以擴寬博物館的收藏範圍。計劃透過舉辦學術性高而容易理解的展覽、重新界定收藏種類及提升收藏品質、在以上範疇對藝術家給予認可,並與業內人士一同作出評鑑,無分種族或宗教,讓英國國民得悉更多的移民故事,是為計劃的宗旨與綱領。

近年來,博物館的展覽及藝術品得到無數的巡迴展出以及借展機會,地點遍布英國本土與歐洲大陸,以及耶路撒冷、邁阿密與紐約等地。本團隊裡的資深成員在各大學術會議中均定期就收藏講授及報告,也撰寫及出版了大量圖錄及專著(達40多份),廣傳國際。博物館的教學計劃亦獲殊榮。2008年,博物館舉辦了一個探索
藝術的原創新用途計劃,透過仿製藏品及創作實踐,將收藏移師護理院。該計劃於2013年在卓越的專業領導下得以擴展及轉型,開展臨床實驗及測試,以研究藝術參與對失智症病患或存失智症風險人士的治療功效。

Cover of Forced Journey: Artists in Exile in Britain c. 1933-45
「強制之旅:流徙英國的藝術家,約1933-45年」封面,倫敦班烏里藝廊展出,2009年1月21日至4月19日,莎拉・麥杜高及瑞秋・迪生編,圖示恩斯特・艾森曼格的《脫衣撲克》,約1960年。

隨著我們在薩默塞特府舉辦的「走出混亂」百週年紀念展獲得超過三萬入場人士的輝煌成績,受託人委員會承認倫敦房地產市場的對於經營造成之影響,並為我們開展了一個詳細的期權分析,以保障機構權益及最大化其獨有公共利益。受託人與資深成員一致認為應該重新調配資源及投放資金,以實現下三大平等既定的發展目標:

(一)開設BURU(班烏里研究機構),以探討移民藝術家自1900年以來對英國視覺藝術的貢獻。機構將創建第一個全面線上電子辭典詳述研究內容,包括藝術家、教師、學者、評論家、贊助商、經銷商和畫廊負責人等。

(二)BURU將同時營運班烏里收藏基金(BUC),以全新的收藏計劃,從五大範疇向移民藝術家自1900年以來對英國所作的貢獻致意。為達此舉,出售了當前近約50%的百年館藏,所得資金將用於三大優先關注項目並增加年度購藏基金預算,以便向英國更多未被挖掘、符合BURU收購條件的移民藝術家購買藝術品。

(三)設立BUAD(班烏里藝術治療與失智症研究中心)──一所頂尖的國立資源中心。本學院為首個在英國開發研究的藝術參與治療中心,將以我們的館藏作為主要研究工具。該參與治療旨在提升失智症的病患、以及受社會隔離而罹患失智症風險人士的認知能力,從而改善他們的生活質素。雖然目前還沒有一套最佳的臨床實踐方法或者靈活的治療模式能夠在全國運用、廣泛推行,但是BUAD對以上意義重大、令人振奮的研究正進行得如火如荼。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