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o-9gnl7.jpg

胡安·米羅之《女子與鳥》

胡安 · 米羅在二次大戰期間,創作了一系列奇幻而充滿詩意、自由浪漫的藝術作品,《女子與鳥》便是其中一幅令人思而入迷的佳作。米羅一生藝術創作成果豐碩,「星座」系列被公認為當中出類拔萃的代表作,全系列共有二十三幅作品,本作是第八幅。在這段時期,西班牙和法國政局動盪,國家前途未卜,米羅因而深感焦慮不安。本作畫面可見不同形狀符號互相連結,營造出一個完整統一的宇宙視野,畫家藉此躲避現世的紛擾混亂。本作並無透露半點當時強權進逼的抑壓氛圍,反而專注於表達世間仍存的美善和詩意。《女子與鳥》在三十年來首次再現市場,並將於6月21日倫敦蘇富比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拍領銜登場。

cn-post-miro-9gnl7.jpg

胡安·米羅,《女子與鳥》,38 x 46公分,水粉、油彩渲染、紙本,1940年4月13日,估價待詢

在1940年1月至1941年9月近兩年間,時值法國戰亂和西班牙政治騷動,但米羅全情投入創作「星座」系列,幾乎不受外界噩耗紛擾。西班牙內戰爆發後,米羅流亡法國,《女子與鳥》是他在當地旅居期間創作的首十幅作品之一。本作成畫不到一個月後,1940年5月德軍佔領巴黎,米羅逃亡回到西班牙。「星座」系列作品尺幅不大,便於攜帶,顯示米羅知道他可能需要隨時撤離。

這些作品是畫家與現實抗衡的例證,其構圖方式自由無拘、不受條件與規則所限,流露畫者心中的「叛逆精神」。

在這段時期,米羅察覺到自己正在創作一些前所未有的東西,他寫道:「我感覺到那是我歷來做過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不過他一直隱藏這個系列,直到1944年始安排向公眾展出這組作品。他原本計劃在紐約現代藝術館展出,二十二幅作品在1944年7月送抵美國,餘下一幅由他的妻子保留。不過,作品到埗後,現代藝術館無力支付因戰爭而高漲的運費,米羅的紐約代理人皮耶 · 馬蒂斯(Pierre Matisse)挺身代為承擔。展覽在1945年1月至2月舉行,在紐約轟動一時,廣受好評。

米羅的「星座」系列在藝術界引起巨大迴響,對美國藝術界的影響尤其深遠。米羅為傑克遜·波洛克(Jackson Pollock)開創先例,啟發他以星空為主題,用於前衛抽象表現藝術作品中;波洛克繼而在1946年創作了自己的《星座》。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