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yneux-hero-f.jpg

胡安·巴布羅·莫里紐: 極致講究的生活藝術

在室內設計名師 胡安·巴布羅·莫里紐(Juan Pablo Molyneux )的妙想下,精美漆牆面訴說著古老故事、巴洛克風格大鏡裡有華麗花氈的倒影,絲絨與威尼斯灰泥石柱相映。莫里紐的設計以古典主義為基礎,同時充滿各種元素,混合不同時期、風格和圖案,卻和諧自然地相融,因此可以見到各類精緻物件陳設於高級桌案、書桌和餐桌之間 ,各式頂級布料和毛氈點綴沙發、扶手椅和牆壁。

molyneux-6.jpg

胡安·巴布羅·莫里紐(Juan Pablo Molyneux )在他的城堡居所前 ©攝影: XAVIER BÉJOT,於法國香檳省POUY-SUR-VANNES

莫里紐畢業於巴黎羅浮宮學院(École du Louvre)及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院,1970年代初在拉丁美洲開始執業,在八十年代及九十年代先後在紐約和巴黎開設工作室。莫里紐主理過多項大型項目,包括加拿大豪華別墅、俄羅斯聖彼得堡「條約會議樓」(Pavilion of Treaties),康涅狄克州大宅、卡塔爾穆罕默德·賓·蘇海姆·阿勒薩尼殿下的四萬呎皇宮。但他的雄心仍不止,繼續縱橫室內設計界。他本人在紐約、巴黎擁有大宅,在瓦內河畔普伊(Pouysur- Vannes)更坐擁一座莊園,最近Assouline 出版的專著《Juan  Pablo Molyneux: At Home》就以這幾間大宅的裝潢設計為主題。該書出版不久,克莉斯汀·舒瓦茲採訪了這位大師,聽他暢談設計和生活。

molyneux-1.jpg

胡安·巴布羅·莫里紐(Juan Pablo Molyneux )紐約舊居三樓的會客廳,青金石方尖碑鑲嵌於石英獸雕底座,立在 Jean-François Oeben 斗櫃上© XAVIER BÉJOT

你最近出版了一本書,可以略述當中原由嗎?

我們生活在一個受安全和私隱問題困擾的複雜世界。在六十年代,許多雜誌都有刊登我的設計作品,我的客戶都樂見其成。但今日的情況卻是相反——客戶不想被暴露在公眾目前。因此當有人問我:「你什麼時候再出書?」我覺得不能再以我的得意之作為題材。我唯一可以展示的「樣板」就只有我自己的房子。不過我還是估計錯誤,因為我太太有意見——她某種程度也算是一位客戶!到了這個人生階段,我擁有三間令我引以為傲的物業,而且它們體現了我的信念,就是毋須跟隨任何模式——你可自行創造一切。

molyneux-5.jpg

瓦內河畔普伊莊園的主人房浴室,保留原裝古董木地板,Atelier  Prométhée 浴缸 © XAVIER BÉJOT

其中一座物業是位於香檳區瓦內河畔普伊的莊園。當中有什麼故事呢?

我的家就在普伊莊園。我讓家裡的狗在沙發上跳、玩坐墊,這情景令我感到欣喜。這座莊園的歷史在於石質的建築物本身,而不是內部裝潢。九個世紀以來,每代人不斷改建、修整它,使它從堡壘變成莊園,再變成私人別墅。現今人們依賴電影、電視和小說等娛樂充塞感官,但當你打開普伊莊園的大門,你會想到遠在巴黎聖母院興建前,這座建築便已靠人手一磚一石地搭建起來。然後你會說:「我想逐步回溯了解歷代曾經生活其中的人們」——這件事要做起來真是沒完沒了,但令人深深著迷。之後你會開始有自己的想法,自言自語,聽著自己的腳步聲和四周的聲音交織成一體。

molyneux-2.jpg

設計師的工作室和圖書室,位於巴黎一座十七世紀大宅內© XAVIER BÉJOT

你在拉丁美洲工作一段時間後移居紐約,這段經歷帶給你什麼感受?

布爾諾斯艾利斯是一個充滿上流社會氣息的城市,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更甚。那裡的事物華麗耀目,你無法想像有人可以負擔起這種奢華生活。在那種環境中,如果你跟隨時尚,有時候便需要付出一點代價,勉強自己犧牲舒適感。直到了紐約,我第一次完全體會到「舒適」一詞的真正意義。在紐約,人們最重視舒適,如果同時時尚優雅也不錯;如果沒有,那也沒關係。

我恐怕現在我們身邊的一切已過於平庸無奇。我能做的,就是保留一定程度上的優雅。炫耀或許是一個不好的字眼,但如果不過分矯飾浮誇,它可以是美事。我認為,能夠適切地炫耀出風範是一種優勢。

molyneux-4.jpg

在普伊莊園的Salon des Montgol’ ères,拱形天花板及木造部分由 Frédérik Monpoint 負責髹顏料漆,莫里紐的設計靈感源自José María Sert © XAVIER BÉJOT

可以談談你最近的項目嗎?

好。它是位一座於維也納的舊宮殿,是一座大型建築,而不是真正的皇宮。它興建於十九世紀,非常華麗,略帶拿破崙三世時期風格,它坐落 Ringstrasse精華地段。這座宮殿的外圍還有一座住宅,內有23間公寓和4間頂層公寓連泳池。它將會成為維也納最昂貴的物業。
你在哪裡找到室內設計所用的裝飾品?

在蘇富比、還有世界各地。我出遊既為公幹,也為享樂。我的目光總會不經意地落在一些有趣的東西上。我有豐富的貨源,也有人不斷生產製作我喜歡的東西。我最喜歡的古董商總有我想要的東西,而我總是可以找到我想要的。

molyneux-3.jpg

瓦內河畔普伊莊園睡房的顏色與前廳相配;臥床上的帷幕與窗簾選用相同的天鵝絨布料 © XAVIER BÉJOT

你最喜歡哪一個藝術時期?
我總是談論十八世紀後期,當時法國國力強盛,生產出各式各樣新奇事物,遠播四方。俄羅斯也經歷過一些關鍵的發展期,即十九世紀中和二十世紀初。比如說,我非常欣賞俄羅斯的建構主義藝術。現今的當代藝術與我合不來。當我看到那些被傳媒蜂擁報導的裝置作品,我替那些藝術家感到興幸之餘,為公眾感到憂心。

 

克莉斯汀·舒瓦茲(Christine Schwartz Hartley)為蘇富比雜誌撰寫文章,現居紐約。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