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古典油畫

教宗背後的女人: 女教皇奧林匹婭的肖像

Sotheby's
翻譯此頁面

乍看這是一幅細膩的人物肖像,深邃的背景襯托一位豐腴圓潤的女子,著黑衣,神情冷淡自持,抿著的嘴唇與堅毅的下巴透露出威嚴。

這不是一張簡單的人物肖像。不僅因為它出自十七世紀油畫大師維拉斯蓋茲之手,三百年來杳無蹤跡,今重見天日。

畫中女子,手握大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一生堪比宮鬥大戲。

她是十七世紀羅馬最有權勢的女子奧林匹婭・麥道基尼・潘菲利。她野心雄勃,攝威擅勢,權慾薰心,身為教皇英諾森十世的嫂子及情婦,將教皇當成傀儡,在背後操縱梵蒂岡教廷。她可謂是史上最早出現的女權分子,備受天主教女教徒敬仰,聚集於其宮殿外歡呼擁戴,但教廷裡的男教徒則對她嗤之以鼻。她威儀凜然,雖然無教皇之名,卻能掌控教廷上下,統治歐洲史上由男性主導的最高權力機構。

蘇富比將於7月3日西洋古典油畫晚拍呈獻此幅奧林匹婭・潘菲利畫像,出自西班牙黃金時期藝術大師迭戈・維拉斯蓋茲之手。維拉斯蓋茲的《對鏡梳妝維納斯》、《宮女》是西方藝術史上的經典鉅作,家喻戶曉。此畫銷聲匿跡近三百年,最後記錄是在1724年,隨後下落無從稽考,直到有一天,這幅不具款識的作品被帶到阿姆斯特丹蘇富比辦事處,畫作背面隱藏著古老的花押字,引起蘇富比專家的注意,他們於是開展一連串研究與鑑定,所有結果都指出這幅精湛的肖像畫就是維拉斯蓋茲的失傳真跡。這段搜查工作上窮碧落下黃泉,幾乎可以再拍一部達文西密碼。

至於這位傳奇女子,1591年生於貴族世家,經歷過兩段婚姻,兩度喪偶,第二任丈夫為教皇英諾森十世的兄長。奧林匹婭是教皇英諾森十世的嫂子,據說兩人有染,因此深受信任,在教皇任期內成為教廷裡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在教皇英諾森十世當選時,樞機主教亞歷山德羅・比奇憤慨喊道:「各位,我們剛剛選出了一位女教皇」,這句話道出了她對教皇的影響不容小覷。

迭戈・羅迪蓋斯・德・席爾瓦・維拉斯蓋茲,《教皇英諾森十世(1650年)》圖片提供 :GallerÍa Doria Pamphilj, Rome, Italy / Bridgeman Images

「奧林匹婭・潘菲利是當時最有權勢的女子,聲名狼藉,是巴洛克時期的風雲人物,堪比今日的好萊塢明星。天主教女教徒紛紛來到羅馬,在宮殿外守候她的馬車駛出,歡呼載道。她們感到難以置信,一名平凡女子能夠登上權力頂峰,統馭女子不得一席之地的教皇國和天主教會。」
-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兼奧林匹婭・潘菲利傳記著作《梵蒂岡情婦》(Mistress of the Vatican)作者Eleanor Herman

被冠上「女教皇」外號的奧林匹婭掌控教廷任命,候選人直接向她請示出任空缺的主教職位,通常由最高價者得。她同時也是個工作狂,經常在教廷工作至午夜方返回家中。一旦她離去,教皇如需做決策,他總是會問: 「那奧林匹婭怎麼說?」1645年,她獲封為聖馬蒂諾女大公,這個頭銜讓她在教廷上為潘菲利家族帶來可觀財富。在英諾森十世臨終前幾年,她隔絕他與外界的接觸,並為一己之利以權謀私。

奧林匹婭年輕時害怕被送入女修道院──這是當時很多沒有嫁妝的年輕女子的宿命道路,於是對女性的窘境深感同情。她救濟許多女性,讓她們不會因為沒有嫁妝而無法出嫁,或因此被送入女修道院,或被家人逼良為娼。據說,她亦容許羅馬的妓女乘坐繪有其盾徽的馬車,表示她們受到奧林匹婭庇護。其思想之前衛,為她的精采人生更錦上添花。

本作可能是由奧林匹婭本人親自委託創作,或是為她而作,曾收錄於十七至十八世紀羅馬多位名人的收藏,包括奧林匹婭之孫、著名鑑藏家及藝術贊助人卡米洛・馬西米樞機主教,以及埃爾卡爾皮奧侯爵七世唐・加斯帕爾・門德斯・德・哈羅・古茲曼;古茲曼生前收藏逾1,800幅藏畫,當中包括至少六幅維拉斯蓋茲作品。其後本作被收錄於數個收藏,一直流傳有緒,最後於1724年記載為波隆那及羅馬樞機主教蓬佩奧・阿爾德羅萬迪的收藏,後來作品失傳。

時間快轉至現代,近三百年後,畫作1986年在一家荷蘭拍賣行重現於世,並以「不知名荷蘭畫派」為作者拍出,此前的下落所在,唯一線索是原內框背面的一枚舊海關蓋章,顯示此畫於1911年曾被運出意大利。

終於,現藏家將此作帶到阿姆斯特丹蘇富比辦事處估值,專家一眼便認出畫作背面的神秘花押字是來自埃爾卡爾皮奧侯爵七世古茲曼,於是開始研究創作者的真正身份。蘇富比資深專家James Macdonald檢查畫作,並追查來自十七至十八世紀的不同收藏清單不久後,推測這幅肖像傑作可能是維拉斯蓋茲失傳多年的真跡。他向西洋古典油畫領域的主要專家展示此畫,確證為維拉斯蓋茲的手筆,使這幅肖像畫成為僅存於私人收藏、出自西班牙偉大畫家維拉斯蓋茲手筆的少數油畫作品之一。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