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家

收藏與閲讀

姚謙
翻譯此頁面
姚謙。圖片提供: 本事文化。
收藏其實不是我最終的目的,是因為喜歡閱讀所致;藝術品的收藏是我延伸閱讀最好的方法。
倫敦蘇富比2019年 西洋古典油畫晚拍 拍賣圖錄。

我發現我對藝術的好奇,已經不單單只是藝術品本身價值與外表所表現的訊息;還有更多屬於閱讀創作者的內在反射,以及閱讀他所處的時代對應的痕跡。這樣的閱讀經常是進入收藏這個領域後,朝夕相處蔓延而生的興趣。 然而在藝術資訊的閱讀上,雖然總讓人覺得有種太寬闊無邊、沒有終點的浩瀚,但是這一點倒是不為難我的;我進入藝術收藏十年左右,慢慢理解了藝術無邊際的寬闊與多面性,這是一種獨特本性,如果缺少了這個本質,藝術也就不那麼吸引我了。

因此,在藝術閱讀上我只管往下看,不停的交錯比對督促主動思考,這也形成了我在收藏上最大的樂趣;與我有來往過的拍賣公司都知道,我隨時都可能要求閱讀冷門拍賣會的資料,特別是繪畫藝術方面。近期我就特別沉溺於「西洋古典藝術」的資料閱讀,也許是因為開始接觸西方古典文學閱讀,加上越來越多國外旅遊、看美術館的瀏覽經歷,都讓我開始對於與自己迥然而異的文化歷史和複雜人物充滿好奇。 自然而然的,我開始從藝術角度去看這個世界。

姚謙。圖片轉載自 一条

藝術物件永遠是反應這個世界最具體的方法,在某個時代、某個地方、某一群人,造成一個創作者的作品產生。
作者在蘇富比拍賣會上投得 洪通的《迎神廟會》

從藝術延伸而出的閱讀,許多資料可以從相關出版書籍,或是透過網絡搜尋交叉進行,而我更多時候是因為拍賣公司寄來的圖錄,因為收藏動機,進而推動開拓了我的視野,閲讀拍賣圖錄常會引起我的好奇而進入新領域。 拍賣公司的圖錄對我來說,除了提供尺幅、材質、價格和出處來源等資料之外,更重要的是此場拍賣專家如何看待這件作品,因此我喜歡細讀圖錄內文字,我也常常會在讀後與拍賣公司的專家們交談,特別是在我還不熟悉的藝術領域裡。這常常讓我在收藏的路上,有了獲得更多知識的喜悅!

香港蘇富比2018年秋季 現代亞洲藝術 拍賣圖錄。

如果真因為收藏而喜歡閱讀,這樣的溝通經常是最有效而愉快的。我可以感覺到拍賣公司的專家們在回應我時是喜悅的,他們不覺得這是叨擾。因為每一場拍賣和每一本因此而生的圖錄,都是他們花費心力蒐集和研究的結果。當一件藏品經過他們的篩選查證,當有人產生了興趣,這絕對是他們的辛勞能獲得的最好的讚譽。因為收藏,而有深入討論和閲讀的需要。 與專家交流,從他們手上資料尋找佐證,加上自己已經閲讀累積,有時候雙方可以一同再往下搜尋資料來對照一件作品,這是非常愉快的過程。

我很高興能夠透過收藏,開拓了閱讀上更豐富的面向。除了一直以來喜歡的文學、音樂以外,我的閱讀嗜好因為收藏而開展到美術史、美術創作、概念,甚至不同民族文化。透過閱讀,在自己有限的生命經驗裡,擁有更豐富的可能性;這是藝術收藏帶給我的、也是透過收藏伸展出來的閱讀所給予我的最佳禮物。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