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錶

戀上勞力士:專訪鐘錶專家陳日強

Sotheby's
翻譯此頁面

藏是一種奇妙的癮,有時候一件單品就足以燃點藏家的興趣。在鐘錶收藏的世界中,開啟這道門的鑰匙可能是潛水錶或軍事錶,也可以是功能極度複雜的腕錶、三問錶或古董時計。每位鐘錶愛好者都有各自的故事,但不可諱言的是,很多人的入門錶款是勞力士,這種緣分並非偶然。香港蘇富比「每週名錶精選」網上拍賣現已開放競投,我們請來鐘錶部專家陳日強,介紹勞力士腕錶的獨家美學,以及設計背後引人入勝的故事。

勞力士腕錶對藏家的吸引力何在?

勞力士總是嘗試締造歷史。他們當年爭取成為第一枚登上月球的時計,儘管桂冠最終落在歐米茄身上,但是勞力士距離寶座僅有一步之遙,而且在競爭過程中為對手帶來不容小覷的壓力。勞力士研發出第一枚足以抵受聖母峰峰頂嚴酷條件的腕錶 Oyster Perpetual,並為泛美航空機師設計出第一枚顯示兩地時間的腕錶 GMT Master,而 Submariner 則是史上第一枚能夠潛入 200 米水深的腕錶。勞力士與歷史密不可分。對勞力士和其他古董腕錶而言,製錶工藝的突破就是最吸引力人之處。

能否舉例說明這些工藝突破和技術創新?

一切離不開品牌的創新與探索,以及對更佳物料的追求。勞力士對品質的執著盡見於細節。以夜光塗層為例,勞力士在最早期的夜光腕錶裡使用一種名為「Radiant」的物料,被發現具放射性後停用,並以氚取而代之,後來經歷 Luminova,才到現今使用的 Superluminova。Superluminova 塗料可於火災逃生指示牌、出入口和樓梯間找到。這些都不是罕見物料,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這個例子顯示了品牌為改善設計而作出的努力。錶盤是另外一個經歷多番變遷的部分。從亮面演變到今天的陶瓷錶盤,製錶師仍在不斷尋找堅固耐用的物料。

鑑賞古董勞力士腕錶應從何處著手?

方向有很多,很難說應該從何開始才是正確的。正如之前提到,Submariner 不但是技術上的一大突破,它還包含很多重要的文化意義。這款腕錶曾在007電影中出鏡,也點綴了不少名人的手腕。因此 Submariner 在本人的推薦名錄上絕對佔一席位。勞力士腕錶有大錶冠和小錶冠之分,前者是軍隊規格,方便全日戴著手套的士兵調校時間。

Submariner 經歷過不同階段的演變。五十年代的早期出品並沒有錶冠護橋,外形比現時的款式更顯流暢。顧名思義,錶冠護橋的用途是保護錶冠。如果佩戴的腕錶不慎遇到碰撞,錶冠就有可能掉落,護橋能夠起到保護作用。勞力士根據各種目的衍生出特定功能。例如軍用款式的錶耳與穿過錶帶的彈簧橫桿固定相連,避免腕錶在行動期間飛脱。這些細節都根據腕錶的生產年代和對象而經過周密考量。

除了這些故事之外,勞力士在國際場合又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從七十年代初開始,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及其他阿拉伯國家就委託勞力士製造腕錶,作為向官員、外交官及重要人物的贈禮。「勞力士及愛彼名家收藏」呈獻一枚近似 Pucci Papaleo 專書收錄的 Daytona 腕錶,配備「沙漠之鷹」錶盤,堪稱見證此一黃金年代的罕有珍品。此錶錶盤經過專門設計,非比尋常,上方為手繪彩色琺瑯的阿聯酋國徽,以「古萊什族鷹隼」代替傳統勞力士錶盤上的「Cosmograph」字眼。鷹隼凜然直立,雙爪之下是迪拜統治者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htoum 的簽名,即六點鐘方向之上,有別於相似錶款同一位置上意為「Wazarah Ad Difa’a department」的阿拉伯文標識。另外,錶盤下沿的西格瑪符號「σ」暗示了這款腕錶的面世年代。

腕錶跟其他門類的收藏方式是否相似?

我熱愛古董腕錶,對洋酒年份的興趣亦不遑多讓。從某方面來說,兩者的收藏心態很相似。聆聽專家談論不同年份和葡萄園為洋酒風味帶來的影響,總是獲益匪淺,樂趣無窮,正如不同時期的古董錶對我來說,設計背後的歷史背景總是令人著迷。我覺得腕錶和洋酒都是「有生命的藝術品」——前者馬不停蹄、爭分奪秒,像是永遠跳動的心臟,後者隨著年月漸趨成熟轉變,呼吸吐納,成為不同的模樣。收藏確實是一種癮,一但喜歡上了就很難忘懷。

相關新聞及文章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