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亞洲藝術

巔峰絕唱: 常玉的《曲腿裸女》

Sotheby's
翻譯此頁面
常玉《曲腿裸女》,一九六五年作。估價:估價待詢。

常玉畢生浪迹巴黎,是亞洲藝術史上的海外奇葩,也是西方藝術史上的東方明珠。二十年代,他與林風眠、吳大羽、徐悲鴻等現代先驅同赴巴黎,寫下旅法華人藝術家的序章。在四、五十年代成為吳冠中、張大千、趙無極、朱德群眼中的巴黎傳奇;六十年代,已屆盛年的常玉依然純粹,致力創寫人生事業的終極篇章。

HK0886-1029_web_Comp4.jpg.thumb.500.500.png
1977 年,巴黎尚.克勞德.希耶戴畫廊舉行「禮讚常玉」的展覽海報。(圖片來源/立青文教基金會提供)

1965年12月17日,常玉迎來他人生最後一次個展。他的晚年摯交勒維夫婦,在位於蒙帕拿斯綠磨坊街的別墅,隆而重之地為藝術家舉行展覽。開幕當晚,中外好友歡聚一堂,包括潘玉良、趙無極、朱德群及席德進等。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常玉在此次展覽之後數月即因意外撒手人寰;而誕生於1965年4月的《曲腿裸女》便成其人生終極鉅作,亦是他最具代表性的藝術豐碑。

《曲腿裸女》在常玉創作生涯中的重要性不容置疑。從勒維別墅展覽開始,本作已是開幕邀請函之封面;1977年,巴黎畫商暨常玉重要藏家希耶戴在其畫廊舉行「禮讚常玉」展覽,本作亦作為海報隆重現身;九十年代以後,無論是常玉油畫全集,抑或其他重要出版,《曲腿裸女》都不曾缺席。作為常玉傳世最大尺幅裸女油畫之一,本作遠遠恢宏於台北歷史博物館的常玉典藏,其同名油畫原稿亦見藏於該館;正因如此重要,《曲腿裸女》於2004年即作為最重要的常玉油畫,展出於巴黎吉美亞洲藝術博物館舉行的「常玉:身體語言」大展。

HK0886-1029_web.jpg
常玉《曲腿裸女》,一九六五年作。估價:估價待詢。

「常玉的藝術,始於花卉而終於裸女,終其一生耕耘不輟,寖成畢生作品之大宗。」
- 蘇富比現代亞洲藝術部主管張嘉珍女士

常玉探索裸女主題,表面看來是受到二十世紀巴黎藝壇之薰陶,其內在的精神氣質,卻是東方文人素養的延伸。如果說西方藝術以人體為神明之美的化身,那麼東方藝術則以山水作為造化之美的象徵,如此,當東西方至為崇高之美彼此結合,則可為各自的傳統主題找到創新之出路。

五、六十年代的常玉,不再如三十年代般以渾圓優雅的線條塑造裸體;反之呈現嶄新風格,不僅尺幅變得更為宏大,畫中裸女亦突破了站立、端坐或躺臥等常規造型,有如本幅《曲腿裸女》以奇特視覺呈現的畫面。畫中裸女躺在純白色的抽象背景中以水平躺臥,雙腿一橫一豎屈曲交叠,而最異乎尋常的,是藝術家採用從底下往上看的方式,特寫放大了裸女的下半身與私密部位,上半身僅以臉部和胸部作壘疊式露出,並支出左臂,可說藝術家借助了誇張變形的裸女身姿,聯繫到東方山水奇石的造型。

HK0886-1029_web_Add3.jpg
常玉《曲腿裸女》,一九六五年作。估價:估價待詢。

《曲腿裸女》表面寫人,實際上是將雄奇造化寓於人體,使西方裸女主題從戀愛情色中解放,同時讓東方山水美學找到西方的傳繹方式。作品大膽披露女性上下半身的私密部位,讓觀眾驟眼不知應將視線落在何處;然而這種將數千年來人類文明最為禁忌、極欲迴避與修飾的部份和盤托出的坦誠,正是常玉光明磊落、心胸坦蕩的體現。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