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aal-loft-jan-liegeois.jpg

妙思天成的設計美學

睿智內省的頂尖設計師阿塞爾·維伍德在藝壇炙手可熱,近年開展的一個新項目更見抱負非凡,處處展現蘊藉和諧與渾然天成的風格品味,盡顯大師風範。Brook Mason與維伍德暢談他藝術世界的內裡乾坤。

axel-vervoordt-bertrand-limbour.jpg

阿塞爾•維伍德© BERTRAND LIMBOUR

安特衛普 阿塞爾·維伍德是一位室內設計師、藝術及古董商,更是影響力無比深遠的風格領導者和高瞻遠矚的策展人,其追隨者的狂熱程度幾近崇拜地步。今時今日,將當代抽象畫作、17世紀荷蘭桌子與中國瓷器混搭也許司空見慣,但多年之前開創者中風氣的正是維伍德。現年66歲的維伍德與妻子玫、兒子鮑里斯和狄克在安特衛普及香港開設當代美術畫廊,設計多個傢俱及織物系列,為展覽擔任策展人、更積極開發房地產業務。此外,他也是極受歡迎的室內設計大師,多年以來為其忠實客戶擔任室內設計。數十年來,對其趨之若鶩的名人包括:斯汀(Sting)、比爾·蓋茨、肯伊·威斯特(Kanye West)、卡爾文·克雷恩(Calvin Klein)及德賴斯·范·諾頓(Dries van Noten)等。他們希望在維伍德的設計當中找到什麼呢?維伍德的設計將古與今、東與西交織並置,營造出難得一見的寧靜與沉思感,而且處處顯示其對物件比例和均衡度絲絲入扣的敏感關注。

維伍德近期的名人客戶包括羅伯特·迪尼路與艾拉·德呂克。二人聯合擁有位於紐約翠貝卡區的Greenwich酒店,酒店的豪華頂層公寓即為維伍德的得意之作。公寓位處繁忙的曼哈頓下城區,可是內裡氣氛一片靜謐,樸實無華的木樑配合畫龍點睛的古董佛蘭芒麻布,將城市與鄉郊融合為一。這種天衣無縫的雙重特質與維伍德最近期、抱負最宏大的計劃 − Kanaal(運河)精神特質一脈相承。他將一間距離安特衛普市15分鐘路程的十九世紀酒廠修復後成為多用途建築,在過去的十年間,以及未來的日子裡面,維伍德的設計工作室及多個陳列室均以此處為基地,而一連串新項目亦即將陸續推出。

其中一項發展為98間閣樓式住宅單位,部份單位剛推出便迅速被購下;此外還有設計工作室、工作坊、果園等不同部份,各項實用設施亦一應俱全,包括乾洗服務、日間托兒所等,連著名巴黎麵包店普瓦蘭(Poilâne)也在這裡開設分店。社區的重心建築則為維伍德基金會及一所展示維伍德藝術、古董、古物收藏及設計作品的博物館,展品涵蓋多個藝術範疇,計劃於2016年正式開幕。

與此同時,由專家、建築師、策展人等組成的百人團隊繼續馬不停蹄開展維伍德麾下的多個國際項目,從莫斯科近郊的大型鄉村莊園以至羅馬、東京及西班牙各地私人博物館,種類包羅萬有。隨著維伍德的設計王國繼續擴張,相信世人對「維伍德生活態度」的需求亦將更為殷切。

tribeca-penthouse-drawing-room-credit-nikolas-koenig.jpg
kanaal-kitchen-laziz-hamani.jpg

KANAAL內的一個廚房,牆上為傑夫•費爾海恩的畫作《空間
實現。佛蘭德》(1970),畫作對下是一張18世紀漆桌,桌
上擺放的是辻村史朗的日本硬陶花瓶
© LAZIZ HAMANI FOR FLAMMARION。

大部份設計師都有自己的創作風格。你會如何形容自己的風格呢?

我一直以日本美學概念侘寂(Wabi-sabi)為依據,信奉簡約以及「不完美」的美學藝術。很多時候,空間裡面會有一件「拾得物」,例如是從被廢棄建築裡面找來、擁有數百年歷史的栗木門。我們可視設計的整體為一連串的對話,創造出來的是一種溫暖和內省的感覺。

聽起來有點像是你希望Kanaal能達到的境界。

我希望能夠妥善尊重並保存這個地方的工業歷史以及裡面的酒廠房,同時前瞻未來,給予它新的用途。Kanaal現時的演變非常迅速,首批住戶將於今年冬天入伙,花園部份亦接近完成。

你的工作室就在這裡,那麼你會否也為這些住宅單位提供室內設計呢?

我們的設計部們將會協助部份業主,但不是所有單位都由我們設計。

Kanaal還有其他項目在計劃之中嗎?

我們即將完成維伍德基金會博物館,計劃於明年開幕。除了古董、奇品收藏、古物及設計藝術品之外,博物館亦將展出阿尼什·卡普爾、白髮一雄、具體派藝術家以及「零」派(Zero Group)藝術家的作品。

「零」派(Zero Group)現時在國際間備受關注,你是他們的早期支持者。你認為他們的藝術作品有何過人之處呢?

一直以來,我都很受前衛藝術所吸引,而「零」派的(比利時)成員傑夫•費爾海恩本身亦是我的朋友。他和盧齊歐·封塔納、伊夫·克萊因及其他成員在哲學層面上都對日本深感興趣。他們的創作試圖理解「虛空」這個概念,以及天人之間的聯繫。

kanaal-loft-laziz-hamani.jpg

KANAAL室內一隅,畫作為GÜNTHER UECKER 1987年作品,
桌子由維伍德設計。
© LAZIZ HAMANI FOR FLAMMARION, 2010

你的設計常常將畫作和藝術品組成令人意想不到的配搭,效果卻異常和諧 你希望以這些獨特配搭構成怎樣的整體效果呢?

當我將(客戶的)藝術品和其他藝術家的創作與古物、亞洲藝術品(如砂岩石佛像)、18世紀意大利長餐桌以及如尚·普魯威設計座椅那樣具有代表性的設計品結合為一的時候,一場古與今、東與西的持續對話即隨之展開,給予我們內省的機會。那樣的思想環境可帶來啟發,可是舒適與否向來都不是一個問題。

這些藝術品及裝飾物品都來自何處呢?

我們經常出入藝廊、博覽會及拍賣會,現時採用的藝術品接近30%來自亞洲。我們最近在日本購入一批白磁大壺,又在韓國搜購多件樂燒茶盌。我從近期的蘇富比拍賣會上,為基金會博物館投得出自斯倫貝謝珍藏的瓦西拉基斯·塔基斯動力雕塑《音樂》。

為何刻意突出自然光線?這似乎是你的室內設計的其中一個關鍵元素。

很簡單,Luxe est lew(光線為主宰)。大自然的元素能夠帶來啟示。

你給收藏家有何建議?

我建議他們最好避開流於花巧的事物,應從真正的藝術家和自然物料(如橡木餐具櫃及陶器等)尋找靈感。從光線到石板的各種自然元素都是其中關鍵。此外也可多研究博物館的收藏和展覽。

Brook S. Mason 是《藝術新聞》的駐美國記者,經常於《文化》雜誌及《紐約時報》發表文章。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