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ang-hero.jpg

千山萬水,原來;未曾告別

《心傳》

 

久別了

滿面風塵的行客

終究歸根

百年前供的香火

餘香猶存

 

路邊

一隻瘸腳的流浪狗

無意回眸

似曾相識的眼神

也是恩師的傳承

 

千山萬水

原來

未曾告別                              

--蔣友梅        

chiang2.jpg

《無題》2015年作


讀蔣友梅的藝術,是一段爬涉。

你總想眼前的風景,已經是超凡。可是,再一進,眼睛所看與心理所見;卻好像又是翻越了另一座山,眼前的景;又有了另外一番計較。

藝術家有很多種。多數的藝術家屬於是透過作品跟觀眾講話,由於內心先有所圖畫;很明白就是畫給觀眾看的。另外一種則像蔣友梅這樣。她始終透過作品跟自己講話,她不是沒有聽見外面的喧囂,只是,這些喧嘩充其量就是慶典上的煙花,存在的本質是有賞味期的。蔣友梅面對藝術,就如同是在面對自己,因為當你創造了自己;也才能夠擁有自己,因為有了靈魂;也才能進一步造就了肉體。蔣友梅在一次次的創作過程,嘗試著梳理自己。風景,原本就已經放置在心裡,假若自己不動手整理,它到底只是重重疊疊錯置的回憶,爬梳得清晰,為的是讓自己更看得透徹。至於,讓人翻越之後,內心為之一驚,想來則只是個後話吧!畢竟,蔣友梅擅於磨心。磨心的人,終究不多語,只願意忠於自己。正因為如此,才愈加令人心疼。

crossing.jpg

《渡》 2016年作

蔣友梅在近作裡面,再一次超越自己前兩次的表現,她在作品的精神擴度與對材質性格的提煉,又一次令人看到她深邃的創造力。蔣友梅有相當虔敬的信仰,她多次在自己的創作將信仰本身的精神深度,以一種藝術的跨度來往外提現。信仰與宗教,本身有極大不同。宗教是形式、是群體。信仰則是自由、則是一種平常心。蔣友梅把信仰深植在自己內心,但卻不願意讓這樣的深刻成為一種說教,因此,她始終在作品的刻度上,堅守自己的精神性而不讓它成為服役於形式的說帖。我向來很喜歡這樣的蔣友梅。她讓自己的深喜,不會造成欣賞的負擔。在2016的新作中,蔣友梅更深一層將這樣的信仰大愛化成巨大規格,她在作品表現是往精神的根土去深掘、去體現,而沒有讓精神只是飄盪在空中。例如在〈升騰〉、〈煉丹〉、〈種子字〉系列作品,她以比單純更純粹的視覺來做為嘗試,她去鍛鍊材質本身的塑性,讓材質與顏料之間的交互性,成為過去的記憶痕跡,而不再只是一份材料。另外,她在〈種子字〉與〈煉丹〉這兩個系列,則是利用沙與黏合劑一再重複去寫梵文的「啊」字,一層層地寫,再一層層地毀掉。「啊」這個字,當然可以逐漸模糊掉,可是,記憶呢?還留置在你想要留放的位置。而緊緊相隨這個字所含蘊的能量,也同時被鎖進了裡面;未曾遠去或消失。蔣友梅不再透過色彩語言來轉述內在的暗喻,她讓顏色回歸到一種肅寂的淡然,因為色感被調降,相對色溫卻在轉換下被逐漸提升。簡單的皈依,成就出了內心的溫度與回憶的常溫。蔣友梅一方面固然是經由創作來鍛造自己對藝術的表達,可是,從另一方面則看到她那份磨心,寧可以一種磨杵的方式來對待自己的感情,也不願去迎合外界要她的喧囂。

chiang1.jpg

《升騰(二)》 2016年作

蔣友梅說「我的作品多少都反應『有、無、離、合』之間的張力」。「我們愈是深入內心,就愈加接近宇宙。『小宇宙』和『大宇宙』間其實沒有界線。我的作品可以說是出自對空性的探討。說任何物象有獨立實體是一種錯覺。因為,萬象無常,一切都在不停演變中」。正因為體會到萬象無常,蔣友梅在自己的藝術當中,儘管感情充沛豐厚,但她始終選擇以一種低調的寓意來輕觸那份無常。在那樣的輕觸當中,死生離合;沒有一定的模樣,只有不能輕易被人碰觸的眷戀。因為,一碰;就痛。尤其,當我們對過去仍有很深的眷戀,那就不要那麼快與過去冰釋前嫌吧!

在這次【別有天地 Other Realms】展覽,有一件大型裝置作品〈渡〉,徹底將她口中的萬象無常寫得出神入骨,作品的外相清淡無垢、內在卻沉厚鬱重,讓人看了;感情…徹底崩潰。

蔣友梅在這件作品談論到離別與思念是一體兩面、同時並進的情事。

她以無以數計的鞋子,架構出彷若天河起伏的星道,白顏色以紙漿製作而成的鞋子,懸空吊起;燈光將鞋面的本身的透明、無暇完全凸顯。這件作品談的死亡,卻又不是只有所謂的離開。更真確的講,是在傳達一份無法化解的想念。

想念,是有重量的,只是,秤不出來斤兩。因為,它只讓你的心知道有多重。

蔣友梅選擇新製的鞋,而不是滄桑滿面的鞋,事實上是有其深厚的寓意。中國人在親友離去的時候,總會準備一套他(她)生前最喜歡的衣服,還有一雙乾淨的鞋;被稱之為壽衣、壽鞋。一雙乾淨的鞋子尤其重要。你怎能讓親人赤足離開呢?腳是最接近地氣,最能清楚感受寒溫。讓親人穿著乾淨、合腳的鞋子,離開;為的是讓親人好走、為的也是讓生者對親人綿延思念也一併相隨。如此的深意,充滿著溫度。而蔣友梅讓鞋子化為天河,則是內心最深的祝禱。過了天河,離開了所有糾纏,也就貼近了安寧。

 

chiang3.jpg

《觀想櫥櫃》2016年作

整個作品沒有一滴眼淚,卻滿滿的淚水蓄勢奪眶。

尤其,她說「在祖父過世的時候,我們的老管家直到七七,每天都在他牀邊放著一杯水還有他的老布鞋。老管家堅信這49天內他會『回家』。那雙布鞋成了我和祖父唯一的連結。布鞋的『存在』連繫了他的『消失』。祖母或許會意那雙破布鞋帶給我的安慰,後來把它送了給我」。

「鞋子和它們所護的雙足,在古今中外都具有濃厚的象徵意義。腳步,寓意遷徙、流動、來去無常。在短暫的生命中,雙足也是人和大地的連結點。中國的壽鞋,鞋底都會繡上蓮花或是階梯之類的符號,以引導亡者通往菩提淨土。我在每隻鞋底寫上梵文種子字『啊』--『啊』為帶動眾生打破妄念之原音。我把『啊』寫在鞋內底寓意打破生死妄念是一個內在的旅程。只有明心見性才讓我們回歸初心,滅絕一切苦厄」。「所謂空行不留足印。在紅塵,足印也是無常,足印化成足影,最終還是消失無蹤。一切終究回空,生死本是同一場夢…」。「而我之所以要以手工宣紙做鞋,因為我要借光呈現出一個半透明、脆弱的感覺,反映生命的無常和短暫」。

內心的流浪,造就蔣友梅對於每個段落所留下的足跡,記憶深刻卻也深諳萬般會是無常。這種進與出的轉念,她不說;卻全都在作品裡洩露。

歷史,固然能讓人看清功過。但,歷史是否能夠放過一切,讓人能回歸到「人的基礎」、讓人能被看到「平凡的深度」呢?

多少歲月,春風始終吹不進凝固的照片。

至此,方才知道蔣友梅因何而說「千山為水,原來,未曾告別」了。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