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d-boontje-hero.jpg

創作良伴

於一月份開幕的新展覽為觀眾展示托德‧布歇爾及艾瑪‧沃芬登對比分明的原創精神。Robert Bound早期探訪了夫婦二人的聯合工作室。

倫敦 – 托德‧布歇爾的設計作品及妻子艾瑪‧沃芬登的雕塑創作於蘇富比共同展出,對於這個聯合回顧展,與其用「進駐」或「呈獻」來形容,倒不如說「上演」更為貼切。荷蘭設計師布歇爾的作品飄逸而又嚴肅,英國雕塑家沃芬登的作品則充滿超現實感,並且擅於引發觀者聯想,兩者共同營造出一種故事感,是童話國度,帶有嬉戲的意味也具有奇異感,但最強烈的卻還是戲劇效果。是次展覽以「原創」(Originals)為題,由珍妮絲·布萊克本負責策展,將二人的創作風格同場並列,於1月6日假倫敦蘇富比開幕。

「我開始對於通過設計來講述故事產生興趣。」布歇爾在倫敦蕭地奇區的工作室說道。他的工作室令人感覺有如置身巨穴,牆身露出磚塊原色。說話的同時,他正在工作室一樓準備為《公主椅》(2004年)攝影。「我在審視希區柯克、提姆·波頓、亞歷山大·麥昆和薇薇安·魏斯伍德等人的過程中,發現他們在每部電影、每場演出、每個時裝系列裡面都講述了種種故事。我的設計手法也有相近之處。」

布歇爾身材高大、溫文爾雅、思想認真、言行穩重而思慮周密,可是在處理問題、回應客戶要求等各方各面,均積極面對創作上的嚴酷挑戰。這名藝匠總是藝不離手,名設計師上鏡的出眾外表背後是一個辛勞工作的赤子。「我在工作室創作這些作品(其實它們比較像故事)也在那裡與商業客戶見面,那些工作一般有指定的要求,有些是工業設計,我是用理性和針對問題解決方法的態度來完成這些項目的;那是我另一部份大腦。」

布歇爾與《娃娃椅》,此作與亞歷山大•麥昆 共同創作於2005年。沃芬登與2009年作品《空中塑像》。Nick Ballon攝影

最能反映這個創作模式的作品包括有布氏應倫敦聖巴塞洛繆醫院委託,為這間著名醫院的兒科新翼創作的《草本匯》。作品糅合精細準確的產品開發,以及藝術創作的迷人魅力與輕靈飄逸。布歇爾在窗面加上一層永久性塗料,將24種藥用植物的圖案結合為一,既能確保兒童病人的私隱,亦為病房添上有機的溫暖。《草本匯》可說是一件經典作品,為實用的設計披上一抹神逸。

對於策展人珍妮絲·布萊克本而言,是次展覽可為觀者提供討論的起點,探索藝術與設計的交匯、結合以至衝突。布萊克本與我分享她的觀察:「布歇爾作品吸引我的其中一個地方,就是他可以在創作實用物品 – 玻璃器皿、瓷器、圍巾等等的同時,也可讓幻想力奔放翱翔。」這種兼顧幻想與現實的能力「很荷蘭、很安多芬」。她所指的是著名安多芬設計學院,布歇爾是該校的其中一位名人畢業生。


布歇爾的《公主椅》(2004年)。照片由托德‧布歇爾和艾瑪‧沃芬登提供。

表面與深度之間的不對等關係引發出種種討論,讓布歇爾的另一半沃芬登覺得甚為有趣。「設計圍巾永遠不會是我早上起床的動力,但我很慶幸它們存在於這世上。」沃芬登表示。她的作品個人意義強烈,特別是那些看起來像是被綁在椅子上的俯臥玻璃塑像,絕對是故事的陰暗面,而斷無童話式結局。「托德和我多次反复討論他的《公主椅》,」她說,「它們的暗喻是掀起裙子、請君內進,可不是驟眼看來這樣親切可人。」布歇爾則喜歡這樣:「如果你是一個小孩的話,桌底大概比桌面重要。」他說。

至少在這次展覽方面,兩人承認,在物料和用途的探索過程中,雙方的創作確有不少交匯點。沃芬登表示:「一個明顯的例子應該是採用tranSglass的作品。」她所指的是兩人都有採用的循環再生玻璃。「作為產品設計師,他知道現時人們在使用什麼有趣的物料,而我們在創作過程中互相影響 – 如果我沒有遇見托德,我不會想到用它。」

談到創作過程,不得不提及布萊克本口中「嘆為觀止」的一個傑出例子:《無花果葉》(2008年)無比細緻,窮盡心血而令人神迷,集設計、工藝、技巧與藝術成就於一身,奠定了布歇爾在設計界的星級地位。它是一個琺瑯銅製衣櫃,製作背後包含的事實令人咋舌:為衣櫃的616塊葉子上彩共花費六小時;2007年春季,因為布歇爾聘請了最優秀的藝匠製作此櫃,在英國幾乎不可能找到有空檔期的琺瑯工匠。這件作品對家具業的重要性,可比法貝熱彩蛋對於復活節的意義。它無比珍貴,而且精美絕倫。

托德‧布歇爾的《無花果葉》衣櫃令人嘆為觀止。照片由托德‧布歇爾和艾瑪‧沃芬登提供

布歇爾喜愛炫耀嗎?「無容置疑,這是一場演出,而我是一個主角。」這位素來謙遜的荷蘭人說道。「不過此中最吸引我的,是透過創作來表達自己的機會。」

在沃芬登和布歇爾翻閱展出作品照片的同時,奇異的感覺油然而生,一種舒坦的對立性通過一件又一件的作品煥然綻放,特別矚目的是沃芬登利用玻璃玩具、鴕鳥蛋及看起來相當脆弱的嬰兒代替大鎚鎚頭的《嬰鎚》系列,以及布歇爾的《夜花》黑色吊燈。「她像是室內音樂,我則較像大型體育館演出的搖滾音樂。」布歇爾面帶微笑的說道:「不過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們都可以建造一個平台。」以「原創」(Originals)為這對組合命題,果然是貼切不過。

Robert Bound為《Monocle》文化編輯。


頂置圖片: 托德‧布歇爾的《無花果葉》局部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