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藝術

兩顆明星的交會:沃荷與巴斯基亞

Sotheby's
翻譯此頁面
二十世紀八零年代,普普藝術之父沃荷與比他年輕許多的新表現主義先驅巴斯基亞成為好友,雖然成長年代和背景截然不同,他們彼此欣賞,相互砥礪,寫下了一段令人津津樂道的傳奇。蘇富比香港藝術空間即將舉行「 LEGENDS: 沃荷與巴斯基亞 」 展售會,以誌兩顆明星在1980年代群星璀璨的紐約藝壇短暫的交會。
© Lizzie Himmel

我們憑著沃荷在1982年10月4日的一則日記隨筆,想像這位傳奇藝術大師,與後來名震紐約藝壇的明日之星初次會面:

「我去赴布魯諾・比索夫博格的約(出租車要7.50美元)。他帶著尚・米榭・巴斯基亞前來,就是那個以前坐在格林威治村路旁畫T恤,名為『SAMO』的男孩……他就是其中一個快把我逼瘋的小子……他是個黑人,但有人說他是波多黎各人,所以我不清楚……我跟他們共進午餐,用寶麗來相機拍了一張照片,他便回家去了。兩個小時之後,他寄了一幅畫給我,畫上的顏料還未乾透,畫中人就是我們倆。」
——安迪‧沃荷
由左到右: 尚・米榭・巴斯基亞,《老舊的汽車》,1981 ; 尚 · 米榭 · 巴斯基亞1983年攝於瑞士. PHOTOGRAPH BY LEE JAFFE/GETTY IMAGES

沃荷在1960年代崛起,他遇見巴斯基亞時,已在藝術界耕耘逾二十年,事業如日中天。知名藝評家及藝術史學家羅伯特・平卡斯・維滕指出:七十年代時,「沃荷主義」看似已「取代了沃荷」。沃荷在此十年間主力為委託人創作肖像畫,因而受到藝評家的抨擊。他對這些批評逐漸開始上心,到了1980年代初更是對大眾的評論極為關注。

由左到右: 安迪・沃荷,《BRILLO 肥皂盒》 ; 安迪 · 沃荷1964年攝於紐約. PHOTO BY FRED W. MCDARRAH/GETTY IMAGES

沃荷與巴斯基亞在1982年首次會面時,巴斯基亞只是一位初露頭角的街頭塗鴉藝術家。二人往來之際,在對方身上發現自身所缺,因而惺惺相惜——巴斯基亞追求功名、聲望與資源,而沃荷則渴望突破,希望獲得創作新思。巴斯基亞的嶄新藝術視野,賦予沃荷強勁的創作活力,這正是沃荷尋求的重啟事業生涯的鑰匙。另一邊廂,沃荷的人脈,則為巴斯基亞提供了揚名機會,讓他得以在藝壇上立足。

由左到右: 尚・米榭・巴斯基亞,《FENG YAO》 ; 尚・米榭・巴斯基亞 © LIZZIE HIMMEL

「他們就像那些歷史上世家聯姻一般,兩人互利互惠,彼此幫助。尚・米榭需要安迪的名氣,而安迪則需要尚・米榭的創意。」
——安迪‧沃荷助手、普普藝術家羅尼・卡特羅內


沃荷在1980年代末創作力澎湃,正如街頭藝術家凱斯・哈林在1988年的論文《繪畫第三思維》解釋:「巴斯基亞重燃了工廠工作室創作理念中喪失已久、求之不得的不羈活力。即使兩位藝術家的合作結束後,仍然影響深遠。作為一名藝術家,能夠從另一位藝術家身上發現挑戰,同時得到他的敬重,便是最美妙的友誼。對藝術家而言,最快樂的事莫過於不斷接受刺激,從而獲得啟發。」

自然而然地,這兩位天才開始攜手合作,創作出二人非常滿意的作品。他們發現彼此擁有許多的共通點——沃荷在作品上採用獨特的比喻手法,巴斯基亞則喜歡以憤世嫉俗的嘲諷回應。


「這是一場以顏料代替文字的對話。」
——凱斯・哈林

這段友情只持續了六年,沃荷因手術驟然離世之後隨後一年,年輕的巴斯基亞也猝然棄世,令人感嘆,但是兩人共同創作、英雄惜英雄的故事,繼續流傳藝壇一段佳話。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