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焱之珍玩

                                                            仇焱之珍玩 - 拍品1 - 133

                                                         下午 10 時, 2014 年 5 月 27 日 | 香港

hk0520-etchow-essay-1.jpg

仇焱之先生,一九四○年攝於上海

仇焱之,戰後地位最崇高之華人骨董藏家之一,成就超卓,廣為後人傳頌,其人其事深受業界敬重愛戴。坊間流傳事跡甚多,當中不乏杜撰之說,然而均反映其見解獨到、意志堅毅的鮮明形象,對當世事物不屑一顧,反在傳統工藝世界中,覓得完美至善喜樂。此外他亦極其重視藏品擺設之道,悉心配置展台、盒匣等配件。仇氏育有子女七名,關愛有加,悉心栽培,每晚指揮兒女侍奉瓷器珍品「就寢」,著七人排列隊伍,一持皮布抹拭,一以毛刷輕擦,另一人則捧起藏品輕觸飾櫃玻璃表面,清除剩餘塵末。仇焱之對文物心懷敬慕,視種種儀式為收藏骨董工藝的必然禮節,突顯其慕古追遠之情。

仇氏生於揚州,十三歲時赴上海隨古董商朱鶴亭學藝。根據其私人回憶錄記載,仇焱之幼時勤儉,父輩管教嚴苛,從多位古董藏家身上學習文物鑑別斷代之道,其中最傑出者為丹麥猶太裔瓷器藏家Jacob Emil Melchior 先生,仇氏視之為「至親好友」,並表示「吾所認識者,以此君至為良善」。Melchior 任職於滬海關,一生熱愛古董蒐藏,家中寢室珍藏青白釉瓷器,客廳擺放宋代文物,梯間遍飾漢朝珍品,讓仇焱之年青時代即從其身上學習鑑賞早期文物,更深切感悟收藏重於買賣之哲思道理。自此,仇焱之終生以收藏為主,買賣為次。

青年時代,仇焱之於上海透過營商,結識多位世界頂尖藏家,包括Barbara Hutton 與瑞典國王King Gustav 等。1930 年前後, 大英博物館R.L.Hobson、George Eumorfopoulos 及大維德爵士等三位骨董鑑賞名家從英國抵滬,為倫敦御器展蒐集珍品,更與仇氏結為金石之交。大維德爵士明辨善鑑,在英國收藏中式古董名家當中尤享超然地位。其後仇焱之收藏日豐,爵士於1941 年二戰時期再次訪華,兩人志趣相投,竟忘卻戰時戒嚴軍令,暢談至通宵達旦。

1946 年,仇焱之於上海首度展出藏品,取名「抗希齋」,以大量明瓷廣獲注目。大維德等戰前名家深愛宋代瓷器,然而其時已甚難覓得精品雅器。仇焱之及其同輩藏家以明代瓷作為主要藏品,開業界先河,美國收藏家因而青睞明瓷,唯獨Barbara Hutton 從仇焱之手上收購整套清代名器。展覽後次年,即1947 年仇焱之移居香港。

hk0520-etchow-essay-2.jpg

仇焱之先生,一九四○年攝於上海

1949 年,大批移民從上海逃往英屬殖民地香港,引進嫻熟營商技巧,帶動精雅文藝風尚,改變香港城市面貌。1973 年,香港首辦國際拍賣會,其後規模日長,更於八十與九十年代開展拍賣風潮,席捲全港古董業界。法國古董商、鑑別名家兼歷史學家Michel Beurdeley於1954 年初遇仇焱之,於其跑馬地大宅會面。大宅遠眺馬場綠草如茵,仇焱之先與客人茗茶,再取出數件藏品,氣氛恭敬肅穆,如行宗教儀禮。秉承古代藏家傳統,仇焱之將藏品分為兩類:其一僅與真正收藏家分享,其二供獵奇者觀看。

Beurdeley 為一代名家, 名副其實, 當屬前者,仇焱之亦不吝所愛,展示其珍藏成化鬪彩雞缸盃。成化雞缸盃原為盛酒小盃,仇焱之曾經珍藏四件,全世界現知僅存十四,其中十二藏在台灣。盃上圖飾或為帝皇御令繪製,後人未可定斷,然雞缸盃為歷代惜藏頌讚,時至明代萬曆年間已被奉為中國瓷器至臻,稀有難得。鬪彩以彩釉相拼,釉下青花勾勒兼飾釉上色彩,發色靈動淡雅,故為亘古重寶。仇氏一生僅出售兩件,其一歸於英國貝克街 Leopold Dreyfus 夫人,仇氏戲稱為「雞盃夫人」。另一件以港幣2.81 億售於香港蘇富比2014 年4 月8 日,創中國瓷器售價世界紀錄。

1967 年香港暴動,仇焱之認為瑞士乃世間唯一安全棲身之所,次年舉家移民,定居當地。其瑞士花園大宅倚湖而建,眺望白朗峰,山巒起伏,風光明媚。仇焱之移居後繼續活躍於古董收藏買賣,並為著名日本藏家安宅英一擔任主要顧問。仇氏在回憶錄中描述與安宅會面,收藏家偕妻跪於榻榻米上,以最高禮節相迎。蘇富比亞洲前任主席朱湯生為業界敬仰的中國瓷器專家,在瑞士與仇氏結緣。朱先生曾對吾表示,曾觀賞之仇氏珍藏實為「至臻極品,嘆為觀止,當中明瓷尤為珍稀瑰寶」。

後仇焱之辭世, 生前將收藏托予朱湯生與Beurdeley。其身後拍賣會釋出大批珍品,轟動業界。拍賣分三部份,明清兩代藏品為第一及第三,售於香港,第二部份為明代以前文物銅器,於倫敦出售。其中最矚目為官和哥窰花式洗一件,釉面帶紋片,眾藏家趨之若騖,更觸發區百齡與趙從衍於拍賣會上激烈競投,成就藝壇佳話。其中一件雞缸盃由區氏投得,趙氏則成功競投伊斯蘭造型青花扁壺一件,壺身飾精緻龍紋,現存僅只一例。區百齡曾表示「收藏古董全仗機緣」,然而先生在該拍賣會以身體力行,證明收藏珍稀瓷器,勇氣毅力皆不可或缺。

1988 年冬,仇氏辭世近十載後,家族後人於日內瓦辦《treasures from the lakeside Pavilion 》(湖亭藏珍)展覽,世人終可窺得典藏全貌。仇氏一生蒐集逾八千件珍品,以編號排列,偶爾加上註解,或題字讚歎玉器表面「溫潤如脂」。仇焱之堪稱一代傳奇名家,事跡深刻隽永,至今仍舊歷歷在目。他曾言道:「吾所從事,世間至上,作息生活於菁華雅器之間,亦無上級,只對吾自身負責。」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