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on Schiele, Dämmernde Stadt
印象派及現代藝術

一幅埃貢·席勒傑作物歸原主

Lucian Simmons

1 928年,年輕寡婦艾爾莎・科德舒克在哈根同盟(一個藝術家群體)與維也納新畫廊籌辦的埃貢·席勒作品展中,買下畫作《暮色之城(小城之二)》。據知這是她畢生所購入的唯一一件藝術品。她把此作掛於她與銀行家丈夫於1911年在大主教巷建造的公寓住宅,位處毗鄰維也納森林的繁華郊區席津。

Elsa Koditschek
艾爾莎・科德舒克(Elsa Koditschek)。圖片由科德舒克家族提供。

1938年3月,納粹德軍進駐維也納,當時艾爾莎仍然在席津的公寓居住。隨著納粹開始對猶太人實施管制,艾爾莎把公寓裡的房間讓給親友,而她自己則躲在音樂房,以沙發為寢。她把席勒的作品掛在飯廳裡從兒童房搬出的五斗櫃上面。她給身在美國的兒子寫信,提到1939年時,自己在經濟上一直依賴樓上公寓的房客「西爾維婭阿姨」(西爾維婭·科斯明斯基)。次年,即1940年8月,艾爾莎面對喪母和被逐出居所的雙重打擊。她須在十四天內將公寓交給一名納粹親衛隊軍官赫伯特·格賓,他在維也納前羅斯柴爾德宮的護衛特遣隊工作。除了鋼琴、幾件小家具與這幅席勒作品之外,她變賣或捐贈了自己的所有財產。

在隨後數月,艾爾莎・科德舒克一直試圖移民到上海或里斯本,但都以失敗告終,在此期間,她與攫奪其公寓的親衛隊軍官逐漸熟絡。每當他和妻子不諳如何使用艾爾莎家中的物品時,他們就會召她到親衛隊總部,要她幫忙。1941年10月12日,當艾爾莎收到一張要求她到羅茲(里茲曼城)報到的明信片時,她便請求格賓可否讓她延緩搬遷。格賓告訴她不能推遲行程,並向她描述到了羅茲後的生活會是多麼美好。他還告訴她不必帶太多行李。

Egon Schiele, Dämmernde Stadt
埃貢·席勒,《暮色之城(小城之二)》,1913年作

艾爾莎沒有遵從驅逐令,反而說服了一對基督徒夫婦海因茨先生和太太庇護她,於是她帶著兩個小手提箱,搬進他們位於維也納市中心瑪麗安尼巷的公寓。艾爾莎躲藏在他們的公寓裡足足二十個月。 在此期間,一些朋友給艾爾莎帶來食物和日用品,她便使用便攜式火爐為自己煮食。艾爾莎不能接近窗戶並須關燈,以免在海因茨夫婦外出時被人看見。艾爾莎經常害怕被人發現,有時會在櫥櫃和毛毯箱之間的罅隙躲藏數小時。在這裡居住期間,艾爾莎只能在晚上外出,而這接近兩年內的外出次數屈指可數。

就在艾爾莎躲藏期間,西爾維婭阿姨擅自出售艾爾莎收藏的席勒作品。

1943年6月某一天,海因茨先生如常在下午六時回家,而艾爾莎正在縫補他的襪子。但這次回家的不只他一人。兩名納粹特工跟隨著他。艾爾莎心知不妙,便溜進廚房。她偷聽到特工打開櫥櫃和抽屜,然後命令海因茨先生離開,以便他們徹底搜查公寓。在特工分散注意力的時候,艾爾莎成功在他們身旁溜走,並跑到街上,當時她身穿舊裙子、最寒酸的長襪以及她為自己縫製的特大號拖鞋。艾爾莎身無分文,只好躲在公寓附近的兒童醫院外面,等待納粹特工離開。等了一個小時後,納粹特工並未打算離開,因此艾爾莎將她的緊急計劃付諸行動。她事先與西爾維婭阿姨達成約定,倘若其藏身之處不再安全,她便會在約三十分鐘步程所達的朋友家與後者會合。她希望海因茨先生會向西爾維婭阿姨通報自己正身陷困境,一路穿過街道去到她們的會合地點。

她後來寫道,當她穿著自製拖鞋磕磕絆絆跑到街上時,害怕隨時被人發現,總覺得路人會注意到她身上的破舊衣服和蒼白的容貌。艾爾莎一直在會合地點等候到晚上八時之後,但西爾維婭阿姨並未現身,於是她決定去找霍弗賴特一家,他們曾在艾爾莎躲藏期間為她供應食物。她走到他們位於紅塔路的住所,馬上被收留下來,並得悉海因茨先生因為在黑市販賣珠寶而被捕,還有一名線人告訴納粹警察海因茨家裡窩藏一名猶太人。霍弗賴特一家對於艾爾莎仍未被納粹處決感到驚訝,隨後設法聯絡西爾維婭阿姨──原來她整晚身處一個生日聚會。西爾維婭答應在晚上十時半與艾爾莎見面,艾爾莎要踏上數英里的路程,穿過維也納,前往大主教巷,在昏暗的的街道時,要盡一切方法遮住自己的面部。她最終與西爾維婭會合,她們一起前往大主教巷,途中只見戀愛中的情侶。當艾爾莎到達目的地後,西爾維婭在飯廳裡為她鋪了一張床,那是本來屬於她的沙發,西爾維婭在艾爾莎躲藏期間一直為她保管。

Elsa Koditschek's home at  Erzbischofgasse with a dog in the yard
位於大主教巷(Erzbischofgasse)的住所。圖片由科德舒克家族提供。

艾爾莎在之後一年躲藏於自己家樓上的公寓,那是她在生活順境時租給西爾維婭阿姨的房子。她整天為西爾維婭阿姨做飯、清潔和洗衣服。每當門鈴響起,她就躲在掛著衣服的裁縫人體模型後面。親衛隊軍官赫伯特·格賓很少在家,因為他先是在塞薩洛尼基駐紮,後到巴黎,只在暑假期間回到樓下的艾爾莎舊居。當他在家時,艾爾莎可躲在窗簾後偷看,看到他與家人坐在曾屬於她的花園裡。艾爾莎目睹格賓太太收到整箱整箱的紀念品,它們是赫伯特·格賓在希臘、法國及斯洛伐克旅行時搜羅而得。她還親眼看見大貨車運送家具、鋼琴、一些照片及衣服到他們家,並由戴著臂章的猶太人卸下,運上樓梯。如果房子裡有需要修理的東西,或花園需要整理,猶太勞工也被派遣前來工作。

到1944年初,艾爾莎在大主教巷的生活慘不忍睹,一直在當西爾維婭阿姨的無薪傭人。維也納遭受猛烈空襲,經常斷電斷煤氣。在1944年的復活節星期一,格賓太太與其子女離開了他們徵用的艾爾莎舊居,其時謠傳她的丈夫在布拉格被毆打致死。艾爾莎一直藏匿當地,直到1945年4月俄國軍隊抵達席津。他們突襲艾爾莎的舊居,將一切在納粹統治下倖存的東西一併掠奪──連她的手錶以及生活所需的蠟燭和火柴也未倖免。

戰爭結束後,艾爾莎繼續住在大主教巷的舊居,並一直照顧西爾維婭阿姨。後來,她搬到瑞士與女兒同住。艾爾莎再也沒有見過她所收藏的席勒作品,並於1961年離世。西爾維婭阿姨比她長壽。

這幅席勒畫作在納粹佔領期間被維也納維特勒畫廊買下,1948年重見天日,當時由卡爾·舒爾德借給維也納新畫廊,在席勒回顧展上展出。本作後於1950年在多祿泰拍賣行售出,可能由奧地利藏家維克托·福高勞希購得。

本畫雖由現藏家祖輩於1950年代誠信付出購得,但他們自願與艾爾莎・科德舒克的後人達成私人復還協議,同意在拍賣會上呈獻這幅出色畫作。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