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香港春拍最高價成交拍品

hk-sales-results-recirc-a.jpg
開啟圖輯

2016香港春拍最高價成交拍品

  • 張大千《桃源圖》潑墨潑彩紙本,1982年作,成交價:270,680,000 港幣


    張大千晚年最重要潑墨潑彩作品《桃源圖》,在歷時50分鐘,經過約100口叫價後,由上海龍美術館以2,71億港元投得,大幅超越高估價(6,500萬港元),刷新張大千作品世界拍賣紀錄。

  • 「迪比爾斯千禧瑰寶4」鮮彩藍色鑽石配鑽石戒指,橢圓形鮮彩藍色鑽石重10.10卡拉,內部無瑕,成交價:248,280,000 港幣


    10.10 卡拉內部無瑕橢圓形鮮彩藍鑽「迪比爾斯千禧瑰寶 4」以2億4,828萬港元成交,刷新亞洲珠寶拍賣紀錄。「迪比爾斯千禧瑰寶 4」乃拍賣史上最大橢圓形鮮彩藍鑽。迪比爾斯於 2000 年為慶祝千禧而推出的一系列共12顆重要珍罕的鑽石,當中的11顆藍鑽均結合濃郁飽和的色彩和迷人火光,堪稱真正天然瑰寶,能與之媲美的藍鑽實在寥寥可數;而「迪比爾斯千禧瑰寶 4」屬當中唯一採用橢圓形切割的藍鑽,更顯與別不同。

  • 明永樂 青花花卉錦紋如意耳扁壺,成交價:110,520,000 港幣


    「琵金頓珍藏」囊括不少稀有珍品,本壺器形紋飾屬永樂年間出自御窰作坊各式瓷器中最為巧妙之作。該時期之瓷作,器形多以中東雛本為模,唯本品器形紋飾出類拔萃,更勝同儕。本品於4月6日舉行的「琵金頓珍藏」專拍上以110,520,000 港幣成功易主,超過高估價雙倍有餘。

  • 明永樂 青花纏枝牡丹紋淨水瓶, 成交價:99,320,000 港幣


    來自「琵金頓珍藏」之青花纏枝牡丹紋淨水瓶,高足造形獨特繁麗,耀眼奪目,為永樂一朝之稀珍,數世紀後,其祥瑞寓意,更得乾隆帝敬仰賞愛。塑造如此獨特器形,窄頸寬腹,細流纖長筆挺,需瓷人巧心熟技,反映永樂朝景德鎮御窰造瓷水平之精妙高超,然燒造成功者,為數鮮少,包含此瓶僅三例存世,均為永樂青花御瓷。

  • 清康熙 康熙帝御寶檀香木異獸鈕方璽,印文:《敬天勤民》,成交價:92,600,000 港幣


    康熙帝御寶「敬天勤民」檀香木異獸鈕方璽,乃中國歷來在位時間最長、最強大的君主──康熙皇帝的最大型、最重要的印璽。自古「君權天授」的哲學思想貫穿中國歷史,上天授予賢能者治理之權及皇權正統性,君權天授,唯有天之子仰承天命,代天管治施行仁政。此「敬天勤民」寶璽,於康熙年間一直存放於乾清宮,乃皇帝議政和接待外賓的宮殿,足見其重要性。本品方璽最終以9,260萬港幣成交,創康熙印璽世界拍賣紀錄。

  • 明成化 青花瓜瓞綿綿紋宮盌《大明成化年製》款,成交價:64,600,000 港幣


    同樣來自「琵金頓珍藏」,本品成化御窰燒製之宮盌,嫻雅秀麗,質臻至美,古往今來,無可望其項背。

  • 王懷慶《足-2》,1999年作,成交價:54,520,000 港幣


    《足-2》高2米、闊3.2米,屬於王懷慶作品中最大尺幅之類別。王懷慶以家具為繪畫主題,靈感始於對古代文物之興趣,卻不囿於文物本身,而是經過覺悟,昇華至人文、社會、風俗、傳統的聯想與反省。除了正中央的條桌之外,整個畫面尚浮游著五十個長方框,內裡呈現著四十六隻單色桌足,加上長桌的四隻,合共五十隻,在芸芸王懷慶作品當中,亦僅此一幅作如此構圖。

  • 清康熙 康熙帝御寶壽山石瑞獸鈕方璽,印文:《淵鑒齋》,成交價:48,920,000 港幣


    康熙帝玄燁是清朝入關後的第二位皇帝,具有相當高的文化素養,在學習漢族文化方面取得了卓然成就。和漢族文人刻製閒章以明志趣的傳統一樣,康熙帝在位的六十一年中刻製了不下一百三十方寶璽,成為反映其一生政治思想、個人意趣和閒暇生活方面的重要實物資料,對我們認識康熙皇帝其人大有裨益。此方壽山石瑞獸鈕「淵鑒齋」璽即是康熙帝諸多寶璽中十分重要的一方。

  • 徐悲鴻《夢中的維納斯》,1920-1921年作,成交價:46,680,000 港幣


    在中國藝術史上,舉凡登入大雅之堂的創作,往往迥避了男女情愛的正面陳述,尤其有關慾望的指涉,只能潛伏於社會文化之隱流。《夢中的維納斯》創作於1920至21年,其時徐悲鴻留學於巴黎,在開放的風氣下,不必忌諱對於女性裸體之創作,由此鼓勵他歸國以後致力改變社會的保守習氣,刷新中國藝術對於人體之審美與情愛之表達。

  • 張大千 《阿里山曉色》潑墨潑彩紙本,1980年作,成交價:44,440,000 港幣
    八十年代初,張大千曾以此題材寫有兩幀四尺整紙橫幅,其一色彩豐富,嶺上紅霞萬道,金光閃現;另則為本幅,畫家謂「以吾家僧繇沒骨法為此」,實以半抽象手法寫之,大片石青石綠潑灑,覆蓋畫面,礦物顏料厚重積叠,幾如寶石生輝,金色復舖於上,諸色輝映,更形燦爛耀目,再薄施白粉,似峯頂雲氣流動,畫面益見虛實相。大千筆下縱橫,如「闢渾沌手」,令全畫氣象萬千,極盡色彩鮮艷眩目的效果,成為其阿里山作品的主調。

  • 藤田嗣治《裸女與貓》,1930年作,成交價:39,400,000 港幣


    在意境上,《裸女與貓》是幽玄的。「幽玄」作為中世紀日本文學中一種美的概念,意旨言語無法表達的深奧情趣。繪畫《裸女與貓》之時,藤田嗣治雖身處巴黎,但他並未忘懷日本美術風格。生於十九世紀末葉的日本,藤田嗣治生長於倡導改良日本繪畫傳統的時代。明治維新以來的日本畫(Nihonga),主張保留表現性線條,並併入西方明暗法。曾受教於黑田清輝門下的藤田嗣治,亦用自己的方式繼承了此一傳統,在《裸女與貓》中延續了日本美學的表現方式。《裸女與貓》因而在單純化的色彩中,納入如「大和繪」般細緻的表現性線條。線條彷如本身內蘊著生命活力,並未受西方現代主義技巧所限,而保留有日本畫獨特的原創性。 

  • 劉煒《革命家庭系列(三聯作)》,1994年作,成交價:38,840,000 港幣


    劉煒在此幅《革命家庭系列》三聯作中彙集了之前作品中經常出現的那些視覺符號:戲曲場景;表情呆滯、關係疏離的數個軍人形象;暖水瓶、搪瓷水杯、花盆中的碎蛋殼這樣的日常細節。更重要的,則是那一簇牡丹所關聯的劉煒接下來的創作傾向:以情欲的粉紅色、細碎的筆觸描繪糜爛肉體的〈你喜歡肉?〉、〈禁止吸煙〉等主題系列,這種傾向一直延續到九十年代末,形成了劉煒風格探索的第二個階段——由這個意義而言,《革命家庭系列》三聯作堪稱劉煒第一個黃金時期的集大成之作。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