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春拍高價成交畫作精選

cover-hkresults-slideshow-640x360.jpg
開啟圖輯

 

香港春拍高價成交畫作精選

  • 王懷慶 《足-2》,成交價:54,520,000 港幣
    《足-2》高2米、闊3.2米,屬於王懷慶作品中最大尺幅之類別。王懷慶以家具為繪畫主題,靈感始於對古代文物之興趣,卻不囿於文物本身,而是經過覺悟,昇華至人文、社會、風俗、傳統的聯想與反省。除了正中央的條桌之外,整個畫面尚浮游著五十個長方框,內裡呈現著四十六隻單色桌足,加上長桌的四隻,合共五十隻,在芸芸王懷慶作品當中,亦僅此一幅作如此構圖。

  • 徐悲鴻《夢中的維納斯》,成交價:46,680,000港幣
    在中國藝術史上,舉凡登入大雅之堂的創作,往往迥避了男女情愛的正面陳述,尤其有關慾望的指涉,只能潛伏於社會文化之隱流。《夢中的維納斯》創作於1920至21年,其時徐悲鴻留學於巴黎,在開放的風氣下,不必忌諱對於女性裸體之創作,由此鼓勵他歸國以後致力改變社會的保守習氣,刷新中國藝術對於人體之審美與情愛之表達。

  • 藤田嗣治《裸女與貓》,成交價:39,400,000港幣
    在意境上,《裸女與貓》是幽玄的。「幽玄」作為中世紀日本文學中一種美的概念,意旨言語無法表達的深奧情趣。繪畫《裸女與貓》之時,藤田嗣治雖身處巴黎,但他並未忘懷日本美術風格。生於十九世紀末葉的日本,藤田嗣治生長於倡導改良日本繪畫傳統的時代。明治維新以來的日本畫(Nihonga),主張保留表現性線條,並併入西方明暗法。曾受教於黑田清輝門下的藤田嗣治,亦用自己的方式繼承了此一傳統,在《裸女與貓》中延續了日本美學的表現方式。《裸女與貓》因而在單純化的色彩中,納入如「大和繪」般細緻的表現性線條。線條彷如本身內蘊著生命活力,並未受西方現代主義技巧所限,而保留有日本畫獨特的原創性。

  • 劉煒《革命家庭系列(三聯作)》,成交價:38,840,000港幣
    劉煒在此幅《革命家庭系列》三聯作中彙集了之前作品中經常出現的那些視覺符號:戲曲場景;表情呆滯、關係疏離的數個軍人形象;暖水瓶、搪瓷水杯、花盆中的碎蛋殼這樣的日常細節。更重要的,則是那一簇牡丹所關聯的劉煒接下來的創作傾向:以情欲的粉紅色、細碎的筆觸描繪糜爛肉體的〈你喜歡肉?〉、〈禁止吸煙〉等主題系列,這種傾向一直延續到九十年代末,形成了劉煒風格探索的第二個階段——由這個意義而言,《革命家庭系列》三聯作堪稱劉煒第一個黃金時期的集大成之作。

  • 趙無極《陽光穿越林間》,成交價:35,480,000港幣
    1954年,趙無極的創作邁入了一決定性的轉折期,此時的他已不滿足於以簡化的線條勾勒自然景物,而具像的靜物與風景、充滿童趣的詩性空間、和克利(Paul Klee)所曾帶給他的啟發,已逐漸成為一種束縛。他企及在繪畫中超越過去的自己,並創造一種獨一無二的個人語彙。

  • 亨德拉·古拿溫《獨立戰爭中的阿里·薩迪金》,成交價:33,240,000港幣
    《獨立戰爭中的阿里·薩迪金》由亨德拉·古拿溫創作,是薩迪金先生收藏中最為顯赫重要的作品,清晰刻畫出這位著名政治家為本國藝術家所作出的卓越貢獻。亨德拉·古拿溫從未親眼見過阿里兄,他在獄中時,向因與蘇加諾總統交好而入獄的政治犯人打聽阿里兄的五官相貌、身材體格,在心中醞釀此作,1978年無罪釋放後,心懷感激的藝術家終於繪出這幅早已構思好的畫作,贈予熱心的政治家,以表自己的感激之情與崇高敬意。

  • 趙無極《29.01.85》,成交價:31,000,000港幣
    趙無極的繪畫在歷經了五〇年代的敘事與懷古、六〇年代的狂草與力度、七〇年代重拾水墨的轉折,而至八〇年代,講求的是一片空濛杳靄的意境。此一意境更貼近於中國文人山水畫傳統,在滲入了西方抽象繪畫的現代性之後,以簡約的造型,細緻的展現一種優雅之美,成為中國文人心中的理想山水,在現代繪畫最為極致的呈現。於此,趙無極以特殊的尺幅,在平遠山水般的橫展形式中,似是展現了一片江水遼敻之景,猶如在煙波浩渺中,迴瀾起伏,湮水微茫;而極目遠處,則一望平闊。中國文人山水傳統中,多以山樹為「實」,以水喻「虛」,而至趙無極的抽象風景,則以水喻「實」,將清溪闊水化為主角,以溫雅和暢的筆調,成為藝術家八〇年代中期抒懷之作的代表。

  • 趙無極《27.01.86》,成交價:21,680,000港幣
    《27.01.86》給予觀眾的第一印象,即是其磅礡大氣而生生不息的力量:已臻盛年的趙無極精力充沛,縱筆馳騁於巨幅畫布之上,磅礡大氣的水墨線條阡陌交錯,彷彿從四方八面進入畫面,如藤蔓綺蘿、如蟄龍盤虬,交織成一張踽踽欲動的網絡,結構渾厚而蒼勁嶙峋,將天地之氣源源不絕輸進畫面正中,餔育、孵化出嶄新的力量與生命;佔據畫面大半空間的珊瑚紅,以稀釋至高流動性、高透明度的狀態潑灑而出,大幅提升了整體視覺效果,並藉著此一中國傳統象徵希望、吉瑞的色彩,啟示宇宙運轉生生不息的源動力。

  • 亨德拉·古拿溫《風景》,成交價:7,520,000港幣
    《風景》一作描繪了連綿起伏的山脈、荒原與綠地,前景中一群水牛正悠閒漫步。畫家憑藉自己的想像在畫中添加了或臥或立、嬉笑玩耍的孩童們,有的以頭倒立在大水牛背上,有的正手持絲線操縱在空中舞動的風箏。手挎籃子的婦女正緩緩走回畫面深處的村莊,參天樹蔭下的香蕉小販安逸自得。歡快動人的細節表明亨德拉矢志為敬愛的導師薩迪金先生創作出最優美的作品。

  • 劉丹《罌粟花》,成交價:6,920,000港幣
    劉丹是當代最優秀的水墨藝術家之一,作品注重少而精,因此與眾不同。是次拍賣會中呈獻的《罌粟花》是其為數不多的大型罌粟畫作之一,描繪一朵外形經過精挑細選的罌粟花,以幹墨技法著重描繪不常見的花朵背部,點明畫作的抽象本質。罌粟花不僅嬌豔動人,背後更有著源遠流長的歷史故事,它生長於地中海至亞洲的絲綢之路,最終來到中國,成為十九世紀中期鴉片戰爭的導火索。

  • 岳敏君《幸福》,成交價:4,400,000港幣
    今時今日,只有極少數中國藝術家的作品,能夠像岳敏君的笑臉人般成為當代經典。他大部分創作都是圍繞著那副肖像而生,並受到流行媒體的大力追捧。這個笑臉人除了是「玩世現實主義」運動的標誌外,更重要的是,他已經與過去二十年的中國當代藝術劃上等號。《幸福》絕對是岳敏君最具代表性的九十年代初作品之一,在二〇〇二年首次展示於廣東美術館的「首屆廣州當代藝術三年展——重新解讀:中國實驗藝術十年(一九九〇至二〇〇〇)」,到了二〇〇八年,更展出於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的「我們的未來」,後者堪稱中國當代藝術的重大里程碑。這幅開創先河的作品繪於一九九三年,正值中國當代藝術騰躍於國際藝壇的階段,亦清晰顯示出岳敏君對當時中國社會那種無助與覺醒的深刻洞察。

  • 朱德群《原始的微光》,成交價:9,080,000港幣
    現代亞洲藝術拍賣的最高價拍品由朱德群的《原始的微光》奪得,成交價達9,080,000港幣,為拍前最低股價兩倍有餘。 觀者可從可見沾染著油彩稀釋的大筆刷強而有力地垂直刷下,氣勢磅礡,加速地拉出空間的結構,中國書法的豎筆、縱橫、線性的表現在此一覽無遺,其自信的筆勢給人酣暢淋漓之感,而底部橫向的畫面動勢,則展現不同的結構特色,那些由靛藍、青綠、朱紅、亮橘所構築出晶燦的色光,形成漸層交織的色網,熠熠生輝,穿插於空間的流動。朱德群

/
Close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