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讀書人家

tung-chiao-slideshow-hero.jpg
開啟圖輯

舊中國的庭院文化漸漸稀薄, 文人畫已然式微, 文人字加倍難求,張充和畫的山水冊,沈尹默抄的虞美人……隨時往牆上一掛都散發得出舊日清香, 人間萬事縱然消磨盡了還有個依靠。」——董橋

2017年適逢董橋翰墨生涯歷時半世紀,香港蘇富比將於4月18至29日在「蘇富比藝術空間」舉辦〈讀書人家─董橋書房剪影〉展覽,首度公開董橋珍藏逾百件,種類包括書畫信札、文房雅玩、西洋古籍、藏書票等;同場展出其書法近作、手稿,以及著作之特別版本。展場更將呈現董氏書齋「舊時月色樓」之樣貌,並展出其日常寫文練字之書案,讓觀者恍如置身董橋書房,徜徉在此「讀書人家」。

展覽

4月18日至29日
周一至五 早上十時至下午六時
周六至日 早上十一時至下午五時

活動

4月23日
周日 下午三時

〈世界閱讀日.讀書便佳〉
董橋簽書帶你看展覽

推出新書〈讀書便佳〉

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
金鐘道88號太古廣場一座五樓

走進讀書人家

  • 張充和 隸書自壽楹聯
    水墨紙本 立軸
    張充和一管大筆蘸遍當代中國的茫茫烟水, 她的一窪硯田不僅磨透歷代書藝的淵源也磨平風雨家國的離亂: 她九十六了, 我六十九都不到, 此生有緣親炙華夏這枝文人書法的最後一筆, 我的悲欣之情充和不難體悟, 正如她的微茫之思我也不難想望。孫康宜教授說一九八二年她到耶魯執教, 一九八三年充和在耶魯渡過七十壽辰, 靜靜寫下自壽楹聯一對:「十分冷淡存知己, 一曲微茫度此生」。原來我最喜愛的這幅聯語是她自撰的聯語, 寫得太好了, 動人的才情果然沒有辜負陪她成長的杏花春雨。



    ──董橋

  • 胡適 贈張充和小詞
    水墨紙本 立軸 1956年作
    一九五六年九月, 胡適到柏克萊加州大學講學一個學期, 張充和的夫婿傅漢思那時候在加大教中國歷史。求胡適寫字的人很多, 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九日, 胡先生到傅漢思張充和家裏償還字債, 用張充和的筆墨紙硯一口氣寫了三十多幅。紙是充和舊藏「晚學齋用牋」宣紙, 橫三十五厘米, 縱三十二厘米, 灰藍雲頭邊,十二行。……



    上款題「四十年前的小詞,給充和寫」,下署「適之,一九五六, 十二, 九」, 也鈐那方白文印章。胡適說印章是他的故交韋素園生前所刻, 他一直帶在身邊。張充和記得那天他寫的每一幅字都由充和蓋章,「所以我很熟悉這方圖章」。我2001年在台灣《傳記文學》上看到這幅字的影本, 又是一番歡喜。那幾年天津、杭州坊間流傳幾幅胡適款的《清江引》, 有的寫「充和漢思」上款, 有的「寫呈充和」, 都照潘先生《百年文人墨迹》裏刊登的影本仿製, 幾位大陸專



    家還研究、評釋,斷定為胡適寫給情人曹誠英的情詩,還說充和、漢思是胡、曹之間的「傳信人」,「考證」文章登在台灣《傳記文學》上。傅漢思和張充和非常生氣, 投書辨誤, 附圖列證, 說明《清江引》是元人貫酸齋的原作, 不是胡適情詩, 順帶說明胡先生那天在他們家寫的舊作白話詩寫於婚前, 詩中的「他」是胡夫人江冬秀女士。最近張充和先生讓出好幾件舊藏小幅字畫給我, 知道我喜歡胡先生的字, 連那幅白話詩也歸我珍存,前幾天白謙慎郵遞平安寄到了。於是,胡適寫在「晚學齋用牋」上的兩幅墨寶都在我家, 成雙成對,都是他在學生張充和家裏給充和寫的。



    ──董橋

  • 吳魯芹致董橋信札
    朋友說吳魯芹跟我相熟:「他說董橋寫過吳魯芹,通信很多。等我回香港記得讓我看看那些舊信,一定好看。」吳先生的來信我悉心保存了一大叠,確實好看。先是我寫信邀他替我主編的月刊寫稿,他寫了,我登了,讀者讀了喜歡,他高興,我更高興,從此他寫的文章都讓台灣和我同步登。我們通信頻密,吳先生下世了出版社希望出一冊《老吳小董魚雁集》,我沒同意,畢竟是很私人的信札,日子再久遠了再說不遲。「老吳」、「小董」真是信上的稱呼,從陌生禮貌的「先生」慢慢演變出來的熟悉。美國去了一年多史湘雲回香港匆匆跑來我家看吳先生的信,有幾封毛筆寫的她喜歡,借去影印說是讓那位台灣朋友也看看。吳魯芹的字真漂亮:小字漂亮,給我寫的條幅也漂亮,學貫中西的文士書法,豎看平看都典雅。



    ──董橋

  • 卡羅《艾麗思漫遊仙境》
    賴格姆繪插圖
    倫敦,William Heinemann,1907年
    初版賴格姆繪插圖本,限量1100 部 Chris Lewis 裝幀
    Arthur Rackham 畫彩色插圖的《艾麗思漫遊仙境》我倒是要了,是一九四八年重印的 一九○ 七年初版。我找藍姆的《 Essays of Elia》,老闆說十幾年前做過一部老早賣掉 了,作坊裏只存了藍姆兄妹編寫的莎翁故事集一部,不貴,我帶回來了。那本皮面壓印 老畫的記事簿厚實可喜,插進十幾幅老春宮 更見別致,整本書做得古秀典雅,我實在想 不出理由不要。「愛書愛紙的人等於迷戀天 上的月亮,」老先生臉上的水波和拱橋多了 三分體貼。「只是我們迷戀的是紙月亮!」 Paper Moon 很詩意,其實是米蘭一家著名餐館的招牌,我這趟又去了,酥炸春雞酥脆香嫩,肯定比藍姆筆下的烤乳豬好吃;他們做的海鮮反而遠遠比不上威尼斯那家 Vecia Cavana 做得神奇:地道的水都烹飪,色膽香心不輸 Arthur Rackham 的水彩。



    ──董橋

  • 托爾金《穴居矮人》 倫敦George Allen & Unwin ,1937年二印,Chelsea Bindery 裝幀
    波士頓及紐約,Houghton Mifflin Co., 1938年美國初版一印, Sangorski & Sutcliffe 裝幀
    布賴恩說這些書難求,價格只會漲不會掉,買得起一部是一部,不要貪心。裝幀上佳的藝術品那時候還不貴,他說碰到喜歡的不  妨要了。我沒在意,平白錯過了機緣,這十來年都貴瘋了。一九七三年托爾金J.R.R.  Tolkien 去世布賴恩勸我收《行會首領》(The Lord of the Rings)三部曲我沒收,《穴居矮人》(The Hobbit)初版簽名本我也讓給李儂了,多年後才遇到一部皮畫精品,忍痛買了。托爾金生在南非,入讀牛津,是中古英語專家,古代文學權威,牛大教授,寫幻想小說出大名,會畫畫,《穴居矮人》一九三七年初版出了幾個月再印,附了四幅作者水彩,我這部皮畫本封面封底篏的是四幅中的兩幅,切爾西裝幀名家手工,布賴恩看到了勸我買。



    ──董橋

  • 董橋 書蔣捷《一翦梅.宿龍游朱氏樓》
    可供洽購
    小巧樓臺眼界寬。朝捲簾看,暮捲簾看。故鄉一望一心酸。雲又迷漫,水又迷漫。 天不教人客夢安。昨夜春寒,今夜春寒。梨花月底兩眉攢。敲徧闌干,拍徧闌干。丙申年春老時節,漫讀竹山先生〈一翦梅〉之〈宿龍游朱氏樓〉於香島舊時月色樓燈下。夜已深,人微睏,窗外春雨自纏綿。董橋。

  • 董橋 書陳鴻壽句
    可供洽購
    茶已熟,菊正開。
    賞秋人,來不來?
    丁酉春分在香島舊時月色樓。董橋。



     

  • 董橋 書偈語
    可供洽購
    清涼如月。
    董橋。



     

  • 董橋 書吳昌碩題《墨梅》詩
    可供洽購
    十年不到香雪海,梅花憶我我憶梅;
    何時買舟冒雪去,便向花前傾一盃。
    丙申寒冬之夜,觀吳昌碩〈墨梅圖〉題此二十八
    字,甚佳甚佳。董橋。

  • 董橋 書李商隱《晚晴》句
    可供洽購
    天意憐幽草,人間愛晚晴。
    丙申孟冬於香島舊時月色樓。董橋戲筆。

/
Close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