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售會

贝瑞. 弗拉纳根: 我只是个会讲英语却以四海为家的欧洲雕塑家

Sotheby's
翻譯此頁面
贝瑞. 弗拉纳根很早就决定以雕塑为事业: 「我十七岁时就已是完全成熟的雕塑家。我一步踏进雕塑的世界后, 就全心沉醉在各种不同媒材的质感肌理。」正像爱丽丝梦游仙境一般, 弗拉纳根掉进了兔子洞里, 他独特的幽默感从此游走各种动物的拟神态之间, 乐不思蜀。
左至右: 贝瑞. 弗拉纳根《月金兔》, 青铜及鎏金铜, 2008年作 。2012年, 贝瑞. 弗拉纳根作品於查兹沃思府邸举办的「超越极限: 重要雕塑展」, 此为每年最受瞩目的户外雕塑展售会。

静如兔, 动如兔

弗拉纳根最著名作品系列正是野兔雕塑, 面容从漫不经心得忧郁深沈, 时而奋起搏击, 时而蹙眉沉思, 对人类而言平淡无奇的动作与表情转化兔子身上突然就变得颇堪玩味, 彷佛画龙点睛一般焕发出与众不同的神采。艺术家观察兔子各种不同姿态, 借以研究动势在雕塑上的表现, 他雕出的兔子虽非巨细无遗的细腻, 简洁而略显粗犷的质感反而让兔子像是一秒就要挣脱材质的束缚, 活灵活现。

来自大地的寓言故事

弗拉纳根生于英国威尔斯北部, 因此对广袤的荒野、野生动物及自然景象有特殊感情。早慧的他后於大名鼎鼎的伦敦圣马丁艺术学院攻读, 在学生时代就引起艺术经纪人及艺评家的注意。1960年代, 「大地艺术」热潮兴起, 醉心自然的他获邀於欧洲、美国、日本艺廊及美术馆展出, 广受赞誉。已故艺术策展邁克爾·康普頓曾说, 弗拉纳根的创作是最理想的艺术寓言。

贝瑞. 弗拉纳根, 摄於1983年。摄影: Jorge Lewinski。图片: ©The Lewinski Archive at Chatsworth/Bridgeman Images。作品: ©The Estate of Barry Flanagan/Bridgeman Images。

永恒的旅者

他认为自己是个会说英语却以四海为家的欧洲雕塑家, 在他的旅程中与许多来自不同领域的人士合作创作, 他偏好居无定所, 在伦敦各区、伊比萨、阿姆斯特丹、纽约及都柏林曾居住, 这些短暂的「家」唯一相同的地方是都有一张绿色地毯。晚年他与知心伴侣洁西卡·斯特吉斯驾怀旧露营车按季节迁移列国, 对他来说, 人生就是一场漫长的旅行。

弗拉纳根於1991年获颁大英帝国官佐勋章, 同年获颁发皇家艺术学院院士名衔, 多年以来一直以此为傲。

他的作品被纳入多个著名公共收藏, 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伦敦泰特艺术馆、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等, 备受肯定。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