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古典油畫

教宗背后的女人: 女教皇奥林匹娅的肖像

Sotheby's
翻譯此頁面

乍看这是一幅细腻的人物肖像,深邃的背景衬托一位丰腴圆润的女子,着黑衣,神情冷淡自持,抿着的嘴唇与坚毅的下巴透露出威严。

这不是一张简单的人物肖像。 不仅因为它出自十七世纪油画大师维拉斯盖兹之手,三百年来杳无踪迹,今重见天日。

画中女子,手握大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生堪比宫斗大戏。

她是十七世纪罗马最有权势的女子奥林匹娅・麦道基尼・潘菲利。 她野心雄勃,摄威擅势,权欲熏心,身为教皇英诺森十世的嫂子及情妇,将教皇当成傀儡,在背后操纵梵蒂冈教廷。 她可谓是史上最早出现的女权分子,备受天主教女教徒敬仰,聚集于其宫殿外欢呼拥戴,但教廷里的男教徒则对她嗤之以鼻。 她威仪凛然,虽然无教皇之名,却能掌控教廷上下,统治欧洲史上由男性主导的最高权力机构。

蘇富比将于7月3日西洋古典油画晚拍呈献此幅奥林匹娅・潘菲利画像,出自西班牙黄金时期艺术大师迭戈・维拉斯盖兹之手。 维拉斯盖兹的《对镜梳妆维纳斯》、《宫女》是西方艺术史上的经典巨作,家喻户晓。 此画销声匿迹近三百年,最后记录是在1724年,随后下落无从稽考,直到有一天,这幅不具款识的作品被带到阿姆斯特丹蘇富比办事处,画作背面隐藏着古老的花押字,引起蘇富比专家的注意,他们于是开展一连串研究与鉴定, 所有结果都指出这幅精湛的肖像画就是维拉斯盖兹的失传真迹。 这段搜查工作上穷碧落下黄泉,几乎可以再拍一部达文西密码。

至于这位传奇女子,1591年生于贵族世家,经历过两段婚姻,两度丧偶,第二任丈夫为教皇英诺森十世的兄长。 奥林匹娅是教皇英诺森十世的嫂子,据说两人有染,因此深受信任,在教皇任期内成为教廷里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在教皇英诺森十世当选时,枢机主教亚历山德罗・比奇愤慨喊道:「各位,我们刚刚选出了一位女教皇」,这句话道出了她对教皇的影响不容小觑。

迭戈・罗迪盖斯・德・席尔瓦・维拉斯盖兹,《教皇英诺森十世(1650年)》图片提供 :GallerÍa Doria Pamphilj, Rome, Italy / Bridgeman Images

「奥林匹娅・潘菲利是当时最有权势的女子,声名狼藉,是巴洛克时期的风云人物, 堪比今日的好莱坞明星。 天主教女教徒纷纷来到罗马,在宫殿外守候她的马车驶出,欢呼载道。 她们感到难以置信,一名平凡女子能够登上权力顶峰,统驭女子不得一席之地的教皇国和天主教会。 」
- 《纽约时报》畅销作家兼奥林匹娅・潘菲利传记著作《梵蒂冈情妇》(Mistress of the Vatican)作者Eleanor Herman

被冠上「女教皇」外号的奥林匹娅掌控教廷任命,候选人直接向她请示出任空缺的主教职位,通常由最高价者得。 她同时也是个工作狂,经常在教廷工作至午夜方返回家中。 一旦她离去,教皇如需做决策,他总是会问: 「那奥林匹娅怎么说?」 1645年,她获封为圣马蒂诺女大公,这个头衔让她在教廷上为潘菲利家族带来可观财富。 在英诺森十世临终前几年,她隔绝他与外界的接触,并为一己之利以权谋私。

奥林匹娅年轻时害怕被送入女修道院──这是当时很多没有嫁妆的年轻女子的宿命道路,于是对女性的窘境深感同情。 她救济许多女性,让她们不会因为没有嫁妆而无法出嫁,或因此被送入女修道院,或被家人逼良为娼。 据说,她亦容许罗马的妓女乘坐绘有其盾徽的马车,表示她们受到奥林匹娅庇护。 其思想之前卫,为她的精采人生更锦上添花。

本作可能是由奥林匹娅本人亲自委托创作,或是为她而作,曾收录于十七至十八世纪罗马多位名人的收藏,包括奥林匹娅之孙、著名鉴藏家及艺术赞助人卡米洛・马西米枢机主教,以及埃尔卡尔皮奥侯爵七世唐・加斯帕尔・门德斯・德・哈罗・古兹曼 ;古兹曼生前收藏逾1,800幅藏画,当中包括至少六幅维拉斯盖兹作品。 其后本作被收录于数个收藏,一直流传有绪,最后于1724年记载为波隆那及罗马枢机主教蓬佩奥・阿尔德罗万迪的收藏,后来作品失传。

时间快转至现代,近三百年后,画作1986年在一家荷兰拍卖行重现于世,并以「不知名荷兰画派」为作者拍出,此前的下落所在,唯一线索是原内框背面的一枚旧海关盖章,显示此画于1911年曾被运出意大利。

终于,现藏家将此作带到阿姆斯特丹蘇富比办事处估值,专家一眼便认出画作背面的神秘花押字是来自埃尔卡尔皮奥侯爵七世古兹曼,于是开始研究创作者的真正身份。 蘇富比资深专家James Macdonald检查画作,并追查来自十七至十八世纪的不同收藏列表不久后,推测这幅肖像杰作可能是维拉斯盖兹失传多年的真迹。 他向西洋古典油画领域的主要专家展示此画,确证为维拉斯盖兹的手笔,使这幅肖像画成为仅存于私人收藏、出自西班牙伟大画家维拉斯盖兹手笔的少数油画作品之一。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