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家

收藏与阅读

姚谦
翻譯此頁面
姚谦。 图片提供: 本事文化。
收藏其实不是我最终的目的,是因为喜欢阅读所致;艺术品的收藏是我延伸阅读最好的方法。
伦敦蘇富比2019年 西洋古典油画晚拍 拍卖图录。

我发现我对艺术的好奇,已经不单单只是艺术品本身价值与外表所表现的讯息;还有更多属于阅读创作者的内在反射,以及阅读他所处的时代对应的痕迹。 这样的阅读经常是进入收藏这个领域后,朝夕相处蔓延而生的兴趣。 然而在艺术信息的阅读上,虽然总让人觉得有种太宽阔无边、没有终点的浩瀚,但是这一点倒是不为难我的;我进入艺术收藏十年左右,慢慢理解了艺术无边际的宽阔与多面性,这是一种独特本性,如果缺少了这个本质,艺术也就不那么吸引我了。

因此,在艺术阅读上我只管往下看,不停的交错比对督促主动思考,这也形成了我在收藏上最大的乐趣;与我有来往过的拍卖公司都知道,我随时都可能要求阅读冷门拍卖会的数据,特别是绘画艺术方面。 近期我就特别沉溺于「西洋古典艺术」的数据阅读,也许是因为开始接触西方古典文学阅读,加上越来越多国外旅游、看美术馆的浏览经历,都让我开始对于与自己迥然而异的文化历史和复杂人物充满好奇。 自然而然的,我开始从艺术角度去看这个世界。

姚谦。图片转载自 一条

艺术对象永远是反应这个世界最具体的方法,在某个时代、某个地方、某一群人,造成一个创作者的作品产生。
作者在蘇富比拍卖会上投得 洪通的《迎神庙会》

从艺术延伸而出的阅读,许多数据可以从相关出版书籍,或是透过网络搜寻交叉进行,而我更多时候是因为拍卖公司寄来的图录,因为收藏动机,进而推动开拓了我的视野,阅读拍卖图录常会引起我的好奇而进入新领域。 拍卖公司的图录对我来说,除了提供尺幅、材质、价格和出处来源等数据之外,更重要的是此场拍卖专家如何看待这件作品,因此我喜欢细读图录内文字,我也常常会在读后与拍卖公司的专家们交谈,特别是在我还不熟悉的艺术领域里。 这常常让我在收藏的路上,有了获得更多知识的喜悦!

香港蘇富比2018年秋季 现代亚洲艺术 拍卖图录。

如果真因为收藏而喜欢阅读,这样的沟通经常是最有效而愉快的。 我可以感觉到拍卖公司的专家们在响应我时是喜悦的,他们不觉得这是叨扰。 因为每一场拍卖和每一本因此而生的图录,都是他们花费心力搜集和研究的结果。 当一件藏品经过他们的筛选查证,当有人产生了兴趣,这绝对是他们的辛劳能获得的最好的赞誉。 因为收藏,而有深入讨论和阅读的需要。 与专家交流,从他们手上数据寻找左证,加上自己已经阅读累积,有时候双方可以一同再往下搜寻数据来对照一件作品,这是非常愉快的过程。

我很高兴能够透过收藏,开拓了阅读上更丰富的面向。 除了一直以来喜欢的文学、音乐以外,我的阅读嗜好因为收藏而开展到美术史、美术创作、概念,甚至不同民族文化。 透过阅读,在自己有限的生命经验里,拥有更丰富的可能性;这是艺术收藏带给我的、也是透过收藏伸展出来的阅读所给予我的最佳礼物。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