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19404_B4GHW_2.jpg
書籍及手稿

揭开《哈利波特》面世之谜

Dr. Philip W. Errington
翻譯此頁面
今时今日,我们可能是在电影、有声书、电子书,甚至舞台剧里首次邂逅哈利・波特。 但是,二十多年前却截然不同——哈利从楼梯下的小储物室里走出来,在观众面前现身,这一切最初都在一本传统的纸本小说里发生。

那么,读者与哈利和水蜡树街4号一众住客的首次相遇,是不是源自1997年6月26日发行的《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初版小说? 令人惊讶的是,答案是「不」。 蘇富比7月1日至9日举行的英国文学、历史书籍、儿童文学与插画网上专场拍卖会,将揭开谜底。

现代出版商有时会出版少量样书,专门供应给书评家、和为大型书店订购大量书籍的买手。 当时《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也有同样做法。 《哈利波特》的出版商布鲁姆斯伯里出版社(Bloomsbury)曾指,为了上述原因,他们为小说发行了200本样书,而拍品274就是其中一本。 请注意,此书封面上印有「未校对」(‘Uncorrected Proof Copy’)的标记,而扉页的作者姓名误印为「J・A・罗琳」(‘J.A. Rowling’)。

这本样书包括一份校样,列出书封的设计稿。 在正式出版之前,书封设计仍然可以修改。 这本朴实无华、毫不起眼的样书,令人难以想象它在正式出版后会风靡全球。 它为《哈利波特》印刷文本的历史,提供了一个独一无二的视角。

然而,藏家们更喜爱收藏书籍的真正初版。 样书出版数量有限,有人将它们视作书籍出版前的宣传物亦不足为奇。 可是,不论读者多寡,本书仍然是首度面世的《哈利波特》完整文本,而它背后的故事,并非只是初版前的出版样书那么简单。

1997年,布鲁姆斯伯里出版社刚成立儿童文学部门,认为《哈利波特》潜力无限。 为此,出版社上下振奋非常,并利用所有机会为这本未来巨著大肆宣传,期间出版了《布鲁姆斯伯里秋季精选:1997年7至12月即将出版的书目摘要》书册。 此书册是非卖品(亦可能是赠给上述的书店买手,让书店先获得出版社的样书)。

这本书册的摘要(页189-202)载录《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完整的第四章;文本证实,《秋季精选》早于样书出版前面世。 拍品273正是其中一本书册,可见它就是现存最早出现的《哈利波特》印刷文本。

可是,为什么出版社要刊登小说的第四章? 第四章是全书最引人入胜的章节吗? 对于不熟悉这本小说的读者而言,围绕霍格华兹的章节,会否过于荒诞难懂?

布鲁姆斯伯里出版社曾不遗余力地为这本小说作宣传。1997年6月26日,小说的初版终于面世,当中500本为硬皮精装版,5,150本为平装版(此数据已获出版社证实),而两者均没有书目优先次序。 可是,藏家们大多青睐较稀有的版本,如拍品275。初版小说的所有问题点(版本说明页上的「Taylor」及「1997」之间没有空格,「1 wand」在页53重复了两次等),在J・K・罗琳的书目编号中分类为A1(a)。

寻求与别不同珍品的藏家,可留意拍品276。 它经过华丽的硬皮重新装订后,已然无法分清楚原本是精装还是平装,更附作者亲笔签名。

2013年,罗琳以笔名「Robert Galbraith」出版了首本侦探小说《杜鹃的呼唤》(The Cuckoo’s Calling)。 在书中,柯莫蓝・史崔克(Cormoran Strike)的秘书萝苹・埃拉寇特(Robin Ellacott)为他进行研究,获得的回报是「很多信息...... 包括一份参考书目」。 就罗琳本人的处女作而言,简单一份书目说明如版本、问题点、日期及印刷数量等,皆不足以媲美亲眼目睹、接触甚至拥有《哈利波特》系列史上最早文本的喜悦和感动。

译:卫婉欣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