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亞洲藝術

巅峰绝唱: 常玉的《曲腿裸女》

Sotheby's
翻譯此頁面
常玉《曲腿裸女》, 一九六五年作。估价: 估价待询。

常玉毕生浪迹巴黎, 是亚洲艺术史上的海外奇葩, 也是西方艺术史上的东方明珠。二十年代, 他与林风眠、吴大羽、徐悲鸿等现代先驱同赴巴黎, 写下旅法华人艺术家的序章。在四、五十年代成为吴冠中、张大千、赵无极、朱德群眼中的巴黎传奇; 六十年代, 已届盛年的常玉依然纯粹, 致力创写人生事业的终极篇章。

1977年, 巴黎尚. 克劳德. 希耶戴画廊举行「礼赞常玉」的展览海报。(图片来源/立青文教基金会提供)

1965年12月17日, 常玉迎来他人生最后一次个展。他的晚年挚交勒维夫妇, 在位于蒙帕拿斯绿磨坊街的别墅, 隆而重之地为艺术家举行展览。开幕当晚, 中外好友欢聚一堂, 包括潘玉良、赵无极、朱德群及席德进等。让人意想不到的是, 常玉在此次展览后数月即因意外撒手人寰; 而诞生於1965年4月的《曲腿裸女》就成其人生终极巨作, 亦是他最具代表性的艺术丰碑。

《曲腿裸女》在常玉创作生涯中的重要性不容置疑。从勒维别墅展览开始, 本作已是开幕邀请函封面; 1977年, 巴黎画商暨常玉重要藏家希耶戴在其画廊举行「礼赞常玉」展览, 本作也作为海报隆重现身; 九十年代以后, 无论是常玉油画全集, 或者其他重要出版, 《曲腿裸女》不曾缺席。作为常玉传世最大尺幅裸女油画之一, 本作远远恢宏於台北历史博物馆的常玉典藏, 其同名油画原稿亦见藏於该馆; 正因如此重要, 《曲腿裸女》於2004年即作为最重要的常玉油画, 展出於巴黎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举行的「常玉: 身体语言」大展。

常玉《曲腿裸女》, 一九六五年作。估价: 估价待询。

「常玉的艺术, 始于花卉而终于裸女, 终其一生耕耘不辍, 寖成毕生作品之大宗。」
- 蘇富比现代亚洲艺术部主管张嘉珍女士

常玉探索裸女主题, 表面看来是受到二十世纪巴黎艺坛之熏陶, 其内在的精神气质, 却是东方文人素养的延伸。如果说西方艺术以人体为神明之美的化身, 那么东方艺术则以山水作为造化之美的象征, 如此, 当东西方至为崇高之美彼此结合, 则可为各自的传统主题找到创新出路。

五、六十年代的常玉, 不再如三十年代般以浑圆优雅的线条塑造裸体; 反之呈现崭新风格, 不仅检查幅变得更为宏大, 画中裸女也突破了站立、端坐或躺卧等常规造型, 有如本幅《曲腿裸女》以奇特视觉呈现的画面。画中裸女躺在纯白色的抽象背景中以水平躺卧, 双腿一横一竖屈曲交叠, 而最异乎寻常的, 是艺术家采用从底下往上看的方式, 特写放大了裸女的下半身与私密部位, 上半身仅以脸部和胸部作垒叠式露出, 并支出左臂, 可说艺术家借助了夸张变形的裸女身姿, 联系到东方山水奇石的造型。

常玉《曲腿裸女》, 一九六五年作。估价: 估价待询。

《曲腿裸女》表面写人, 实际上是把雄奇造化寓於人体, 使西方裸女主题从恋爱情色中解放, 同时让东方山水美学找到西方的传绎方式。作品大胆披露女性上下半身的私密部位, 让观众乍一看不知道应把视线下在何处; 然而这种把数千年来人类文明最为禁忌、极欲回避与修饰的部份和盘托出的坦诚, 正是常玉光明磊落、心胸坦荡的体现。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