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藝術

周春芽: 桃花依旧笑春风

何诗慧
翻譯此頁面

「桃花浅深处,似匀深浅妆。 春风助肠断,吹落白衣裳。」
- 元稹 《桃花》

桃花自古为文人雅士创作常用素材,其丰富含义,让以桃花为主角的诗词俯拾皆是。 作为报春之使,桃实累累的桃花象征勃勃生机,也有代表世外桃源隐逸情韵,吐妍花姿可比拟妙龄红颜,男女情爱的寓意更是不在话下。 而今秋当代艺术晚拍上呈的周春芽《桃花浅深处》(2010年作),正是引用了唐代著名诗人元稹的五言绝句《桃花》中的首句作标题,形容朵朵绽放的桃花美艳如女子刚刚化好的妆容,正好与画作构图互相烘托,字画呼应。 锦上添花的是,这幅源自周春芽享负盛名的《桃花》系列作品,可真有「人面桃花相映红」之故。

艺术家周春芽

出生于一个艺术和知识分子家庭的周春芽,在25岁的时候随同学张晓刚前往西藏取材,而浸淫在藏人生活的日子,对周春芽日后远离政治历史题材的艺术创作方向有着深远影响。 离开西藏后不久,周春芽更远赴德国卡塞尔艺术学院学习。 在那里,他接触到德国新表现主义,并将西方对情感抒发的着重,与在西藏岁月里植根他笔下的浓厚色彩、质感与笔触糅合,从中国绘画中汲取灵感,发展出独一无二的当代文人画风格。

周春芽,《绿狗花瓶》,1997年作,油画画布。

周春芽的早期生涯以《山石》系列与《绿狗》系列见称。 这些刚毅遒劲、甚至被周春芽描述为刚烈暴力的作品,与他跨越千禧后开始创作、用色更斑斓大胆、笔触也更为流畅豪放的《桃花》系列大相径庭。 在周春芽的作品中,桃花最早出现于1997年,当时的桃花只作陪衬,而非主体。 时至2004年,桃花已成为一个独立系列的主题元素。 六年后的2010年,周春芽完成了位列拍场《桃花》系列历来尺幅最宏伟之一的《桃花浅深处》,展现出业已成熟的细腻笔触、构图技巧和高超用色。 对此盛开的柔情,周春芽也毫不避讳地直诉桃花的情欲内涵以致对他的吸引力:「桃花色彩暧昧,外圈是白的,中间是红的,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桃花和情感、性爱联系得比较紧密,体现生命,走到桃花林里,我就会心花怒放,朝气蓬勃的。 」

撰及周春芽创作的「桃花盛放期」,艺评者吕澎一语道中艺术家在桃花夹缝间的玄妙之处:周春芽笔下并无任何崇尚禅学中所谓一花一世界的精神感悟。 而恰恰相反,周春芽透过创作《桃花》系列欣然接纳、甚至于付诸全身心感受尘世的浮华艳俗、人性之本。 他曾为第一任妻子绘画肖像,为第二任妻子创作了《A型血的女人》,而《桃花》系列则印证了他与第三任妻子霜霜的共谐连理。 凡尘本为花花世界,一次又一次的艳遇是周春芽的创作缪斯,亦促成了多个备受赞誉的系列创作。 艺评者栗宪庭与周春芽对话时观察道:「你不把这种艳遇看作坏事,而是热情洋溢地接受它,爱在你心里是如此的美好,才使你能创造出桃花这个艳情的绘画意象来,这是你最大的成功。 」

尽管桃花乘春而来,灼灼明媚,花期却最为短暂,更禁不起风吹雨打,匆匆绽放,匆匆而落。 故此,《桃花浅深处》了无人迹的花叶间渗透着元稹《桃花》的下半段 --「春风助肠断,吹落白衣裳」-- 的淡淡感伤。 纵使画中桃花娇烂漫红,谁能知晓何时何处袭来狂风,丰腴的花朵瞬为沐土落英? 如栗宪庭所言,周春芽透过西方的油画媒材,「把中国文人画的传统转换出来了。 」中国文人画以传统细腻水墨勾勒连绵山水、竹菊梅兰,比拟文人隐士的精神品格,强调意境塑造。 与之相对,周春芽以豪迈奔放的笔触与斑驳炫目的色彩缔造了另一种文人意境:那顷刻奼紫嫣红之美的不复返,当下的时光不会重来,须珍重之。

李白在《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中说得好:「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 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 会桃花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人生如梦,桃花花开花落也好比稍纵即逝的美好年华,何必纠结于繁文缛节,执着于世俗之见而如履薄冰,甚至悔恨错过? 周春芽曾言:「我的画都是关于激情和浪漫的,欲望是人类的一个组成部分,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东西。 更重要的是,我们对性的感情和欲望都是活力的体现,象征着全盛时期的生命。 」

或许,这正正应了吴中四才子唐白虎《桃花庵歌》中的「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观者在《桃花浅深处》目睹的,是艺术家一个心境的延展与折射。 然而,周春芽所绘所抒非诗人傲视不俗的隐士之情,反之,是身陷世俗的超脱与释然。 「艺术学道德与社会学道德是两个概念,」周春芽曾于其绘画雕塑作品展「花间记」的一则访谈中道:「[......] 与其当一个社会伦理学家,我更愿做一个正常人,说出正常人想说的话 -- 但这种简单和真诚在世故者看来,的确有是一种惊讶和意外。 『溃烂之处艳若桃李』,反话正听,这句话却是对我绘画的最高评价。 」周春芽的《桃花浅深处》将于蘇富比当代艺术晚拍一绽春色,在夏末秋至间,勾起观者心中那对桃花源的美好臆想。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