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丁斯基是當時藝術改革的重要先驅,這些改革徹底改變了藝術史的面貌,而他在1909年的關鍵時期,開拓出嶄新風格的創作道路。此時他的作品漸趨表現主義,來自這段轉折期的作品在市場上難得一見,一出現便引起熱烈迴響(2012年,另一幅1909年作的油畫以2,300萬美元成交,刷新當時的康丁斯基作品拍賣紀錄,直到最近才被打破。)今夏,倫敦蘇富比將呈獻出自私人收藏的康丁斯基早期傑作。 《穆爾瑙─風景與綠屋》自1920年代起由同一家族收藏,現將首度現身拍場,估價為1,500萬至 2,500萬英鎊。

瓦西里·康丁斯基,《穆爾瑙─風景與綠屋》
油彩畫板,1909年作(估價1,500萬至2,500萬英鎊)

1908年夏天,康丁斯基攜同其女伴加布里埃爾‧蒙特(Gabriele Münter)及包括亞力瑟·馮·亞爾倫斯基(Alexej von Jawlensky)在內的一眾藝術家好友,一同前往巴伐利亞山區的穆爾瑙村莊度夏。這個小村莊別具田園風情,景色如畫,令他對抽象藝術有所感召。他以厚重的筆觸繪上燦爛奪目的純色顏料,從而開創出表現主義風格。康丁斯基深受多種藝術風格影響,包括野獸派充滿現代感的鮮豔用色、保羅·塞尚(Paul Cézanne)對形狀和結構的解構手法,以及文森·梵谷(Vincent van Gogh)在風景畫上的革新。康丁斯基將這三種革新手法融入這幅色彩豐富、朝氣蓬勃的畫中,並加以融會,形成前所未有的抒情表現風格。他的色彩運用主要建基於對心靈精神的看法,相信唯有透過音樂及色彩觸動感官時所喚起的思緒,方可感受到心靈的存在。畫中的藍色筆觸主導畫面,而從不同方面來看,藍色亦是康丁斯基創作中最重要的顏色──因為藍色最能代表靈性。

富比印象派及藝術部全球主管兼主席Helena Newman表示:「康丁斯基的早期鉅作《穆爾瑙─風景與綠屋》光彩奪目,呈現出藝術家創作生涯中的風格轉變,從具像走向抽象。他這個時期的大多數作品都備受推崇,大部分重要畫作已被主要博物館收藏,因此這幅出自私人收藏的作品在近乎一個世紀後釋於拍場,對全球藏家來說,實是千載難逢的購藏良機。」

瓦西里·康丁斯基,《穆爾瑙─風景與綠屋》
油彩畫板,1909年作(估價1,500萬至2,500萬英鎊)

1908年夏天,康丁斯基攜同其女伴加布里埃爾‧蒙特(Gabriele Münter)及包括亞力瑟·馮·亞爾倫斯基(Alexej von Jawlensky)在內的一眾藝術家好友,一同前往巴伐利亞山區的穆爾瑙村莊度夏。這個小村莊別具田園風情,景色如畫,令他對抽象藝術有所感召。他以厚重的筆觸繪上燦爛奪目的純色顏料,從而開創出表現主義風格。康丁斯基深受多種藝術風格影響,包括野獸派充滿現代感的鮮豔用色、保羅·塞尚(Paul Cézanne)對形狀和結構的解構手法,以及文森·梵谷(Vincent van Gogh)在風景畫上的革新。康丁斯基將這三種革新手法融入這幅色彩豐富、朝氣蓬勃的畫中,並加以融會,形成前所未有的抒情表現風格。他的色彩運用主要建基於對心靈精神的看法,相信唯有透過音樂及色彩觸動感官時所喚起的思緒,方可感受到心靈的存在。畫中的藍色筆觸主導畫面,而從不同方面來看,藍色亦是康丁斯基創作中最重要的顏色──因為藍色最能代表靈性。

《穆爾瑙─風景與綠屋》於1910年在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The Royal Albert Hall)首次展出,作為康丁斯基參加藝術家聯盟協會倫敦沙龍展(The London Salon of the Allied Artists ' Association)的代表作。藝術家聯盟協會由《星期日泰晤士報》藝術評論家弗蘭克·拉特(Frank Rutter)創辦,旨在提供宣傳英國現代主義藝術的平台。這次展覽奠定了康丁斯基作為當時歐洲藝壇先驅的重要地位,其作品與布盧姆茨伯里派(The Bloomsbury Group)作品產生強烈共鳴。後來在1912年,本作於康丁斯基的首個大型回顧展展出,該展在赫爾瓦特·瓦爾登(Herwarth Walden)的創新畫廊Der Sturm舉行。早年展覽令此畫成為評論康丁斯基藝術創作不可或缺的核心作品。在近乎一個世紀之後,畫作回到倫敦,於2006年泰特現代藝術館(Tate Modern)的重要展覽中亮相。展覽追溯康丁斯基從具像風景畫家轉變成抽象藝術大師的精彩歷程,轟動一時,吸引藝壇矚目,更獲社會大眾好評。此畫多年來外借給特拉維夫藝術博物館(The Tel Aviv Museum of Art),另外聖彼得堡冬宮博物館(The Hermitage Museum in St Petersburg)亦有收藏一幅尺幅較小的習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