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美迪歐‧莫迪里安尼(Amedeo Modigliani)《戴圍巾的珍妮‧埃布特尼》將於2016年6月21日倫敦蘇富比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拍上隆重登場。本幅描繪亞美迪歐‧莫迪里安尼的情人珍妮‧埃布特尼(Jeanne Hébuterne),優雅動人,見證這位現代藝術先鋒對其靈感女神的款款深情。本作匯集莫迪里安尼於英年早逝前數年所發展出的美學精髓,更鋪展出二十世紀藝術史上最刻骨銘心的愛情故事。


亞美迪歐‧莫迪里安尼《戴圍巾的珍妮‧埃布特尼》,估價待詢

莫迪里安尼熱愛家鄉意大利的古典油畫,從中汲取靈感,並在巴黎受到前衛藝術家畢加索及布朗庫西 (Constantin Brancusi)的影響,創出引人深思的獨特風格。《戴圍巾的珍妮‧埃布特尼》糅合藝術家後期肖像畫中最具代表性的創作特質,如簡化幾何形勾勒出女性形象、美妙流暢的線條、修長的頸項 與臉龐。紐約蘇富比在 2014年11月曾以7,070萬美元/5.51億港元拍出莫迪里安尼的雕刻《頭像》,為當時藝術家世界拍賣紀錄,其頎長柔美的線條與肖像畫中人有異曲同工之妙。藝術家為他的情人點上一雙深邃動人的藍色雙眸,有別於其他作品中空靈的杏眼,展現神采飛揚的出眾個性,吸引觀者注目。四分之三身長的構圖加上珊瑚色的背景,襯托出珍妮優雅地放在椅背的雙臂;鮮紅圍巾則環繞著她天鵝般的頸項。

莫迪里安尼在悲劇中渡過生命最後數年,同時卻又因此成就最享負盛名的傑作。他於1906年遷往巴黎,很快便因酗酒及吸毒而聲名狼藉。然而,他日益嚴重的惡習亦有可能是為了隱藏自己的結核病情。此頑疾令多數人恐懼排斥,而莫迪里安尼喜聚不喜散,自然難以承受孤獨之苦,終以酒藥解窘。

珍妮1917年邂逅莫迪里安尼,當時她正值花樣年華,是藝術學院學生,隨後三年間她不僅是莫迪里安尼的忠實伴侶,更是他的靈感泉源。兩人相依相守,莫迪里安尼更不顧珍妮家人的反對承諾與她共偕連理。他在人生最後數年繪畫的珍妮肖像,更是其最精煉成熟的絕唱。


AMEDEO MODIGLIANI, JEANNE HÉBUTERNE (AU FOULARD) AT SOTHEBY'S, LONDON

1920年1月,莫迪里安尼的鄰居數日未聞其消息,登門發現他倒在床上神志不清,緊握珍妮雙手不放。莫迪里安尼不久後因結核性腦膜炎病逝。當時二十二歲的珍妮身懷六甲,在他的葬禮後送返父母家中。然而,傷心欲絕的她卻步上自殺之途,從窗戶一躍而下。兩人最終合葬於巴黎拉雪茲神父公2墓,共立一碑紀念。莫迪里安尼的墓誌銘寫道:「時值光輝,死亡卻至」,而珍妮的碑文則為:「犧牲奉獻,矢志不渝」。

《戴圍巾的珍妮‧埃布特尼》畫中安詳平和的氛圍與莫迪里安尼酩酊大醉、放蕩不羈的形象成強烈對比。豐富而微妙的色彩更凸顯珍妮肖像中的情感與心理特質,在藝術家的其他創作中相當罕見。

本作自1986年起藏於同一私人收藏,將於2016年6月21日倫敦蘇富比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拍上,聯同巴布羅‧畢加索(Pablo Picasso)描繪情人費爾南德‧奧利維耶(Fernande Olivier)的立體派傑作登場。《戴圍巾的珍妮‧埃布特尼》的預料成交價逾 2,800萬英鎊(約逾4,000 萬美元/3.12億港元)。

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拍

21 June 2016 - 23 June 2016 | Lon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