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如果大家對經典勞力士運動腕錶有些許認識,相信都會以擁有一枚錶盤印有白底黑字Comex(Compagnie Maritime d’Expertises)標誌的腕錶為榮。Comex 是世界知名的深海探索工程公司,來自法國馬賽。只有Comex 的專業潛水員才獲配印有此五個字母的腕錶,因此其價值可比市場發售的同款腕錶高逾十倍。

Comex是勞力士潛水腕錶發展歷史的縮影。當年,Comex 公司研發出更深、持續時間更長的潛水技術,但發現潛水員佩戴的勞力士腕錶在長時間的深海壓力下也會積存內壓,意味著在潛水員解壓期間,腕錶的錶鏡有可能會爆開。為此,勞力士在1970年代初研發出一種新技術——在錶殼9時位置側面裝配一個單向排氦閥門——造就了第一枚備有「660 feet/200 metres」標誌錶盤的 Sea-Dweller 腕錶。

罕有勞力士精鋼腕錶,為Comex 製造(估價40,000– 60,000 瑞士法郎)

Comex 勞力士腕錶令人讚歎之處,在於它儘管純為實際用途而研發,但收藏家對它的仰慕幾乎全出自熱情,與其本身的理性實際用途相映成趣。Comex 勞力士的佩戴者或許大多不是優秀的飽和潛水員,但這款錶卻能夠將他們與那段令人激奮的深海探索歲月聯繫在一起。

去年我有幸與Jean- Jacques Fiechter 會面,他是早期潛水腕錶的開發者之一,而且多才多藝,在埃及學及歷史學方面造詣深厚,也是傳記和驚悚小說作家及水底考古學家。此外,在1950至1980年期間,他接手打理家族鐘錶公司寶珀(Blancpain)。寶珀的五十噚系列(Fifty Fathoms)幾乎與勞力士Sea-Dweller 齊名,乃 Fiechter 與傳奇潛水員雅克·庫斯托(Jacques Cousteau)的友誼合作成果。

五十噚腕錶最著名的佩戴者庫斯托,在法國海軍服役時開始了一生的潛水事業。1950年代初,法國海軍為其特種部隊尋找最具性能的潛水腕錶,最終選擇了寶珀。寶珀研發的腕錶能夠承受達400尺深海壓力,亦獲美國海軍人員的青睞。

詹姆士・柯麥隆在2012年國家地理學會的深海挑戰探險旅程中,手上戴着一枚勞力士腕錶。

潛水腕錶的歷史由來,確實充滿英雄、甚至浪漫色彩,使得它們在現今備受追捧。這些舊型號腕錶所能達到的潛水深度早已被現代腕錶超越,後者可潛至水底數千米。當中最矚目的就是勞力士Deepsea Challenge,據稱其錶盤可於水底12,000米深處的壓力中運作如常。這個深度已經超越地球上目前已知最深的地方——位於海平面下近11,000米深的馬里安納海溝。

目前,勞力士的Deepsea Sea-Dweller 系列依然具有相近的結構質素、耐力和性能,與過去的Comex 腕錶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除一點例外。Deepsea Sea-Dweller 在英國的零售價僅約8,000 英鎊,比起二手的Comex 廉宜得多——2015五月日內瓦蘇富比呈獻了一枚市場罕有的Comex 腕錶,估價達40,000 至 60,000瑞士法郎。可見,腕錶的精確度和性能表現,有時並不及個人的感情和歷史價值之重要。

Nick Foulkes 是《名利場》及《消費指南》雜誌特約編輯,為《GQ》雜誌奢侈消費版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