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隨著路易威登藝術基金會10月27日於巴黎隆重開幕,頂級奢侈品集團 LVMH 董事長及行政總裁貝爾納.阿爾諾亦奠定了其作為當今最重要文化贊助人之一的超群地位。

新成立的路易威登藝術基金會以推動當代藝術為己任,為本時代的偉大藝術作品提供展覽空間。此外,基金會大樓本身也是一件非凡傑作,由法蘭克.蓋瑞 (Frank Gehry)親自設計,座落於綠草如茵的布洛涅森林中,通體由玻璃幕牆環繞,佔地共125, 000平方英尺。


建築師法蘭克.蓋瑞與LVMH董事長貝爾納.阿爾諾在新成立的路易威登藝術基金會前合影。相片由Manuel Lagos Cid/Paris Match通過Getty Images提供

根據報導,阿爾諾共斥資1.43億美元建成基金會大樓。此外,對推動此項計劃發展最具影響力的另一位人物則數LVMH集團行政總裁顧問兼企業贊助總監尚.保羅.克拉維里。克拉維里可說是阿爾諾的左右手,1991年加盟涵蓋60間奢侈品公司的LVMH,為集團制訂全新企業通訊策略。

克拉維里於大學主修法律,80年代任職法國文化部,效力於當時的文化部長賈克.朗。其後輾轉至LVMH,領導多項由集團主辦及贊助的文化活動,包括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的理查.塞拉回顧展、巴黎大皇宮的畢加索大型展覽以及巴黎皇家宮殿花園和羅馬西班牙台階的修復工作等等。而路易威登藝術基金會的誕生,源於克拉維里於1997年出席蓋瑞設計的畢爾包古根海姆美術館開幕禮。他在蒙田大街LVMH總部辦公室中的一次會談中回憶道:「當我看到美術館時,驚喜萬分,迫不及待想帶阿爾諾來參觀」。克拉維里的辦公室內陳設著各種傑出的藝術及紀念品,令人驚嘆,足證其別具慧眼,交遊廣闊。會議桌上擺放著傑夫.昆斯(克拉維里的「一位摯友」)大型銀色雕塑,牆上掛著的是尚.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道格拉斯.戈登和理查.塞拉等藝術家的作品,而塞拉的作品更由藝術家親題「致尚.保羅」,書架上更擺有希拉里.克林頓等名人的合照,以及一張來自英女皇伊麗莎白二世的賀卡。


歐拉弗.埃里森,《地平線內》(2014年作)。©Iwan Baan. ©2014 Olafur Eliasson

儘管克拉維里興致勃勃想帶阿爾諾到畢爾包古根海姆美術館參觀,數年之後方始成行:「他是個大忙人,而畢爾包和巴黎亦不算很近」。當阿爾諾終於在2001年前往參觀畢爾包的時候,當場為美術館所傾倒。克拉維里憶述道:「他完全被建築的魅力迷倒,並馬上叫我安排與法蘭克.蓋瑞見面」。

過了不到一個月,阿爾諾便於紐約與大本營在洛杉磯的蓋瑞見面共進午餐,向蓋瑞透露希望興建新建築之意。當蓋瑞對此表示興趣後,便被邀前往巴黎考察基金會的興建場地。該址位於佔地2000英畝的布洛涅森林中,毗鄰巴黎馴化園 ,該園歷史可上溯至19世紀的兒童遊樂園。據克拉維里所述,館址本身也有一段引人入勝的故事。

馴化園由法國戰後最成功、最有勢力的商人馬塞爾.布薩克於40 年代購下。布薩克擁有多座物業,包括他於1946年與克里斯汀.迪奧(Christian Dior)共同設計的迪奧大宅。「布薩克居住的複式公寓俯瞰整個馴化園,而園中設有一個動物園,裏面飼養了一對獅子。倒霉的是,獅子每天從早上就會開始吼叫,讓布薩克無法安睡。於是,布薩克買下了這個50英畝的馴化園,把獅子轉送到另一家動物園去。這樣,布薩克就可以再次安枕酣睡了」。


貝特朗.拉維耶,《印度女皇II》,2005年作。AFP Photo / Bertrand Guay

數十年後,阿爾諾為收購迪奧而購持布薩克集團的控股,故此亦擁有了馴化園。克拉維里在LVMH任職初期,訝然發現該園乃集團旗下眾多附屬公司的其中一間。當阿爾諾與他商討建立基金會計劃時,他們意識到馴化園將是館址的最佳選擇,儘管如此,基金會最後定址於馴化園畔的2.5英畝的土地之上,同樣由阿爾諾購下。

數年後,LVMH集團宣布基金會成立並且開始工程。蓋瑞的設計以12塊巨型帆狀玻璃圍繞建築主體,雖然大膽創新的設計打動了阿爾諾和克拉維里,但要將之化為現實卻似乎並不可能。「以當時的建築技術來說,這是無法實現的一座建築。我們必須創新技術」,克拉維里解釋道。

「因此,我們徵集了200位來自世界各地的頂尖工程師,參與一個特別研發計劃,企圖找出可以實現法蘭克的設計的建築方法,更在過程中共發明了30 項專利」。基金會大樓設有11個展覽空間,以及會議廳、書店及餐廳等設施。除了建築物的原創性以外,基金會尚有一項新穎之處:它是少數的法國私立博物館之一。以私立文化贊助計劃而言,其龐大規模在法國可謂前所未見。

「在法國,由國家贊助藝術活動乃數百年來的傳統。但這是一個全新的時代,而我相信這座建築將會是這個新時代的象徵。它對當代藝術的價值作出肯定,標誌著面向未來的樂觀態度」。

除了現任上司的慷慨熱忱及卓然遠見之外,曾經任職法國文化部的克拉維里認為他的前上司亦貢獻良多,為嶄新思維及態度開拓道路。「賈克.朗在擔任部長期間,積極提倡法國文化的現代理念。在他出任部長之前,文化只限於美術院。他擴闊了文化概念的定義,並促使我們在每個階層都發揮創意」。


LVMH集團的尚.保羅.克拉維里領導成立基金會。©Fondation Louis Vuitton Marc Domage

「而LVMH是法國文化的重要部分」,克拉維里保充道:「當你購買迪奧手提包或路易威登手提箱,喝唐培里儂香檳王或使用嬌蘭香水時,即與古今藝術創意結緣。」

為配合基金會今年秋季開幕,全球各地的路易威登商店櫥窗將陳設由法蘭克.蓋瑞設計的弧形金屬板,與基金會的帆狀建築外形遙遙呼應,加倍凸顯基金會與集團的協同關係。此外,蓋瑞還設計了非規則流線型手提包,布料為路易威登經典的老花帆布。

雖然眾人與克拉維里都樂於談及新建築的設計,卻堅持在基金會正式開幕前對任何有關館內展品的資訊都三緘其口。「這是一個驚喜,一個發現的過程」!克拉維里在開幕前打趣道。


艾斯沃思.凱利,《光譜VIII》;托馬斯.舒特,《泥中人》。©Ellsworth Kelly, ©Fondation Louis Vuitton Marc Domage  相片由Bertrand Rindoff Petroff/French Select/Getty Images提供

博物館現已正式開幕,內裏乾坤亦一一揭曉,並且廣獲讚揚。重要展品包括基金會委託艾斯沃思.凱利、歐拉弗.埃里森、珍內特.卡迪夫以及塔琳.賽門等藝術家的創作。此外,該館的永久館藏每年均輪流展出,目前展品為15幅格哈德.里希特傑作,包括出自其90年代《抽象畫》系列的一幅大型作品。

克拉維里保證,所有館內展品均能展現阿爾諾的視野:「藝術家的作品入藏與否,都是由阿爾諾先生決定」。

他是如何在領導一個年度財政收入400億美元的龐大集團之餘,騰出時間作出這些決定的呢?克拉維里回答道:「阿爾諾乃工程師出身,而工程師都善於組織安排」。

「但真正推動他的是熱情。他樂觀看待一切事物,時刻準備開展新的歷險旅程。而路易威登美術基金會是一個真正的人類冒險歷程」。

James Reginato 為《Vanity Fair》專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