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 — 全球最備受尊崇的鐘錶名家——百達翡麗於今年慶祝品牌誕生175週年。無獨有偶,他們最傳奇的巔峰工藝代表作將於今年日內瓦蘇富比拍賣會上重現市場。本文將由Nick Foulkes帶領讀者探究百達翡麗的迷人魅力。

百達翡麗在一眾鐘錶名家中,無疑最顯赫耀目,今年是品牌175週年誌慶,意義殊屬不凡。適逢其會,其精心創製的傳奇時計,更將於今年日內瓦蘇富比鐘錶拍賣會上赫赫登場,更顯輝煌卓越。上拍的這枚亨利 · 格雷福斯超複雜功能錶在1999年蘇富比拍賣會上創下逾1,100萬美元的世界紀錄成交價,至今仍未被超越,足見時間的流逝更未能使它的魔力縮減分毫。在鐘錶愛好者的世界,它有如畢加索的《自畫像》或達文西的《蒙羅麗莎》,價值不可斗量,其光芒耀目,幾如神話。

patek-philippe-graves-supercomplication百達翡麗亨利 • 格雷福斯超複雜功能錶正面及反面,1932年製成。11月11日於日內瓦蘇富比珍貴名錶拍賣會上登場。

史岱斯 · 皮爾曼(Stacy Perman)在2013年的著作《A Grand Complication》裡講述了這枚傳奇時計的故事。在20世紀初,出身紐約銀行世家的亨利·格雷福斯與當時的汽車業巨頭詹姆斯·沃德·帕克(James Ward Packard)互相挑戰,誓言要委託製造出全球最複雜的時計。儘管有關這次競爭的可信證據甚少,但這兩位鐘錶收藏家之間的競爭比拼,在鐘錶界早已成為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故事。而故事的結局——亨利·格雷福斯在1933年終於憑藉「超複雜功能時計」更勝一籌。他手上這枚黃金三問計時錶搭載920個部件、430顆螺絲、110個齒輪、120個可移除部件與70顆寶石。它兼備萬年曆(可準確地自行運作至2100年)、月相、恆星時、動力儲存、日出及日落時間顯示等等。其報時鐘響仿倫敦大本鐘的鐘聲,錶盤上的星空圖則為格雷福斯在紐約市住宅上空的夜空。

「超複雜功能時計」帶來的震撼和驚喜,在百達翡麗其它傑作中亦屢見不鮮。儘管並非所有時計都達到「超複雜功能時計」的標準,成交價也從幾千以至幾百萬不等,百達翡麗的名字早已在藏家心中留下深深印記,很多人會以家傳珍寶的虔誠態度珍之藏之,留待後世傳承。

百達翡麗的廣告名句「沒有人能真正擁有百達翡麗,只不過為下一代保管而已」馳名中外,但廣告必須有質素高的產品。真正吸引收藏家的是那不懈的傳承精神。這種兢兢業業的秉承之心將百達翡麗昇華到一個難以企及的高度——哪怕是方寸錶殼上的毫微之差,都會受到客人認真的關注;其它品牌則需要更高級、更貴重的花樣來達到這個效果 。

百達翡麗3802/200型號 「CALATRAVA」黃金自動上鏈腕錶備日期顯示,1992年製。估價6,000–8,000 瑞士法郎
百達翡麗3940J型號 黃金自動上鏈萬年曆腕錶備月相顯示,1990年製。估價20,000–30,000 瑞士法郎
百達翡麗570型號 罕有白金腕錶,約1960年。估價18,000–25,000 瑞士法郎
百達翡麗3700/1A型號 「"JUMBO" NAUTILUS」大型精鋼自動上鏈錬帶腕錶備日期顯示,約1975年。估價16,000–22,000 瑞士法郎

世事就是如此玄妙——一件與時間流逝息息相關的物件本身竟然超越了時間的洗禮。看著今日的腕錶款式,不難從中追溯它的前生面貌。即如Calatrava 腕錶。從1930年代誕生的96型號開始,那高貴優雅的血脈一直延綿到2012年的5123型號。這就是經典鐘錶的奧秘所在,亦被一些全球知名的優秀人物垂青,如畢彼特、奧蘭多·布魯門、艾瑞克·克勒頓、蘋果公司的設計師喬納森·艾維、畢加索、披頭士三子約翰、保羅和林高,都是百達翡麗的忠實擁戴者。

「超複雜功能時計」見證著百達翡麗的超凡靈感和工藝;後來的Calibre89雖可與之並肩,卻始終無法超越它的傳奇。當年百達翡麗為慶品牌誕生150週年,利用電腦科技輔助創製出具備多項複雜功能的機芯Calibre89。今年品牌踏入第175週年,到底會給世人帶來何樣驚喜?而蓄勢待發的「格雷福斯時計」在11月11日又會花落誰家?我翹首以待。

Nick Foulkes是《金融時報》旗下雜誌《消費指南》的特約編輯,並定期為男士雜誌《GQ》撰寫文章。

Nick Foulkes獲授權為百達翡麗撰寫的傳記將於明年由Random House出版發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