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 在早前的日內瓦鐘錶展上,一款最新的卡地亞Tortue腕錶在我眼前一亮,猶如多年的老朋友,外表和內部都完美無瑕,實在令人無法挑剔。這款優雅尊貴的腕錶尺寸適中合宜,直至本世紀初,鐘錶師將腕表外型變得碩大無比之前,一直是男裝腕錶的標準。

watches-cartier-jackie-kennedy-3卡地亞「TANK」系列是
賈桂琳‧甘迺迪‧歐納西斯的經典風格之一

時至今日,鐘錶設計有見收斂。在厚笨錶殼裏塞滿無用又複雜的功能,已經不再是製錶界奉拜的最高典範。製錶工匠們正在重新探索美感、比例和簡潔的表現。

若論優雅設計,巴黎珠寶商卡地亞一向以無與倫比的錶殼設計著稱。在20世紀,經歷了從懷錶到腕錶的更迭,卡地亞一直與私人時計設計密不可分。以巴西航空先驅亞伯托·桑托斯·杜蒙命名的腕錶被公認為現代第一枚腕錶,儘管在它之前已經出現過可以佩戴於手腕上的時計;它的外殼兩側為直線而非呈圓形,像是要透過摒棄傳統的圓形錶殼而加倍凸顯它的現代性。

卡地亞多款腕錶皆結合了弧線和直線設計,例如俄國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喜愛的Tonneau(酒桶形),與更輕巧的Tortue(龜甲形)。卡地亞在逾一個世紀前已經領會今日所謂的人體工學,但在當時只被視為出色的設計。酒桶形錶殼的線條不僅存在於錶殼兩側,在腕部也同樣緩緩彎曲,令手腕更感舒適,錶盤和錶鏡亦呈弧狀。

watches-cartier-tank-tortue-2卡地亞「TANK」和「TORTUE」系列的改良設計:圖片由XAVIER YOUNG 拍攝

第一次世界大戰促使市場對腕錶的需求大增,亦激發了卡地亞的直線設計靈感,時至今日,人們仍然紀念一戰,而此設計在一個世紀後的今天依然深受歡迎。 Tank系列是一項傑作。試問有多少日常可見的著名品牌產品在面世逾一百年後依然內外如一?我肯定是有的,但當我如此反問自己時,我唯一想到的就只有可口可樂瓶。

watches-cartier-warren-beatty-2華倫‧比提展示「TANK FRANÇAISE」腕錶風采,1967年

在世界一流設計品的殿堂上,Tank肯定佔一重要席位。我的觀點確實會有所偏頗,因為我總是透過鐘錶藝術觀察世界,而且極其鍾情舊時的卡地亞設計。Tank 款式經過了無數設計改造的考驗:拉長成為Tank Cintrée和Tank Americaine ;將兩側拉闊成為Tank Chinoise;不規則四邊形的Tank Asymetrique;還有更多其它獨特設計,例如去年剛面世的Tank MC

卡地亞的腕錶受到許多品味人士的一致垂青。華倫·比提、安迪·沃荷、拳王阿里、楚門·卡波提、印多爾亞什萬喬侯卡二世王公、艾靈頓公爵、魯道夫·華倫天奴、史提夫·麥昆(儘管人們較常見到他戴勞力士或豪雅錶),儘管他們的背景和時代各有不同,但都愛戴Tank 系列腕錶。這還未算上女士:各個年代的時尚指標如賈桂琳·甘迺迪·歐納西斯、嘉芙蓮·丹露、戴安娜王妃、安吉麗娜·朱莉都曾戴著Tank 系列腕錶示人。

卡地亞的優勢在於它的設計幾乎不隨時間而湮沒。因此,它的長青款式不只是直邊的Tank 系列,還有橢圓形和長橢圓形的baignoire 和baignoire allongée。而Crash 系列設計成不對稱的錶殼是卡地亞最罕見難尋的款式(最特別的是那配搭鬆垮古怪折疊式錶扣的倫敦款),還有鐘形的Cloche,都勇於打破傳統。即使是圓形錶亦同樣創意無窮:Helm、Gouvernail與Pebble 款式優雅,只有時間功能,卻充滿卡地亞特色。

目前舊款式的卡地亞錶,價格仍然相對廉宜,尤其是與勞力士相比,一直以來的價格增長可說是微不足道。在1919至1969年間,巴黎卡地亞的腕錶總產量低於三萬枚,當中Tanks系列少於六千枚,而且錶盤設計花樣繁多、錶帶或錶鍊亦如是,因此當中有許多是獨一無二的錶款。當經典系列如Tortue 和 Tank MC在拍賣場上出現過後,其它舊款的價格到底會有如何變動呢?我將拭目以待。

watches-cartier-ge-tank-hk-tortue(左至右)卡地亞「TANK」和「TORTUE」腕錶將分別在10月於香港及11月於日內瓦亮相蘇富比鐘錶拍賣會。查詢:+852 2822 8117及+41 22 908 48 13 。

尼克‧福克斯(Nick Foulkes)為金融時報的《消費指南》特約編輯,也定期為男士雜誌《GQ》撰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