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坦堡、多哈、聖保羅、北京及首爾  —「壯遊」是古時歐洲貴族及富裕階層子弟的文化教育必修課,他們離鄉遊歷歐陸各大城市以至其它地方,更有云:「只有親身到過羅馬,人才算活過」。本文作者Ted Loos 認為,有些重要城市雖然遠隔重洋,但對於熱切追求藝術的人來說,這些地方依然非去不可。

從十七世紀至二十世紀初時,壯遊其實是頗為舒適悠閒的旅行。來自英美兩地的漫遊者乘船遠渡至歐洲大陸,展開他們長達數月的旅程;他們會盡情飽覽歐洲之藝術、古代遺跡和發掘各種美的表現。此行的意義在於豐富個人的文化修養,而且盡量以最舒適寫意的方式進行。

歷史上真實的貴族以至小說人物,例如英國浪漫派作家福斯特(E.M. Forster)小說《窗外有藍天》裡的露絲·亨妮卓,都曾經在旅程中經歷那改變一生的轉捩點。意大利通常是整趟旅程的焦點——當中之最莫過於佛羅倫薩的宮殿和威尼斯的水鄉詩情;至於尋探巴黎名勝古蹟、在阿爾卑斯山的度假屋感受天籟清風、甚至尋訪德國城堡,也是完美旅程的行程之一。

時至今日,壯遊在人們心中依然別具意義,漫遊者的足跡更已遍及全球。

可以探索的地方越來越多,科技也讓人走進前人未及的廣闊地域。當你可以在商務艙裡舒適地睡上一覺的時候,各大洲之間的距離已不再遙遠。現今的壯遊可能是這樣的:頭兩天先去亞洲逛逛藝術博覽會,然後到南美洲參觀雙年展,之後再到中東地區和歐洲。

以下介紹的五個城市是新壯遊之路的必經文化景點。

伊斯坦堡

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堡自古以來一直是東西方世界的交匯點,自然是新壯遊之路的必經站。這座以異國情調而聞名的世界名城近年在當代藝術方面發展蓬勃,更自添另一種風情。居於伊斯坦堡的前衛藝術家塔納·錫蘭(Taner Ceylan)說:「在過去六年,這裡(的藝術市場)以爆發速度增長」,塔納是位頗有名氣的土耳其藝術家,與紐約藝術商保羅·卡斯敏(Paul Kasmin)合作舉行展覽,他還說:「它帶來的影響令人驚訝」。

grand-tour-istanbul-arterArter,伊斯坦堡一間當代藝術畫廊,圖片中展示馬克·奎安(Marc Quinn)一件作品。鳴謝藝術家及ARTER提供。圖片由Murat Gemen拍攝。

2012 年一間非牟利團體SALT成立,致力推廣藝術、設計和城市發展項目,更獲《紐約時報》報導。伊斯坦堡各城區的畫廊如雨後春筍般林立;而作為藝術市場探針的私人博物館亦開始增加。

伊斯坦堡現代美術館在 2004 年成立,是市內首間以現代美術為主題的博物館機構。今年 2 月,土耳其零售巨賈真吉茲(Cengiz Çetindoğan)與迪美·薩班珠·徹丁道安伉儷(Demet Sabancı Çetindoğan)宣布委任建築師扎赫·哈迪(Zaha Hadid)建造一座博物館,以容納其Demsa藝術收藏系列逾 2000 件作品;此收藏系列的名字來自二人名下的Demsa零售集團。

這個項目獲得前任古根海姆美術館館長兼基金會會長托馬斯·克倫士(Thomas Krens)等藝術界重量級人物的指導和寶貴意見。博物館將兼容並蓄地展示傳統書法、繪畫、可蘭經作品以及各地藝術家的當代藝術作品。錫蘭觀察道:「本地藝術市場的推手,是伊斯坦堡的私人投資者,尤其是三四個最有影響力的家族。」

伊斯坦堡的雙年展和藝術博覽會亦同樣充滿生機,每年秋季更有各種藝術活動齊放,此時造訪應是最合乎時宜。第十四屆伊斯坦堡雙年展將於2015年9月舉行,該秋還有兩大藝術博覽會舉行:ArtInternational 國際藝術博覽會(9 月 25 至 28 日)及當代伊斯坦堡藝術博覽會(11 月 13 至 16 日)。

藝術家錫蘭提到市場的增長開始放慢,但認為這是良好的現象,因為過熱的投機無助於藝術市場的成熟發展。他特別提到於2010年建立的藝術機構Arter,其作風踏實,旨在為當地一些具才華的藝術家舉行展覽,向外界反映他們的深度和多樣化。由5月28日至8月17日,Arter 將為以伊斯坦堡為創作基地的資深多媒體藝術家Füsun Onur 舉行展覽。

istanbul-modern_photo-credit_murat-germen伊斯坦堡現代美術館的藝術裝置。圖片由Murat Gemen拍攝。

多哈

這個位處於波斯灣的大都會是卡塔爾最大城市,其政府將來自石油的巨大資源投入發展文化,使多哈成為現今世界藝術市場的重要一員;此外當地藝術交易商和私人藝術市場亦令多哈的藝術發展充滿生機。

於 2005 年成立的卡塔爾博物館管理局由卡塔爾公主艾·瑪雅薩·賓·哈馬德·賓·卡利法·艾·塔妮(Sheikha Al-Mayassa bint Hamad bin Khalifa Al-Thani)領導,她在卡塔爾藝術市場上舉足輕重。「卡塔爾在當代藝術展覽方面領先各界」,哈拉·艾·卡利法(Hala Al Khalifa)道,她是管理局主辦的「駐場藝術家」計劃的執行長,她還說:「這對於藝術愛好者來說是個大好機會」。

grand-tour-doha-damien-hirst達米恩·赫斯特2013年秋季展覽《Relics》,多哈Al Riwaq藝術中心。圖片由Niccolo Guasti/Getty Images 提供。

去年秋季,卡塔爾博物館管理局名下的QMA美術館(QMA Gallery)舉行了達米恩·赫斯特作品展,吸引大量參觀者,是其努力下的顯著成果。目前美術館還與多哈Al Riwaq 藝術中心分場同時舉行理查·塞拉的作品展覽。最近,兩位著名的黎巴嫩裔女藝術家莫娜·哈透姆(Mona Hatoum)及伊黛爾(Etel)在Mathaf 阿拉伯現代美術館舉行了展覽。卡塔爾博物館管理局旗下的博物館首推伊斯蘭藝術博物館,該館由建築師貝聿銘設計,採用伊斯蘭建築設計,遙向宏偉的歷史致敬。至於卡塔爾國家博物館亦由一位同樣獲普立茲克建築殊榮的著名建築師尚·努維爾(Jean Nouvel)負責設計,以沙漠玫瑰為主題的博物館建築面積達 430,000 平方尺,將於今年底揭幕。

與此同時,中東地區的藝術家均把握機會,躍躍欲試展示他們的創作成果。

與此同時,中東地區的藝術家均把握機會,躍躍欲試展示他們的創作成果。「對於藝術家而言,能夠在不受固有規條和政治的束縛下展出作品,而且能遇上好奇和喜歡挑戰的新觀眾,沒什麼比這些更令人期待和愉快」,這話出自一位意大利藝術家法蘭契斯高·維素利(Francesco Vezzoli),他去年在QMA美術館舉行了展覽《Museum of Crying Women》

目前官方正積極推動一個公共藝術項目,其目的是讓藝術遍布城市每個角落,令市民和遊客都感受到藝術的力量。著名雕塑家及畫家露易絲·布爾喬亞的大型蜘蛛雕塑盤踞在卡塔爾國家會議中心;在多哈市內其它地方亦佈置了著名當代藝術家薩拉·盧卡斯和蘇波·古普塔的藝術裝置作品。

「這裡的每個項目都是藝術教育的重要一環」,艾·卡利法說。「每個展覽都輔以一場講座。市內各處都有豐富的外展活動。」

grand-tour-doha-jean-nouvel由著名建築師尚·努維爾(Jean Nouvel)設計的卡塔爾國家博物館將於2014年12月在多哈揭幕。圖片鳴謝Ateliers Jean Nouvel & ArteFactory 提供。

多哈與首爾或北京的不同之處是,她擁有優越的地理位置,與鄰近新興地區相距不遠。波斯灣上多個小國互相緊靠,交通往來暢達便利。「這裡的海灣國家互相緊密聯繫,鄰近國家的人也會過來一日遊」,艾·卡利法說。

第八屆杜拜藝術博覽在今年春天舉行,是區內最大型的藝術展覽會,吸引國際重量級畫廊如紐約的 Marian Goodman、及地區性的大型畫廊如孟買Chatterjee & Lal。今年秋天,多哈的藝術界盛事是一年一度的蘇富比當代藝術拍賣會(10 月 13 日)。從杜拜前往多哈,飛機航程只約一個小時。艾·卡利法形容說:「杜拜藝術博覽會每年都會為我們帶來一片熱鬧景象」,「人們在前往杜拜的途中在多哈停留,看看這裡有什麼新東西」。

聖保羅

第三十一屆聖保羅雙年展將於今年 9 月 6 日開幕,展期直至 12 月 7 日,並如往年一樣在奥斯卡•尼邁耶(Oscar Niemeyer)設計的展館舉行。聖保羅雙年展是繼威尼斯雙年展後歷史最長的同類型藝術展覽,始於 1951 年。今年的主題是「旅程」,當中包括探索其自身的歷史軌跡,對於喜歡藝術的旅行者來說,這個主題可說是最適合不過。 

聖保羅是巴西最大城市,人口超過 1100 萬,雙年展是當地的盛事,更使聖保羅成為拉丁美洲的藝術之都;此外另一個原因是其經濟正在穩步發展。「這裡的藝術市場非常活躍」,米高·塞勒賓斯基(Michel Serebrinsky)說。來自聖保羅的米高在去年12月首辦巴西藝術博覽會,使之成為邁阿密海灘巴塞爾藝術展的其中一部分。

當地藝術市場另一備受關注的事件,就是 2012 年時,著名英國藝術商杰·佐布林(Jay Jopling)在當地開設白立方畫廊(White Cube)的分支;開幕展覽展出英國藝術界明星翠絲·艾敏(Tracey Emin)的作品。有傳高古軒畫廊(Gagosian Gallery)及其它著名畫廊均有相同意向。不過,即使他們沒有選擇在聖保羅落地生根,許多重量級畫廊都很有興趣到聖保羅一看。「越來越多畫廊來這裡參展」,SP Arte藝術博覽會創辦人塞勒賓斯基說,SP Arte 於4月舉行,吸引了高古軒(Gagosian)、David ZwirnerThaddaeus Ropac 及 Michael Werner等著名畫廊參與。下一屆SP Arte藝術博覽會將定於明年 4 月 9 日至 12 日舉行。

Nao-tenha-medo-do-seu-corpo_DDH巴西藝術家安內斯圖·內圖(Ernesto Neto)的作品《Não tenha medo do seu corpo》(2012年),在聖保羅Galerie Fortes Vilaça展出。圖片由Eduardo Ortega拍攝 / 鳴謝 Galeria Fortes Vilaça, 2012 提供

巴西充滿生機的藝術市場也吸引了不少收藏家。「有很多畫廊紛紛展出巴西當代藝術」,塞勒賓斯基說。Vila Maddelena區是收藏家有意一探的地方;聖保羅最時髦亮麗的Jardins 區亦如是,該區畫廊林立,全市最高級的兩間酒店Emiliano和 Fasano 也位於此區。2001 年,Galeria Fortes Vilaça畫廊在Vila Maddelena區開幕,展出巴西著名藝術家Ernesto NetoAdriana Verejão 及 Beatriz Milhazes的作品;2008 年畫廊擴展,在市內一個工業區的舊貨倉內建立第二間畫廊。總體上,聖保羅最優秀的藝術商與畫廊平均散佈在市內,意味著來訪者無需特意計劃路程。

假如你的口味轉向古典藝術,聖保羅藝術博物館藏有一批傑出的古典、19世紀及現代油畫,當中有魯本斯、倫勃朗(又譯林布蘭)、德拉克洛瓦、里維拉和西圭艾洛斯等。

grand-tour-beijing-ucca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近期展覽《徐震:沒頂公司出品》。圖片由Eric Gregory Powell拍攝 。鳴謝 UCCA提供。

北京

世上只有少數城市像北京一樣,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從一個寧靜而充滿傳統氣息的首都,蛻變成為當代藝術市場中心。中國中央美術學院在過去一直是傳統藝術的堅定守衛者,但隨著中國放寬文化限制,藝術場地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當中拍賣行是最強大的商業力量,例如中國嘉德、北京保利和蘇富比都銳意進取並分得一杯羹。今年 6 月 1 日,蘇富比將於北京舉行現當代中國藝術拍賣,同場還有「品紙——大師藝采:從畢加索到常玉」私人洽購展。蘇富比的下一次北京拍賣將於 12 月舉行。

推動北京藝術市場的不只是拍賣行。「與其他中國城市相比,北京的真正魅力在於其畫廊市場」,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館長田霏宇(Philip Tinari)說。該館位於北京兩大藝術社區之一的798 藝術區,也許更是北京最具影響力的藝術機構。

「除了國際級大腕如常青畫廊(Continua)與佩斯畫廊(Pace),這裡有很多優秀的本地畫廊,例如『空白空間』、『北京公社』、『Boers-Li畫廊』、『當地唐人藝術中心』、『北京藝門畫廊』和『長征空間』」,田霏宇說。近年「草場地藝術區」發展勢頭良好,部分原因是國際知名藝術家和異見人士艾未未亦進駐了該區。

「它令我想起了 1960 年代的紐約,那時候有一批畫家,他們之間有許多對話」,

佩斯畫廊(Pace Gallery)創辦人阿納·克林徹(Arne Glimcher)說道。早在 2008 年,他已經看到北京的潛力,並希望可以吸取那開放自由的思想;他是當時首批在北京開設畫廊分社的西方藝術商。他說:「當你邀請一位藝術家去晚宴,他就會邀請三位藝術家同來」。他比較北京與上海;上海雖然是中國的金融中心,當地也有許多私人博物館,「但北京依然是文化中心」,他說:「藝術家在這裡生活不需要花太多錢,從這方面看,北京是新的柏林」。 

北京的博物館未必是最有力的角色,但北京有大型的當代藝術展覽——藝術北京。剛剛結束的第九屆藝術北京博覽會,大部分參展商都是中國本土畫廊。此外,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也吸引了許多具實力的藝術商,所以發展空間很大。「你可以花一整個下午在畫廊之間流連忘返,尤其是在春秋兩個展覽旺季」。

北京瑜舍精品酒店以精緻獨特而舒適的風格著稱,即使你不停駐在這裡,你也可以到酒店地面的畫廊欣賞藝術品,近期則有劉若望的雕塑作品展。

首爾

這個五光十色的南韓首都可說是狂熱地擁抱著藝術,與此同時,市內湧現很多藝術機構,旨在推動一個具藝術鑑賞力的市場。南韓的藝術市場發展雖然快速,但相對平穩,這與該國著重深思和穩健的文化不無關係。

近年最具重要的新力量就是於 2013 年 11 月揭幕、造價 2.3 億的南韓國家現當代藝術博物館。博物館位於三清洞區,與皇宮所在的遊客旺區相鄰。博物館大堂中央是徐道獲的巨型絲織裝置作品《家中家中家中家中家》。伊朗裔藝術家Shirin Neshat的作品目前也在該館展出,直至 7 月 13 日。

187631347徐道獲《家中家中家中家中家》,南韓國家現當代藝術博物館。圖片由 Jung Yeon-Je / © AFP/Getty Images提供。

首爾市中心有許多私人博物館,當中較著名的有三星集團旗下的三星美術館,整個複合建築由多位著名建築師設計,包括尚·努維爾(Jean Nouvel)、馬里奧·博塔(Mario Botta)、雷姆·庫哈斯(Rem Koolhaas)。另外還有專門展覽攝影作品的大林當代藝術館一民美術館

此外,首爾的畫廊市場也是百花齊放,當中尤以現代畫廊(Hyundai)、Kukje畫廊PKM 畫廊最具領導地位。PKM 畫廊總監Si Young Hur指出,在過去幾年,來自海外的藝術品買家逐漸增加,「在新來的收藏家之中,有來自台灣、新加坡和香港。我們也收到來自杜拜、土耳其和拉丁美洲的垂詢,而過去主要是歐美國家」。

grand-tour-seoul-pmk-galleryPKM畫廊臨時展覽廳內的裝置作品。圖片鳴謝PKM畫廊提供。Installation view of PKM Gallery temporary exhibition space. Courtesy of P K M Gallery.

初秋是最佳的遊覽季節,9 月 25 至 29 日有南韓國際藝術博覽會;去年的博覽會吸引來自 180 個參展商及 85,000 位訪客。緊接著有 9 月 30 日開幕的首爾國際媒體藝術雙年展。這些博覽會的參與者越來越多元化。Hur說:「在過去,韓國藝術家若想向世界展示他們的作品,唯一的途徑是參加國外的藝術展覽」,「但現在,各地收藏家和藝術界專業人士都前來韓國」。

Ted Loos 為《Vogue》、《Vanity Fair》等多家刊物撰寫有關藝術、建築及美酒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