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爾瓦多·達利。(Philippe Halsman攝)

紐約 - 薩爾瓦多·達利不僅才華橫溢,並酷愛獨辟蹊徑,行事驚世駭俗,而且極其熱衷交際,絕對是複雜而多姿多彩的一個人物,其油畫、雕塑、電影、素描、珠寶設計以至文字創作無不展現著超現實主義的神髓。這次五件拍品,披露了達利的藝術創作當中較鮮為人知的一面。

達利不但要在藝術世界裡面表現「美」,亦要將之化為真實。他視妻子卡拉為繆斯女神,鉑金胸針《時間之眼》正是藝術家贈予愛妻的禮物。胸針呈眼睛形狀,瞳孔部分為摩凡陀時計,眼角滴一顆淚珠,共鑲38顆鑽石及單顆紅寶石,瑰麗奢華,亦顯幽默機敏。


私人收藏。《時間之眼》約1949-51年。估價250,000–350,000美元。

達利的多幅名作刻畫夢中情境,畫面荒誕怪異,所以Wallace實驗室於1958年委託達利為精神科藥物Miltown設計藝術品作為宣傳,也可謂順理成章。Miltown是一種鎮靜劑,深受荷里活各圈子歡迎,在當時被視為治療焦慮情緒的靈丹妙藥。藝術裝置《Crisalida》形狀如蝶蛹,裝置內三幅玻璃刻畫不同形象,讓走進裝置的觀者步步體驗服藥者的康復過程,其中分為三個階段:首先出現的是一個詭異的空心人形,接著經歷蛻變中期的女性形像,最後出現的是完全康復的女郎,身體頭部則是一束盛放的鮮花。


維珍尼亞大學Fralin藝術博物館藏品,拍賣收入將用於收購新藏品。 Crisalida (femme à la tête de fleurs, le bras gauche levé), 1958年。 估價70,000–100,000美元.

是次拍賣的達利作品還有一座全息圖時鐘,為前所未見的想像空間創造視覺形象。藝術家於1975年完成作品構思(當時的立體全息圖技術仍未能按達利的構思製成實物),構思中的時鐘與達利《記憶的永恆》(1931年作)互相呼應。後者是達利最重要的作品之一,畫中三個時計在旱燥的空間裡面融化。是次上拍的時鐘以冷幽默感突顯時間的不真實性以及觀點感知的虛幻,於2003年製成實物,與構思圖同作一件拍品出售。它與《時間之眼》及《Crisalida》同樣證示了達利慧眼獨具的藝術視野,作品面世數十載後仍然充滿感染力與先見感。


Selwyn Lissack收藏。Salvador Dalí & In Collaboration With Salvador Dalí. (左)  Montre molle, projet pour un hologramme, 1975 & (right )  melting clock hologram, 2003年。估價100,000–150,000美元。

標籤Auctions, 紐約, 印象派及現代藝術, Art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