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 Marlow施慧娜(Serena Sutcliffe)經常在藝術及名酒兩個範疇上分別發表文章,這次他們一起暢談評論家扮演的關鍵角色,以及鑑賞評論美酒與藝術的各種挑戰。 


Tim Marlow
TM):在這兩個範疇上,評論家所扮演的角色相當耐人尋味,他們不但可以左右外界對藝術或名酒的觀感與品味,甚至可以影響個別人士或藝術家的事業。以1930年去世的藝評家羅傑·弗萊為例,他早年對英國藝術的影響力可謂眾所周知,不過,其實他在近代法國畫作融入藝術世界的過程中,同樣扮演關鍵角色。另一相近例子還有克萊門特·格林伯格。毋庸置疑,二人都是評論家,不過也是策展人兼歷史學家,而且非常有主見。他們的深遠影響當屬異數,但是在品酒的範疇上,是否也有類似人物呢?譬如說羅伯特·帕克? 

施慧娜(SS):羅伯特·帕克是有趣的例子,他在行業裡極具影響力,尤其是他以數字為美酒評分的做法。蘇富比的拍賣並不採用這種排名方法,而是依靠我們自己的記錄。我們希望客人在熟悉蘇富比專家的口味之後,再決定它與自己的品味是否吻合,讓客人不用解讀大量不同意見。 

TM那你認為自己是否在某程度上也是評論家呢? 

SS可以說,我一直都在作出各種判斷。最近兩週我密集地品評了多款2012布艮地佳釀,而我的意見將會影響蘇富比紐約零售部門的取向。所以我的工作是需要下判斷的,不然就沒意思了。

TM可是你一直都不發表自己的評論與記錄? 

SS:我的記錄在拍賣圖錄裡出現,很快亦會以電子形式面世。於我而言,一瓶酒最重要的條件是它能夠代表其身份與產區。不管是來自波爾多或隆河,都應該擁有獨特個性,而且能夠無比鮮明地展現其產地色彩。 

TM藝評家一般沒有機會親睹創作過程,而是按照已經完成的作品或展覽下定論。品酒師接觸到的名酒佳釀則處於不同階段,所以不僅是品評它們的現狀,也要預測將來的表現。

SS一瓶酒隨年月成熟演化,品酒師的評論也因而更新。在藝術評論方面也有同例嗎? 

TM有些藝術家的成就被外界低估。以艾爾·格雷考為例,他在藝術界的聲望一度沉寂至渺無踪影,直到19世紀才再受到重視。他現在是深受敬仰的藝術家,這也是實至名歸。 

SS在品酒的範疇來說,我認為外界一直都低估了上等陳年波特酒的地位。它的味道複雜深邃,相當迷人,能親睹其成熟過程,則更妙不可言,不過這也帶出了一個基本的問題:鑑賞評論是否真的可以由一種意見獨斷?不同地區對鑑賞評論的取向各異,我覺得非常有意思 – 歐洲傾向對評論存疑,並相信自己的判斷,而亞洲及美國比較認同某些權威意見 – 甚至是一個數字! 

TM那麼我們是不是比較傲慢呢?我們相信自己的品味竟然多於專家的意見! 

SS那就是另一個話題了。不過,博客的流行讓所有人都可以公開發表意見,有時候和他們的知識多寡並無關係。 

TM我不是要替自己辯護,也不會自認為任何一個範疇的專家,不過,有時一些人只想了30秒就發表言論,與窮畢生精神研究一門知識、資歷深厚的專家意見比較,居然也獲得同等重視,這種文化習慣令我相當厭倦。 

SS這也回到了你剛才提出的問題 -- 品酒和藝術評論的主觀與客觀性。如果你擁有足夠資歷,就可以客觀意見作為評論基礎,可是,你又可能「愛上」這瓶美酒或畫作,那幾乎是獨立的事情,而且完全主觀。 

TM在媒體和報章世界裡面,特別是藝術與評論界,很容易會感到壓力,要多提出主觀意見,因為報章雜誌想要一些有對抗性、爭議性或是比較感性的言論。而我則需要覺得對方是業界權威,如果他們想放縱一些,或者說些冷嘲熱諷的話,我也會感興趣,不過那不可以是文章的唯一目的。 

SS對我來說,把酒和酒杯放在桌上,和不同人士一起討論,遠比獨自下定論來得重要。你可以從其他人身上學習,這一點極其關鍵。 

TM對啊,你們當然不介意和他人把酒暢談了 – 你們討論的主題是可以親自品嚐的嘛。 


葡萄酒大師(M.W.)施慧娜(Serena Sutcliffe)是蘇富比的國際洋酒專家,同時也是國際頂尖的品酒權威。 

Tim Marlow是皇家藝術學院的藝術項目總監。

標籤Food and Travel, 洋酒:拍賣及零售, Collections, Inter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