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感來自杜魯門·卡波特筆下著名的「天鵝」──一群別具影響力的社交名媛,蘇富比雲集當今多位名流雅士,以「白鷹」題下群芳之名。——詹姆斯·雷吉納托(James Reginato)

二十世紀下半葉,馬爾拉·阿涅利,貝比·佩利、歌麗亞·吉尼斯、C·Z·蓋斯特及里·拉齊威爾等多位優雅時尚的名媛,以才貌魅力引領風尚。她們的好友兼作家杜魯門·卡波特為群芳取名「天鵝」,他於1959年在《觀察》中正式宣佈命名,此刊物由理查德·阿夫登攝影出版,由卡波特撰文,刊載一眾名人肖像,曾描寫過巴布羅·畢加索、凱瑟琳·赫本及瑪麗蓮·夢露。卡波特為名媛專題取名為「天鵝之聚」,「天鵝」的美名自此流芳後世。

卡波特寫道:「來自世界各地的天鵝在我們的詩文間緩緩暢泳。」他亦以「小天鵝」形容可愛少女,然而他依然最欣賞成熟優雅的淑女,他曾說:「若她珍視天賦才華,如天鵝信守誓言,她定能獲眾人俯首讚譽。」他續說:「她的造詣成就,如同藝術家獨創之作,正是脆弱多變的自我。」


(順時針方向,左至右)「白鷹」:黛西·普林斯、伊麗莎白·圖恩·塔克西斯公主、塔蒂亞娜·卡西拉奇、伊莎貝拉·博羅梅奧·阿萊賽·塔韋爾納伯爵夫人、瑪格麗特·瑪卡潘尼·米索尼、尤金妮·尼亞爾霍斯及努爾·法里斯。戈爾卡·波斯蒂戈攝於威尼斯格里蒂宮

隨後數十年來,「天鵝」們編隊而飛,成群而游,亦敵亦友,爭妍鬥麗。尼古拉斯·福克斯於2013年出版的《天鵝:上流社會的傳奇》(阿蘇利納出版社),細述當中爾虞我詐的關係。歌麗亞經常邀請貝比與其富豪丈夫、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創辦人威廉·佩利於其吉尼斯遊艇「卡里普索」相聚。一次夏季聚會,她以本季將低調不張揚為由,故意告訴貝比不必講究衣飾打扮,貝比聽從好友之言,最後簡裝赴會。數小時後,當她登船之際,眼見歌麗亞從其艙房而出,一身珠光寶氣,令貝比大感詫異。次年夏天,貝比為了萬無一失,她把囊中珠寶全都帶到船上。歌麗亞看到她滿箱珠寶,假裝驚訝並問道:「親愛的,為何帶著這麼多珠寶?我們只是乘船而已。」

卡波特曾於未完成小說中的節錄部分「1965年的巴斯克海岸」提及:女士們如此使人心動神往,喚起靈感,她們的私生活總是充滿戲劇變化。(被背叛的「天鵝」卻略嫌故事說得過於露骨。)

半個世紀以後,世界與社會急遽變遷,現今世代的潮流指標亦煥然一新。蘇富比猶記「天鵝」的美麗傳奇,四出尋訪當今名媛,彰顯現代儷人風範。「白鷹」的概念源自蘇富比珠寶部高級董事安德烈斯·懷特·卡萊歐,他生動解釋當中意思:「『Baaz』 是『白鷹』的梵語,代表力量、堅忍與絕美,彰顯超卓目光、抱負、勇氣與勝利。」他續說:「『白鷹』靈慧聰敏,堅定不移,才情高華,雅致優美,兼具風格與內涵,表現出才貌雙全的當代女性。」


尤金妮·尼亞爾霍斯示範蘇富比鑽石及五月份日內瓦瑰麗珠寶拍賣的首飾精品

「白鷹」於5月9日威尼斯雙年展中首次登場,蘇富比及懷特·卡萊歐於格里蒂宮為她們舉行特別晚宴,展示最新珠寶拍品及「蘇富比鑽石」精品。蘇富比將於下半年分別在紐約、杜拜及香港等地的活動上,向全球介紹「白鷹」的英姿,讓她們綻放璀璨光芒,並展示精心挑選的珠寶首飾。懷特·卡萊歐表示:「我很榮幸從工作中接觸世上最優美的珠寶,親睹大自然恩賜的珍罕寶石。比起考究昔日典範,我更希望讓這些瑰麗珍寶投入現今世代,在時尚名人身上發光發亮。」

「白鷹」群芳與一眾「天鵝」同樣家世顯赫,各自擁有成功事業與美滿家庭,當中幾位更與「天鵝」們關係密切。現居於倫敦的尤金妮·尼亞爾霍斯為希臘航運巨商繼承人,她是歌麗亞·吉尼斯的曾孫女,現經營個人珠寶品牌「Venyx」。來自曼克頓的黛西·普林斯是一位作家及編輯,亦是C·Z·蓋斯特的侄孫女。米蘭姊妹可可及比安卡·布蘭多里妮·德阿達為馬爾拉·阿涅利的侄孫女。可可是杜嘉班納(Dolce & Gabbana)「Alta Moda」高級服裝定製系列總監,而比安卡則為卡地亞創新自由的巴黎新浪潮珠寶系列帶動靈感。


瑪格麗特·瑪卡潘尼·米索尼,伊麗莎白·圖恩·塔克西斯及黛西·普林斯

「白鷹」示範蘇富比鑽石及五月份日內瓦瑰麗珠寶拍賣的首飾精品

塔蒂亞娜·卡西拉奇亦是「白鷹」之一,她是哥倫比亞富豪胡里奧·馬里奧·聖多明各的曾孫女,摩納哥皇室安德烈·卡西拉奇之妻,亦是可持續時裝品牌「Muzungu Sisters」的主理人之一。瑪格麗特·瑪卡潘尼·米索尼作為其家族傳奇時裝品牌的創作總監,亦一手創辦個人的童裝系列「Margherita」。伊麗莎白·圖恩·塔克西斯是歌麗亞·圖恩·塔克西斯公主之女,現為美國《Vogue》擔任特約時尚編輯。伊莎貝拉·博羅梅奧·阿萊賽·塔韋爾納伯爵夫人為一位電影製作人。懷特·卡萊歐表示:「我們向這群優秀女士予以肯定與讚譽,作為新世代的時尚指標。」


杜魯門·卡波特於紐約廣場酒店舉辦黑白舞會,1966年

黛西·普林斯育有兩子,亦是《Avenue》時尚雜誌的前總編輯。成為「白鷹」的一分子,佩戴蘇富比借出的精緻珠寶,她深感樂在其中。她說:「能夠穿戴如此珍貴珠寶的場合實在不多。戴上品質優秀的珠寶首飾,實是人生一大樂事,展現自己最完美優雅的一面。」普林斯想起其伯祖母 C·Z·蓋斯特留下美好的回憶。當時蓋斯特經常到紐波特探望她與家人,她憶述:「我覺得她美若天仙,魅力非凡,然而她為人率直,氣勢逼人。若她對事情不滿,例如她看到你的裙子起皺,她會直接指出。」

從家庭流傳的故事之中,普林斯得知 C·Z·蓋斯特與其他「天鵝」「經常結伴同遊。她們會相約午餐、晚宴和出席舞會。」普林斯強調:「縱然她們沒有職業,但不能說她們沒有努力工作。她們的生活總是非常繁忙,然而仍要表現得輕鬆自如,看來毫不費力。有如優美的天鵝,在水面上看來悠遊自在,水底下卻在用力划行。她們柔美如絲,內心堅毅如鋼,表現外柔內剛的特質。」蓋斯特無疑是不可多得的靈感來源。普林斯說:「她總能表達自我,從其珠寶可見其個人風格,例如其獨特的珍珠首飾及經典的祖母綠別針。她佩戴忠於自我的珠寶首飾,從不隨波逐流。」她總結道:「擁有敏銳的時尚觸覺,實是珍貴無比的天賦才華。」如此優秀的時尚特質一脈相承,在「白鷹」身上充分彰顯。


J詹姆斯·雷吉納托為《Vanity Fair》的特約撰稿人。

請瀏覽 sothebysdiamonds.com 欣賞更多蘇富比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