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飄著灰藍色的雲,從舊金山灣一路鋪捲而來。清晨的驟雨剛過,起早的上班族們在溼滑的人行​​道上來往穿行,構成了別樣街景。我的納帕谷之行由此開始,是最理想不過了。只有這個前衛的商業、文化都會的城市景觀最能映襯出納帕谷的與眾不同。風光壯麗、全球數一數二的葡萄酒釀造中心——納帕谷雖距離舊金山灣僅一小時車程,卻彷彿兩個世界。儘管兩地在氣氛和文化上存在巨大差異,卻是舊金山持續發展帶來的繁榮,興盛了比鄰的納帕谷。

在納帕谷信步漫遊,拜訪那些著名酒莊,欣賞鬱鬱蔥蔥的田園美景,我想不出比這更愜意的事。北加州的天空一向陰晴難料,當太陽在厚厚的雲層後慢慢升起的時候,我們便啟程上路了。


The Hess Collection當代藝術藏品 

舊金山市盤根錯節的道路果然名不虛傳,我們的車輛只能緩緩行駛,甚至無法進入三檔。我們蛇行穿過金門公園後,緋紅色的海灣大橋猛然躍入眼簾,此時才得以加速前行。車子駛過大橋後,面前的山巒閃著金光,這里便是通向另一個加州的入口——一個節奏較慢的加州。城市景色逐漸褪去,連綿的田園風光遂現,我們順著101號公路蜿蜒前進——一條承載過千百萬遊人車輛、延綿過千英里長的傳奇公路——向著納帕縣的方向行駛。

霧氣慢慢消散,公路開始變得起伏曲折。清新的海風從車窗吹進來,浸潤了我們的感官。宜人的海風只是其一;此地得天獨厚的氣候和獨特土壤,造就了富饒多產、自海岸綿延至山谷的納帕酒區,成就了它的輝煌。

對於葡萄酒釀造業來說,氣候灌溉土壤,土壤滋養葡萄,再由葡萄釀造美酒,這一切關乎時間和空間的天然要素就是所謂「風土」。這些可遇不可求的珍貴品質凝聚起來,才得以造就不同凡響的瓊漿玉液。在鑑賞和比較葡萄酒時,人們一般最先討論的是產地,而不是品種、酒莊、釀酒師或莊主,這點不無道理。納帕谷是世上為數不多的獨特產區之一,這裡的土壤成分、陽光和濕度不斷地孕育出全球最頂級的葡萄酒。


令人嘆為觀止的納帕谷美景和廣闊的公路

對於外行人來說,納帕谷既是一個地方,更是一個概念。就如波爾多、多爾多涅河谷或者基安蒂,納帕谷有如一個集合地,聚集了許多小村莊和寧靜優美的小鎮,還有遠看像百家被般湊在一起的大小葡萄園、一行行像綠色燈芯絨巨氈般覆蓋著整個山谷的葡萄樹。

納帕地區有幾座市鎮,是當地文化樞紐:納帕市、揚特維爾(Yountville)、卡利斯託加(Calistoga)和聖海倫娜(St. Helena)。在這些市鎮上或其周邊地區有多間新建或新裝修的豪華酒店。這些酒店是納帕谷之旅的最佳落腳點。 The Auberge du Soleil 最近完成翻修,地點非常便利,最適合作為探索四周的根據地,讓自己漸漸融入加州的葡萄酒文化。Auberge du Soleil 建於一片草木扶疏的山坡上,猶如自成一角的豪華山村,客房和套房圍繞著中心的大型主建築,米其林星級餐廳Auberge 座落其中。想有更多私密空間的住客一般會選擇下榻Maison Loire或者Maison Champagne;這是兩棟獨立建築,在內可將盧瑟福山(Rutherford Hill)以外更遠的葡萄園美景盡收眼底。


著名的Auberge du Soleil

Auberge 的晚餐非常值得推薦,最近更換的菜單以新派法式烹調為主,以加州特色為點綴。餐廳內燭光閃曳,在烈火熊熊的壁爐附近就坐,慢慢品嚐精美定制的六道菜晚餐,配搭專家鑑選的美酒,真是何等令人心醉神迷的經歷。

納帕谷從來不缺高級餐飲場所。例如西瓦拉多山徑(Silverado Trail)上的Lucy餐廳就非常值得一試。這家餐廳是巴德索諾酒店(Bardessono)的一部分,憑藉清新爽口的創新菜式而馳名。


清涼的酒窖環境確保葡萄酒保存在最適宜的溫度

清晨,我們沿著彎彎曲曲的小路駛入西瓦拉多山徑,當日旅程由此展開。 穿越山谷的車輛一般是通過29號高速公路,但與之平行的西瓦拉多山徑卻通常更加順暢,很少堵車。這條風景優美的山路沿途有許多名莊,其中聞名遐邇的Harlan Estate是我們的第一站。二十多年來,這間傳奇酒莊的紅酒一直傲視群芳,屢攀高峰。酒莊不對公眾開放,參觀須特別預約。莊園坐落於奧克維爾(Oakville)連綿起伏的山坡上,坐擁一片俯瞰峽谷的高地。憑藉山頂的有利位置,從此處可居高臨下,鳥瞰納帕谷的獨特地貌;就是這片獨一無二的土地培植出品質卓越的果實和不同凡響的佳釀。

Harlan 酒莊以珍稀的低產量年份酒而聞名。這些年份酒受到狂熱追捧,價格因此高居不下,每瓶接近1000美元。莊主比爾·賀蘭(Bill Harlan)在1990年開創這間世界級的一級酒莊。他的第一批佳釀的起步點很高,而且在往後20年裡一直兢兢業業地保持著高水準。十多年前,在2000年納帕谷葡萄酒拍賣會上,10瓶1.5公升裝 Harlan 垂直年份以70萬美元成交。比爾·賀蘭和他的商業夥伴還同時在納帕谷地區經營幾間公司,其中包括邦德酒莊(Bond Winery)和梅都伍德(Meadowood),後者是一個豪華度假村兼私人會所,與他旗下的其他物業相鄰。


Di Rosa property的雕塑作品令人流連忘返

午後,在其他目的地的呼喚下,我們再次啟程。位於卡利斯托加(Calistoga)的Araujo Estate 雖然同樣在西瓦拉多山徑沿途上,卻是另一番天地。酒莊創立人是巴特和達芙妮·阿羅珠(Bart and Daphne Araujo)。他們釀造的葡萄酒充滿經典氣質,雄魄強勁。酒莊葡萄園與莊園相鄰,採用有機和生物動力法種植,所產的佳釀酒感複雜醉人。儘管酒莊乍看不甚引人注目,但走進巨大空曠的酒桶儲存窖,看到一桶又一桶愛塞拉葡萄園(Eisele Vineyard)赤霞珠和許多炙手可熱的年份在靜靜地「沉睡」,驟覺置身一個秘密世界裡。與Harlan一樣,酒莊不對公眾開放,只接待特別客人。

我們輾轉回到西瓦拉多山徑上,沿著蜿蜒的鄉間小路前往Colgin Cellars。酒莊由安·寇金(Ann Colgin)一手創建,以卡本納和Syrah葡萄品種為基調的佳釀多年來保持著一流水準。莊園坐落在山坡上,俯視山谷和遠處的梅亞卡瑪斯山(Mayacamas)。葡萄園位於一片狹長低窪地帶,免遭太平洋刮來的寒冷海風,是種植優質葡萄品種的理想之地。他們的佳釀,包括IX Estate和Cariad 紅葡萄酒,是當今市場上最純正、結合新概念和傳統方式釀造的葡萄酒之一。這些佳釀豐腴強勁、酒感複雜,卻又亦宜乎大眾,非常適合一些欣賞獨特個性、但未懂分辨櫻桃和礦石氣息的飲客。我們就這樣一直淺飲慢酌著Colgin佳釀,直到太陽沒入山後,潮濕的海風再次輕拂大地。


Quintessa的雄偉建築與土地融為一體

葡萄酒雖是當天主角,但是當地有兩個傑出的當代藝術品收藏系列展覽,十分值得參觀。第二天,我們離開西瓦拉多山徑,一路向著海岸西去,穿過高速公路,轉入紅樹林大道(Redwood Road)。經過了幾座與世無爭的小鎮,The Hess Collection 的出現令人眼前一亮。酒莊釀造的Grüner Veltliner 非常怡人;他們亦提供觀光和品酒活動。莊園內還有一座當代藝術館,由釀酒師兼企業家唐納德·赫斯(Donald Hess)創辦。他自1966年開始收藏當代藝術品,專注收藏少數藝術家的作品;其收藏跨度不大但極具深度,當中包括安森·基弗、格哈德·里希特和弗朗西斯·培根。藝術博物館每天開放,經過此地時萬勿錯過。

沿著Carneros 公路再去不遠,是同樣令人難忘的di Rosa 藝術展覽。這個令人耳目一新的藝術展覽館圍繞小湖畔而建,拱弧形的建築結構匠心別具。這裡收藏了一些世上最頂尖的海灣地區藝術作品。如今它是一所非牟利機構,只接受預約參觀;館內收藏近2000件藝術作品,來自區內800位藝術家,包括布魯斯·瑙曼( Bruce Nauman )、傑·迪菲奧(Jay DeFeo)、曼努埃爾·內裡(Manuel Neri)、森多·波克(Sandow Birk)和拉里·薩爾坦(Larry Sultan)。


巴德索諾(Bardessono)的Lucy 餐廳的烹飪食材均來自當地

我們的下一站是 Quintessa 酒莊,它位於盧瑟福(Rutherford)產區。涼爽的氣候加上多岩石且礦物質豐富的土壤,構成了此地的獨特風土。Quintessa佳釀口感複雜,別具風情,確是上乘佳釀。葡萄園海拔高,地質結構複雜,強化了葡萄酒的結構、味道和礦物感,這是種植在谷底的葡萄不可企及的優越品質。

Quintessa 酒莊佔地280英畝,主建築由沃克華納建築師事務所(Walker Warner Architects)設計,建築材料與當地的岩石景觀互相呼應。主體建築呈橢圓形,後方是壯麗起伏的葡萄園,建築完全融入山坡地勢。這個設計隱喻酒莊的信仰——葡萄酒與土地之間的聯繫密不可分。


一望無際的葡萄園

酒莊擁有有幾十片小葡萄園,分別種植卡本納蘇維翁、梅樂、品麗珠、小維鐸和carmenère,每處的土壤和方向皆不同,地質種類豐富,培植出來的果實具有令人驚嘆的多樣性。莊主奧古斯汀和維拉瑞雅·胡紐思(Agustin and Valeria Huneeus)充分利用品質卓越的葡萄果實,所產佳釀品質始終出類拔萃。

在納帕谷,我們彷彿可以永無休止地到訪一間又一間酒莊。但我們始終還是踏上了歸程,經西瓦拉多山徑返回舊金山,離開這個時光漫漫的地方。城市的喧囂,讓視線感受到了炙熱,它的輪廓在天地之間若隱若現。

Jake Townsend ,常駐洛杉磯的作家以及奢華品牌諮詢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