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表演藝術到現代大師雕塑,蘇富比帶您跨越三大洲,走進這個夏天最精彩的美術館展覽,迎接令人耳目一新的藝術體驗。

夏日是出遊好時機,對有心人而言,藝術聖地是旅途中不可或缺的一站。世界各地的博物館紛紛將藝廊裝點得賞心悅目,開門迎客;在炎炎夏日之中,那裏正是躲避喧囂,陶冶藝術情懷的理想去處。今年,我們爲您推薦的三間美術館,分別來自三大文化之都: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布勞耶分館(The Met Breuer),倫敦泰特英國藝術館(Tate Britain)以及上海余德耀美術館。那裡正上演著歷史和當下、藝術與建築、觀者和創造者之間的美麗邂逅。如此多元並蓄的兼置為藝術注入了新的生命力和歷史價值。 因此蘇富比榮幸參與其中,傾力支持了這三間藝術館和它們的展覽活動。在此特別奉上獨家藝展資訊,先睹爲快。


《 Historical Dances in an Antique Setting 》© PABLO BRONSTEIN 

泰特英國藝術館,倫敦

位於全國最大的英國藝術收藏腹地, 杜維恩畫廊(Duveen gallery)長達300英尺,富麗堂皇的大理石地面上貼著白色軌線,三位經​​過傳統舞蹈訓練的舞者正沿著這些軌跡巡迴曼舞。

 他們穿著黑色的緊身褲和寬大的紅色上裝,頸上裝飾著碩大的仿珍珠項鍊。他們翻轉手腕,顫動手掌,推展腰臀翩翩起舞,然後在指定的姿勢靜止。表演靈感源於17世紀意大利的「Sprezzatura」 禮儀風尚——大致可以理解為「不經意的優雅」,同時令人想起20世紀後期紐約同志舞會上興起的Voguing舞風。靜止的姿態教人回憶起1937年開館之時;當年這座圓拱形新古典風格巨廳是為雕塑展覽而建。大型「錯視派」雕刻裝飾藝術以畫廊外部建築爲題,將展廳幻化爲層次鮮明的動感空間。阿根廷藝術家Pablo Bronstein設計的《 Historical Dances in an Antique Setting 》,是今年的泰特藝術計劃(Tate Commission )的特別展覽項目,展出至10月9日,它顛覆了時空、建築和各類藝術元素,必定令觀者耳目一新。


 ©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2016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布勞耶分館, 紐約

乍看之下,除了嶄新的標誌、樓頂咖啡廳、禮品店、彩色牆漆(無一處留白)之外,這裡的一切都還是老樣子。地面樓層和大廳基本保持原樣; 一如以往,館內幽靜舒適,參觀者在舒適昏暗的直線形階梯的不同角落裡歇息和閒聊 。今天,這座建於1966年的「粗獷主義」建築是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布勞耶分館(Met Breuer)所在地,曾進駐此地的惠特尼美術館已成過去,這種違和感令人迷惑又好奇不已,尤其是當觀眾在這裡發現一些意想不到的作品。當中有向世界各地博物館借來展出的提香未完成作品;塞尚在普羅旺斯生活所見的耶穌會修道院景色;保羅·克利筆下一位青年輕生者的遺像此作亦克利的未完成遺作。策展人善用活在當今的優勢,展開跨領域的國際協作,回顧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主題:《Unfinished: Thoughts Left Visible 》(《未完待續:看得見的遺思》,展覽期至9月4日),從新視角解讀過去,讓觀眾更全面地理解這間堪稱「百科全書」藝術博物館的內涵。


© 余德耀美術館及基金會,巴黎賈柯梅蒂基金會, 2016 

余德耀美術館, 上海

阿爾伯托·賈柯梅蒂(Alberto Giacometti)在1960年代為紐約大通曼哈頓廣場創作了一組雕塑鉅作,為了完全展現其本質上的脆弱,需要開闊的展示空間。佔地97,000平方尺,由機庫改建而成的余德耀美術館完全滿足了這個條件。本次展覽由安娜特與迭戈·賈柯梅蒂基金會總監凱瑟琳·格雷尼爾(Catherine Grenier)監督籌劃, 展出250多件賈柯梅蒂作品,是首次在中國組建籌備及舉行的賈柯梅蒂回顧展。除雕塑藝術之外,亦展示小型半身像、 素描作品、照片和手稿,更以真實比例重現賈柯梅蒂在巴黎蒙帕納斯的工作室。這次號稱迄今規模最大的賈柯梅蒂回顧展確實令人大開眼界。這位二十世紀現代藝術大師在東方風尚之都上海的「旅程」將持續至7月底。在這個當代藝術空間裏,觀眾尤其能感受到過去與當下的強烈對比,藝術品與建築空間的比例得當。余德耀美術館的創始人——印尼華僑余德耀先生,是著名當代藝術收藏家;美術館所在的建築經日本建築師藤本壯介重新設計後,在兩年前開幕,它或許能將上海塑造成為真正的文化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