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十二月,全世界的藝術人士都會蜂擁來到邁阿密,十三年來,這似乎成了一種傳統。吸引他們的,不僅是邁阿密海灘巴塞爾藝博會,還有它周圍,如雨後春筍一般湧現出來,形式各樣的藝術集市、展覽、派對、和各種大大小小的藝術活動。收藏家、籌展人、和藝術商人們南下而來,下定決心要把所有的會晤都擠進他們分秒必爭的日程表裡,盡情享受這座魔幻之都的魅力,而除了這裡一年四季的陽光和金色沙灘,那些濱海邊、鬧市間新張開業的酒店、餐廳和精品店更是新鮮有趣。


主要的藝術集市在邁阿密海灘會展中心舉辦,其他場地像衛星一樣環繞分散在南海灘、懷恩伍德和邁阿密設計街區。藝術圈的人都知道,再不用去藝術裝飾街區找住處了。畢竟,當年德拉諾(Delano’s)酒店經過全新整修,由菲利浦·斯塔克(Philippe Starck)擔綱完成了令人炫目的新設計之後,立刻成了名流們的最愛和深夜狂歡族的麥加,之後許多酒店應相效仿,不過這些都是1994年的事了。而現如今,藝術圈更偏愛中部海灘,大概就是從23街到63街一帶,最新,通常也是最野心勃勃的酒店大多選在這一帶開業。

fw-galleries-pace-prints
2014邁阿密海灘巴塞爾藝博會一景。

二戰後在法蘭.仙納杜拉和搖擺樂風靡的年代,中部海灘作為邁阿密的社交中心,漸成氣候,更是各種新興設計的發源地。建築師諾曼·吉勒(Norman Giller)、莫里斯·拉彼德(Morris Lapidus)等設計師正式在那裡,向世人展示他們毫無拘束的設計風格,并逐漸形成了邁阿密現代主義(MiMo),推崇這一風格的藝術家們拒絕跟風當時盛行國際的冷酷風格,而將度假者所追尋的歡快、迷人和放縱不羈的元素融入設計中。而令人遺憾的是,到20世紀末,中部海灘光彩盡失,那些MiMo的傑作而今正在慢慢降格為廉價的旅行紀念品。

值得慶幸的是,近年來,一些投資商開始對中部海灘這些被忽略的珍貴資源和其周邊的海濱感興趣。其中最引人注目的翻新工程當屬從前薩克森尼酒店(Saxony Hotel)。它由羅伊F·弗蘭斯(Roy F. France )設計,建造於1948年,曾被認為是當時最豪華的度假酒店。請允許我強調一下,它曾經是海灘上第一家配備了空調的地產。自從它幾年前被阿根廷開發商艾倫·法恩納(Alan Faena)收購,薩克森尼酒店就成為了奢華的法恩納邁阿密(Faena Miami)酒店,和法恩納克蘭麗奇(Faena’s Casa Claridge’s)酒店(同樣坐落於中部海灘)以及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同名酒店同屬法恩納資產。法恩納邁阿密酒店只是如今被當地人稱為法恩納街區的一個組成部分,從32街到36街,在克林斯大道(Collins Avenue)兩側,開發商星星點點的建造了許多住宅區,零售店和文化場所,其中包括雷姆·庫哈斯(Rem Koolhaas)設計的多功能法恩納論壇(Faena Forum),預計將於新一年開業。為了這一次重新裝禎計劃,法恩納特別挑選了對奢侈享受略知一二的行家里手:《紅磨坊! 》和《了不起的蓋茨比》的導演巴茲·魯赫曼(Baz Luhrmann),和他的美術指導兼電影服裝設計師妻子,凱瑟琳·馬丁(Catherine Martin)。這對搭檔為169個房間和員工製服發想了設計主題。法恩納還特別設置了一座3000平方尺的劇院,專門用來進行現場夜總會歌舞表演。現場烹製美餐的是《頂尖主廚》的校友和亞洲餐車巨星保羅昆(Paul Qui)和弗朗西斯·馬爾曼(Francis Mallmann)——這位阿根廷籍的主廚因其阿根廷風格燒烤而大獲讚譽。

miami-edition-matador-room
邁阿密海灘艾迪遜酒店的「鬥牛士房間」。攝影: LISETTE POOLE。

至於另一位酒店大亨,伊恩·施拉格(Ian Schrager )——可以說是他的德拉諾酒店(Delano)永遠改變了邁阿密南海灘,他接管了另一座歷史悠久卻慘淡經營的中海灘資產:塞維利亞(Seville)酒店。他攜手萬豪國際(Marriott International),把塞維利改造成了艾迪遜(Edition)酒店,并於去年十二月剛剛開業。

由紐約和多倫多的雅布&普歇爾伯格/ISC(Yabu Pushelberg/I.S.C.)設計工作室設計,這間有著294個房間的酒店保留了絲絲縷縷的歷史印記(例如酒店大堂的大理石地板和金色馬賽克瓷磚),但是它由極簡主義大師約翰・包笙(John Pawson)構思的26間限量版公寓確實里外一新,供不應求。在這間艾迪遜酒店,國際餐廳巨頭尚·喬治·馮格里奇頓(Jean-Georges Vongerichten)憑藉「鬥牛士房間」(Matador Room)餐廳和集市(Market)咖啡廳在邁阿密粉墨登場。這是一間各方面都平易近人的美食餐廳,餐單上有生食,有海鮮,還有披薩餅。

邁阿密中部海灘新聞不斷,而南海灘也不停的在其北沿開發著新型酒店。那裡,在隆尼宮殿度假酒店(Roney Palace resort )(還有甘斯沃爾特酒店(Gansevoort)和柏麗酒店(Perry )的原址上,巴里·史特理克( Barry Sternlicht),代表喜達屋信託資本(Starwood Capital Trust)、喜達屋信託地產、當然還有喜達屋國際酒店和度假村,推出了以創新的環保/豪華為概念原型的「一號」酒店,它的一些牆面使用的是沉船上打撈上來的漂浮木,「請勿打擾」的指示牌也是拿酒店運輸建築材料用的紙板做的。

和艾迪遜酒店一樣,一號酒店( 1 Hotel )同時提供普通套房(共417間)和居住單元。科利基奧的酒吧也開在這裡,名字很討巧,叫做「柯林斯的湯姆」。來這裡駐足片刻,點上一杯雞尾酒,或者是在他的餐廳Beachcraft享受一份美餐都很愜意的事。附近的鸚鵡螺(Nautilus)酒店是湯普森( Thompson)酒店的創始人傑森·波麥蘭(Jason Pomeranc)正在開發的一個新項目,設計師是莫里斯·拉皮德斯(Morris Lapidus),這是他最早設計的酒店之一;這一次,酒店的原名被保留下來。這座有250個房間的酒店經過了兩年的工程,今年秋天才剛剛重新開放。酒店增加了名廚亞歷克斯·瓜爾納斯凱利(Alex Guarnaschelli )掌管的餐廳,和鸚鵡螺木屋聚樂部。聚樂部配備室外鹽水游泳池和酒吧,後庭草坪上掛著玻利維亞吊床,躺在那裡可以遙望海灘。這一切必定可以吸引不少賓客。


 青年旅社「寫意」後院一景。攝影: LISETTE POOLE。

那些熱衷高雅雞尾酒聚會的人們注意了,邁阿密的雞尾酒文化曾今僅限於即飲瓶裝調和酒,而現在可是大不相同了。一股新的潮流正在興起,這還要感謝一些當地人才,例如「實驗室酒吧」的德蓋比·奧塔和伊拉德·子維(Gabe Orta and Elad Zvi of Bar Lab)。這對搭檔首先在印第安納克里克街的一家重新裝修過的時髦青年旅社「寫意」( The Freehand )裡開了一家酒吧,叫做「破碎的搖酒器」(Broken Shaker)。酒吧非常成功,總是賓朋滿座。另外,儘管十月才剛剛開放,「甜蜜的自由飲品供給公司」(Sweet Liberty Drinks & Supply Company )立刻就成了熱門酒吧:由約翰·樂梅耶(John Lermayer)負責運營,他在海灘酒吧做了很多年調酒師,最初成名於德拉諾(Delano)酒店。對遊客來說,在附近的巴斯博物館逛上一下午,然後在「甜蜜的自由飲品供給公司」來上一杯餐前開胃酒是最理想不過的事情了。 (公司同時提供適口的飯菜,自製蘇打水和瓶裝雞尾酒。)

ron-english-baby-hulk-wynwood-walls
榮·英格里斯在懷恩伍德區的壁畫。
攝影:LISETTE POOLE。

邁阿密海灘南端有好幾個很傳統的場所剛剛完成翻新設計,非常適合徹夜狂歡後來此享受一頓清靜的早餐。在備受推崇的古巴餐廳「大衛咖啡廳」(David’s Café)的兩處餐廳都由於不斷攀升的房租而被迫關閉之後,(當地許多食客都為此強烈抗議),老闆艾德里安・岡薩雷斯( Adrian Gonzalez)在阿爾頓路和第九大街的街角處重新找到了一處店址;對於它的老食客來說,在面對著大街的吧台啜飲一杯濃咖啡再愜意不過了。在1990年代最主流的「妮基海灘」,經典的尖頂帳篷在天黑以後依然吸引著許多人前往,不過對於那些剛剛沿著海灘慢跑歸來的人來說,這個夏天新登場的日間咖啡廳卻是更有吸引力的早餐場所,可以在藤鞦韆發發呆,或者在公共大餐桌邊和人閒聊半日。

在這所魔力之都市中心之外的區域也演繹著各種日新月異的變化。例如市中心商業區北面一點,「公園西部」倉儲區域早已經是另一幅腔調。就拿今夏悄悄開張的「浪子聚樂部」來說:它藏在一扇毫無特點的大門之後,經典的地下酒吧風格,瀰漫著濃濃的英倫風—— 綠色絲絨幔帳,大理石壁爐——地面瓷磚上鑲嵌著硬幣。何不丟棄平日的偽裝,點上一杯酒吧自釀的烈酒,來一場縱酒狂歡?另外一間開張剛剛幾個星期的市中心夜總會,雙層小樓El Tucan 非常直白的對1940年代的經典超級酒吧表示讚許,穆拉諾玻璃吊燈,還有豐富的熱帶植物。主廚尚-保爾·盧爾戴(Jean-Paul Lourdes),是喬爾·侯布匈和皮埃爾·加涅爾(Joël Robuchon and Pierre Gagnaire)的校友,每晚兩次烹製拉丁美洲風格的美食。還有這裡由11位樂師組成的常駐樂隊,在2013年最佳熱帶專輯格萊美獎得主的帶領下,演奏非洲—古巴風格的爵士樂,還時常請來像提扥·普提這樣的演奏家來進行獨奏表演。

在市中心的其他區域,設計街區的街道變得尤為繁忙,這要感謝企業家克雷格•羅賓斯(Craig Robins)的毅力和決心。自從1990年代後期起,羅賓斯就開始策劃,希望周圍街區能從自己原來的影子中崛起,這個街區曾經叫做貝斯特韋斯特(Buena Vista), 早已經開始衰敗。開發商一直努力吸引大品牌的旗艦店在40街或者其周圍開業,這一計劃大獲成功,為長期以來的奢侈品購物目的地巴伯港創造一個真的競爭對手。設計區最新的亮點包括埃里克·克拉夫設計的克里斯提·魯布托(Eric Clough)精品店,店裡的單相鏡和謎語牆,5年過去了卻始終炫目如新。還有剛剛開業不久的,迷人的湯米福特精品店。它由阿蘭達/拉什(Aranda/Lasch)設計,正面外牆的褶皺設計整潔美麗,好像一隻紙鶴。

palm-court-shopping-centre-FW
設計街區的棕櫚閣購物中心,和庭院中的巴克敏斯特·富勒“蠅眼"穹頂。攝影:LISETTE POOLE。

羅賓還租賃了場地,準備建立一座美術館,預計在2017年開業。現代藝術學院,由西班牙建築師阿朗古倫和加列戈斯( Aranguren & Gallegos)設計,由當地收藏家諾曼和伊而瑪·布拉曼(Norman and Irma Braman)提供資助。邁阿密有個成熟的傳統,由富足的收藏家資助時尚的現代空間並同時幫助藝術在城市間得到推廣。羅賓和布拉曼剛剛加入隊伍,延續這一傳統。算起來,羅莎·克魯茲和她的丈夫卡洛斯創立了3平方英尺的克魯茲收藏中心才不過是6年之前的事情。但是距地產開發商馬丁·Z·格麗斯在懷恩伍德區建起4萬5千平方尺的倉庫已經有15年了。


邁阿密佩雷斯藝術博物館,菲艾雷·巴艾斯的展覽「血統」。攝影:LISETTE POOLE。

這一深厚傳統的另一個例子是邁阿密佩雷斯藝術博物館(PAMM),它位於邁阿密 市中心的新博物館公園,是一所政府和私人攜手創辦的博物館,是它幫助邁阿密成為世界級的藝術之都。間接受惠於邁阿密嚴肅藝術中心(1984)和邁阿密藝術 博物館(1994),這所開放僅2年,佔地20萬平方尺的現代藝術博物館能夠存在,很大程度上要感謝阿根廷裔的地產開發商豪爾赫·M·佩雷斯 (Jorge M Pérez),又一位邁阿密收藏家和建築商。博物館壯麗的外觀設計出自普利茲克建築獎獲獎建築事務所埃爾·德·梅隆(Herzog & de Meuron),其靈感來自於海上木棚屋。這樣一群淺灘木棚屋,距離比斯坎灣南端幾百碼遠。就像這些木棚屋,佩雷斯藝術博物館建立在高出水面的木樁上面, 周圍是一個巨大的環繞式甲板,它就好像這些木棚屋,—— 也好像藝術和邁阿密本身—— 似乎正在毫無畏懼的望向嶄新而未知的世界。

馬克·埃爾伍德為《Departure》,《華爾街金融時報》,《彭博》定期供稿。他還是《折扣風潮:如何玩轉折扣價》(Bargain Fever: How to Shop in a Discounted World)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