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是一個可以稱為家的地方,」藝術顧問Alistair Hick如是說。數字統計可以證明他說的一點沒錯,倫敦很值得一遊:根據一項報導,2015年倫敦預計接待一千八百八十萬遊客,是全球最受歡迎的旅行目的地。 單憑今秋的眾多盛事,你就不會虛於此行。

首先是歌劇:Mark Rylance主演的《Farinelli and the King》,由莎士比亞環球劇場轉至約克公爵劇院進行幾場特別公演。諾埃爾科沃德劇院也正上演 Anna Ziegler’s的劇目《Photograph 51》由Nicole Kidman出演。饕餮盛宴也比比皆是:巴黎米其林二星餐廳Le Taillevent穿越海峽,與卡文迪什廣場全天營業的餐吧Les 110 de Taillevent聚首。同時,大受歡迎的希臘餐廳Estiatorio Milos跨域大西洋,從紐約來到攝政街開了分店。卡普萊斯控股公司也通過伯克利廣場的Sexy Fish成功擴張。Bruno Loubet 和mixologist Tony Conigliaro結成搭檔,在馬里波恩大街新開了一家有24個房間的精品酒店Zetter Townhouse。


 CLARIDGE’S 酒店門口,倫敦狗仔圍堵女影星AMBER HEARD, 後者於倫敦宣傳其新的電影作品. 攝影:IAN TEH。

其次還有廣闊的公園綠地。 「這是一個綠色的城市,這讓步行變成一件很愉快事,」希克斯說。十月份,如果你在熱鬧的國王十字街散散步,就可以看到園藝設計師Dan Pearson為的Gasholder 公園新設計的花圃,金色的海葵,紫色的花莖,水仙和山茱萸,還有許多其他花卉。Pearson在今年切Chelsea花展獲得金獎,對於他來說,在倫敦步行是接觸大自然最好的方式。 「踏出第一步,你就可以看到綠色空間是如何將城市連接起來的,」 Pearson說,「你可以發現那些被人們遺忘的角落。」

IANTEH-royal-academy-shawcross英國雕塑藝術家CONRAD SHAWCROSS作品《THE DAPPLED LIGHT OF THE SUN》陳列於倫敦畫家藝術學院。
攝影:IAN THE。

無巧不成殊,本季壓軸的藝術博覽會也會在一片綠意盎然中舉辦:比如在攝政公園舉辦的Frieze 倫敦藝博會和Frieze大師博覽會, 還有在伯克利廣場舉辦規模稍小一點的倫敦藝術設計展(PAD)。 「我很高興能有機會身處倫敦,這個同時舉辦Frieze和​​PAD的城市,能看到許多不同的東西,」《哈潑時尚》英國板的主編Justine Picardie這樣說,「對於我來說,這就好像參加時尚圈的高級成衣發布會或者時裝秀場一樣。」

Frieze 倫敦藝博會(10月14-17日)共有來自27個國家的160多個現代畫廊參加。規模稍小的Frieze大師博覽會(10月14-18日)也會有120多個畫廊參與,展出從古董到2000年的各種藝術作品。Victoria Siddall,這位現年37歲精力充沛的女強人,從四年前就開始醞釀這個大師博覽會,現在就是她在同時負責籌辦這兩次展覽。今年,Victoria Siddall對於Frieze大師博覽會中首次舉辦的【收藏展】部分感到尤為興奮。這次共準備了8個特展,集中展示作於20世紀前的藝術作品,並由備受尊重的Norman Rosenthal先生擔任策展人。「這個時期的作品,對參觀者來說是不容錯過的機會,」Siddall解釋說,「可以說,這將是一次嶄新的發現。」

同時,她也很期待Frieze 倫敦藝博會的「Frieze 聚焦」部分。這一環節集中展現新興藝術家。 「我們得到的反饋說,這是世界上最出色的,專為年輕畫廊舉辦的藝術博覽會環節。」 Siddall在解釋時特別提及,策展部分得到了例如蘇黎世米格羅斯博物館的Raphael Gygax等人的支持。


千禧橋,泰德美術館對面,可以看到風景如畫的聖保羅大教堂。

除了「Frieze 聚焦」之外,還有「現場傳送」環節。這個環節報導整個藝博會上的各種表演,和一些為Frieze特定場地獨家定制的活動。即使是對最有毅力的參觀者來說,這也好像是一場馬拉松。Siddall建議參觀者拿出一整天的時間來參觀,只在午餐時休息片刻;並且最好提前訂票。Frieze為此在許多高端場所設置了服務,例如意大利餐廳Locanda Locatelli, Umu, Petersham苗圃, 和The Arts Club。還有就是別忘了那些最基本的注意事項。 「記得拿份地圖,」 Siddall說,「沒有地圖,即使我也會走丟的。」

IANTEH-the-arch-kensington-gardens一座六米高的雕塑《The Arch》,來自亨利·摩爾。陳列於肯辛頓花園。

PAD(10月14-18日)則更親近生活,佈局好似專賣店,供世界各地的藝術品經銷商們展示20世紀的藝術品,設計作品和裝飾藝術品。 「PAD上有許多精美的家飾用品。你會發現許多驚喜,無論是首飾,雕塑還是家具,」常駐倫敦的室內設計師兼PAD評委Francis Sultana說。國際畫廊的花名冊又添了13個新成員,令今年的參展畫廊總數升到62位。新進的展商包括,Michael Goedhuis (亞洲藝術), Tomasso 兄弟嚴肅藝術(英國古董), Siegelson (古董珠寶),和Pinto(法國現代設計)。 「就好像來到7世紀的巴黎,漫步街頭,欣賞四周的櫥窗秀。」Sultana這樣說。

與Frieze and PAD不期而遇,超級藝術經紀人Larry Gagosian’s在梅費爾的新畫廊開張,並將特別展出Cy Twombly的作品。和高古軒畫廊在倫敦的其他兩家分支一樣,新畫廊由Caruso St John設計(Damien Hirst在Vauxhall新博物館的設計師。此博物館今年10月即將開放)。這一建築佔地18,000平方英尺,但卻傳遞著一種家一樣的親近感,—— 灰色水泥地板,裸露的橫樑和半工業的外觀,與高古軒畫廊在倫敦的其他分支風格一致。 「這一空間非常注意與梅費爾的環境保持協調,」畫廊總經理Gary Waterston解釋說。地板由溫暖的橡木鋪就,寬敞的私人展室從高高的天花板進行打光,「天花板高,但不是過分的高,」 Waterston特別強調,這是為了便於讓客戶想像作品陳列在他們自己家裡的感覺。

「梅費爾的畫廊很吸引人,」Waterston接著說,「畫廊和街面平行,人們就從外面經過,這在倫敦其他地區都找不到。」 這個街區憑藉著許多奢侈品專賣店和畫廊而特別引人注目。倫敦蘇富比也坐落在這裡,就在新邦德街上。10月15-16日Frieze周同期,那裡將會舉辦秋季現代藝術和意大利藝術品拍賣會。


2015 SERPENTINE展覽館內,由西班牙建築工作室SELGASCANO設計藝術作品 。展覽持續至10月18日。攝影: IAN TEH 。

「對我來說,梅費爾具有一種真正的浪漫氣質,」《哈潑時尚》主編Picardie說。周圍這一街區是他的軟肋,從Beaumont的裝飾藝術設計,到Claridge’s酒店,再到迷人的South Audley街——Coco Chanel就曾在這裡有過一座房子。 「Mount街上滿是美妙的新店鋪,比如Christopher Kane 和 Roksanda Ilincic精品店。」 Picardie說。

Ilincic認為倫敦總是帶給她源源不斷的新創意:「你總是感到領先一步,因為這裡鼓勵實踐,但是同時又非常講究傳統。」


ROKSANDA ILINCIC的精品店,位於梅費爾充滿時尚風情的Mount街上 。攝影: ED REEVE 。

新來到梅費爾的還​​有波爾頓街上候Hussein Chalayan的精品店。這位英國、土耳其和塞浦路斯混血的設計師,以其剪裁得精確合體的概念時裝而著名。卡拉揚把他在戲劇方面的天賦貫注於他的「重力疲勞」,這是他的首場舞劇,將於10月28日在Sadler’s Wells劇院進行首演。

 「通常設計師會來設計服裝,」 Chalayan解釋說,「但是在這個舞劇當中,我是編劇。」他設計服裝,這些服裝會影響舞者的動作,角色,佈景和還有概念。這些元素再經由編舞師Damien Jalet來賦予生命。 「『重力疲勞』是關於我真實的世界,」他說,「我對與位移,身份和都市生活有關的東西感興趣。」


時裝設計師兼藝術家HUSSEIN CHALAYAN,由他兼職的舞劇「Gravity Fatigue重力疲勞」,將於近年十月在SADLER’S WELLS劇院演出。攝影: IAN TEH 。

日曆上擠滿了各種文化活動,但還是要留下時間給那些必須看的博物館演出,比如將在Victoria and Albert博物館進行的「Pleasure and Pain」;Goya: 國家美術館肖像展;皇家藝術學院的艾未未展;還有將在泰德美術館举办的生在柏林長住倫敦的畫家Frank Auerbach的展覽。

Auerbach,Ilincic,Chalayan,這些創意先鋒都是倫敦的代名詞,但是卻都來自他鄉。 「人們很快都變成了倫敦佬,」Alistair Hicks,「我是在倫敦出生的,但這一點並非必要條件。」這個城市特別的地方就來自它的國際化。長久以來,對於有創意,愛進取的人來說,倫敦就是一塊磁石。一代代新來者就是倫敦跳動的脈搏。 

Elena Bowes是常驻伦敦的艺术和旅行作家 elenabow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