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第十屆「超越極限」英國雕塑展,暨蘇富比在英國德比郡的查茨沃斯莊園十週年紀念展覽,於9月14日至10月25日舉辦。為此,作為特邀策展人的蒂姆·馬洛先生(英國皇家美術學院藝術指導)選擇將焦點放在了戰後至今的當代英國雕塑藝術上。在30多件雕塑中,有來自藝術大師亨利·摩爾和安東尼·卡洛的作品,也有出自當代藝術巨匠薩拉·盧卡斯和馬克·奎恩之手的名作。他們給英國當代藝術帶來的影響,無人可以企及。今年夏天蒂姆·馬洛同38歲的康勒·肖克羅斯合作將他的《斑駁日光 》(The Dappled Light of the Sun)雕塑作品陳展於皇家美術學院校園內。作品由幾千個不同尺寸的四面體組成,以五朵鋼制雲彩形象呈現。此作另一版本被選於查茨沃斯莊園「超越極限」展售會上呈獻。康勒·肖克羅斯試圖通過藝術詮釋一種他獨有的抽象語言,以此表達複雜的科學理論。以金屬和木材打造的雕塑,在靜態的背景比襯下呈現一種動態的即視感。藝術評論家本·盧克在皇家美術學院採訪了他們二人。邀他們一同以「超越極限」為題,探討英國雕刻藝術造詣。



康 勒·肖克羅斯。攝影: PETER GUENZEL

本·盧克 為什麼以英國雕塑藝術為主題?

蒂姆·馬洛我認為戰後的英國雕塑藝術取得了極大的成就。並且現在發展的勢頭也很強勁 。而此時期的雕塑作品在開闊的場地上表現出更開放的生命力。藝術界所稱之「無邊界」的概念,從雕塑藝術中體現得更為盡致。這二十多年來,我們處在多元化的發展過程中,所以很難準確地追溯現代雕塑藝術出自哪個傳統門類,也難于預測它的走向。但這次展覽會帶給我們一些啟示。

:您長期以來都致力於此,尤其是對安東尼·卡洛的作品情有獨鍾。

蒂姆我仍然認為卡洛的藝術貢獻被低估了。他對這個時期雕塑史的發展貢獻卓越。亦對後備藝術家具有直接或間接的影響,好比康勒。因此,我會不經意地就將他們的藝術做某種聯繫。因為卡洛已經成為了繼摩爾之后的開創性的生力軍。當時,他激勵了一代像菲利普·金,比爾·塔克, 蒂姆·斯科特等等的新人。

康勒·肖克羅斯: 我感到有點懼怕卡洛。因為我從未能真正理解他的創作理念。正如蒂姆和其他人所說,最好參觀下泰特藝術館安東尼·卡洛紀念展,從不同的角度理解卡洛的雕塑。我與卡洛的不同之處在於:卡洛用直覺去創作他的作品,而我是運用理性、邏輯、規律和結構機制等去表現我的藝術。直覺與我是無緣的。這是我有點怕卡洛的原因所在。

英國雕塑藝術家康勒·肖克羅斯的作品《斑駁日光 》, 被從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廣場上拆除運往查茨沃斯莊園。

:我知道,康勒,你們這一代是不屑於同代表性藝術前輩比較的。

康勒:我先在牛津的魯斯金學院讀藝術專業,后來去Slade研究所深造。我根本無意理會自己在藝術傳承或風格上是如何被評判的。我只關注在自己的藝術創作上。

:很有趣的是,你并不覺得你在遵循藝術傳統的軌道。大概你們這一代接觸到了新學科,如量子物理。而卡洛那個時候可能都沒聽過。

康勒 你說得對。當缺乏創作靈感時,我就會求助于新的學科。年輕時,我常去科學博物館,特別是數學館。那是一個很美的地方,我總是每月去一次,在那凝神思索。它將被拆除,被新館取代。這座上世紀六十年代的帶有維多利亞風格的博物館,其本身就是一個神奇的瑰寶!


安東尼·卡洛創作于1964年的雕塑《日光》,陳展於英國德比郡的查茨沃斯莊園內。

本:所以,對你來說,那個數學館比泰特的Duveen廳更重要嗎?

康勒:數學館對我來說重要得多。我從那里學到很多。數學館的東西也激發了我的創作。

本: 請容許提個看似愚蠢的問題。你認為你自己是個雕塑家嗎?

康勒: 是的。我首先把自己定義成一個藝術家。其次,我願意成為雕塑家。我喜歡探索三維空間的東西,尤其想繼續推出規模巨大並有紀念碑特質的作品。受美國人將藝術融于公眾場地的這一傳統影響,我計劃將作品放在英國的達利奇公園或者倫敦的國王十字區。

本:《斑駁日光 》有別于您的早期作品。您的早期作品形式更多以實質運動體現。能分享下《斑駁日光 》是如何運動的嗎?

康勒: 我製作了很多能夠進行機械運動的作品。在經過幾年的創作后發現,往往更富有動感的恰是那些靜止的東西。把具有切實的物體運動的雕塑作品,來表現時間概念比較考究,但效果卻可以很明顯。就像電影導演把時針逆向回撥,用以表達時光的倒流的意義相似。這技法簡單而直觀。做一件有動感的雕塑,也應該是這樣。不必要弄得很複雜、很精密。眼前放在園中的這件雕塑,處于古典的環境氛圍中,會使人產生強烈地動感體驗。

蒂姆:當然,這件作品是放在這裡的庭院的背景下來表現的,有其特有的文化和建築氛圍做陪襯。如果把它做些變化,放到查茨沃斯莊園,那會很有趣。因為康勒盡力想通過這件雕塑表現「自然」。但查茨沃斯莊園是非常特別的、具有兩種風格重疊。它既有古典的建築,也有寬廣的自然環境。但莊園戶外的風景是經過精心設計的「臨摹」自然的環境。



CONRAD SHAWCROSS 與 TIM MARLOW站在皇家美術學院的雕塑前

本:在茨沃斯莊園展會上,你們會拿出多種題材的雕塑。這會給安裝和布展帶來挑戰嗎?

蒂姆: 這次展會的令人激動的特點之一,就是大多數作品都沒有事先設計好擺放的位置。屆時,可以隨興地做些安置。我已經意識到了主辦人的這種衝動。所以我們極力不要太隨意以致玩過了頭。但無論如何,我可以在莊園內盡情發揮創意,來擺放這些作品。 

本:在這次展會上,是否意味著要著重推廣某些藝術家的特殊貢獻? 或者對一些你所崇敬的人物特設展位以表致敬嗎?

蒂姆:本次展覽一經確定,這種考慮也就隨之進行了。在莊園內這些展品的推出,將提供機會給大家,去看到新的內涵、新的面貌和帶來新的啟迪。但還會有一些在英國雕塑史上發揮過重要作用的藝術家被忽略掉。重新評價歷史上的藝術家是饒有興趣的。我認為英國上世紀五十年代所謂「恐懼幾何」(Geometry of Fear Generation)的那一派雕塑家著實被低估了。這些人處在摩爾、赫普沃斯、卡洛和新生代之間。他們是很棒的。

本·盧克在倫敦報界系藝術評論家。

超越極限(Beyond Limits): 英國1950 - 2015 英國雕塑展,蘇富比第10屆週年紀念展覽,將于今年914日至1025日,在英國德比郡的茨沃斯莊園舉行。詳情請電:+440207293 6342

展售會

超越極限:1950-2015英國雕塑展

14 September 2015 - 25 October 2015 | Derbyshire, 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