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片中的伊芙琳‧弗朗克在她格施塔德的家中,正坐在窗邊的沙發椅裡,接聽電話。伊芙琳的女兒馬蒂娜──馬格蘭攝影通訊社的著名攝影師──於1997年將這一幕紀錄於鏡頭下。而那時,弗朗克太太年約82,她的丈夫路易已於10年前離開人世,她獨自居住在當年路易退休後遷入的宅邸中。馬蒂娜和弟弟埃里克經常趁滑雪季來此度假。照片並沒有聚焦伊芙琳,但顯然,她正凝精會神,專注於這段通話中。那一刻,她將右手肘擱在沙發的扶手上,手掌輕握,同左手姿勢相似, 像是正在辯駁。在相片中,她的愛犬慵懶地躺在前方,享受著投進屋內的那一束陽光。兩者之間,環繞廳堂中心的布藝沙發圍成一個半圓,這樣的陳設給人一種溫馨輕鬆的家居氛圍。



文森•梵谷《陰晴不定天空下的風景》估價:5,000萬至7,000萬美元

247N09415_XXXXX_COMP伊芙琳和路易‧弗朗克在他們的遊艇上, 攝影:埃里克‧弗朗克,1960年

房間的牆上陳列著弗朗克夫婦倆於40至50年代間收藏的19至20世紀的經典藝術作品。這些畫作沿著牆壁圍成一個半圓,形成一場交織著歷史與文化的無聲對話。照片的最左邊,是一幅描繪普羅旺斯鄉村的風景畫,滿地盛開的的蒲公英搖曳在1889年某個晴雨不定的四月春日里,這片鄉村土地的遼闊視野,以及天空中大氣環流的景象被戲劇化得呈現於畫布,凝固了時間。這就是文森•梵谷的《陰晴不定天空下的風景》

它的旁邊,是1885年出自詹姆斯·恩索筆下的另一片浩蕩蒼穹:《俯瞰奧斯坦德》。畫中呈獻的是由高處俯瞰比利時奧斯坦德城的景色,天空映襯著大片建築的屋頂,圍繞著一個直入雲霄的教堂尖頂 。壁爐上方,掛著詹姆斯·恩索的另一幅作品《愛之花園》,大片的粉紅色彩,洋溢出感性奔放的情緒。兩幅畫之間,一個孤獨並感性的倩影巧妙地呼應著梵高和恩索充滿戲劇性的天空畫作,表現出一種壓抑的澎湃之情:而這,是出自畢加索藍色時期難得一見粉彩作品:《雙腿交叉的裸女》。作品描繪了一個烏黑秀髮,黑色眼睛的年輕女子,她的神情凝重,壓抑侷促的心情溢於言表。然而讓人驚訝的是,這些看似凝重的畫面反而完美烘托出一個溫馨盎然的氣氛,與屋內其它家飾相映成趣。

正如多數考究嚴謹淵源久遠的私人收藏,此次於紐約蘇富比上拍的路易與伊芙琳‧弗朗克藝術珍藏,是一次藝術品味的分享,一種對其收藏生涯的誠摯致意。

而當我們可以在如此的家庭照片中看到這些藝術瑰寶,並發現它們無處不在,與藏家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時候,藝術拍賣瞬間披上一種感性色彩,而這些作品也被賦予了傳達藏家意識的神聖使命。

弗朗克夫婦於20世紀初出生在比利時。伊芙琳來自一個古老的新教徒家庭,路易斯的收藏習慣來自父親弗朗索瓦,他曾是詹姆斯·恩索的贊助人。弗朗索瓦開始收集藝術品時年僅十七歲,憑藉他優異的航海技術,弗朗索瓦隻身駕船穿越英吉利海峽,為的只是去購買他人生第一件藝術藏品──一幅馬克·夏加爾的水彩畫。 1935年,伊芙琳和路易婚後一年,夫妻倆便搬到了倫敦,路易的銀行家生涯開始起步並很快獲得了成功。漸漸地,夫婦兩人的卓越鑑賞品味為他們收藏生涯保駕護航,并逐漸形成規模。二戰期間,路易加入了英國陸軍後成為上校和大英帝國司令,一度暫停蒐集藝術,但他們的收藏生涯從未因任何事件而終止。此後,伊芙琳和路易添置了一艘遊艇,在格施塔德購置屋苑以安置他們的卓越藝術珍藏。



巴布羅‧畢加索《雙腿交叉的裸女》估價:800萬至1,200萬美元

在大都會的生活節奏中,夫妻倆依然保持著北歐人獨有的生活方式,好似從未忘記自己來自何方,故鄉的冰霜,思鄉的愁,在他們的收藏中實有可見:同弗朗克夫婦一樣,梵谷和恩索都來自北方。儘管恩索屬於路易父親的傳家收藏,他於1892所作的《憂傷的漁婦》也同時契合伊芙琳來自傳統新教家庭的欣賞品味。或許這種家世背景潛移默化間影響了她的藝術鑑賞,令其偏愛表現人性脆弱和感性作品,畢加索的裸女畫作,1899年杜魯斯·洛特列克筆下的風塵女子,1888年梵谷的《小嬰兒瑪茜爾·魯林》無不盡致體現這些特點。

弗朗克的收藏經典作品雲集,很多都出自藝術家黃金創作時期。好比畢加索之作,梵谷的風景畫和三幅個恩索的代表作…這些舊藏都有力證明了藏家嚴謹考究的收藏觀。另外,恩索的《愛之花園》活力洋溢;塞尚的《橄欖瓶中的鮮花》(1808年至1882年)鮮活生動;基斯·凡·唐金的《戴綠色帽子的女子》(約1910年)華麗高貴…從以上例子也可以看出弗朗克家族對於美好的人、事、物之愛。他們的收藏傾注了豐沛的感情,藏家感性的一面顯而易見。

Christine Schwartz Hartley是常駐紐約的作家兼編輯。

標題圖:畢加索、梵谷、恩索等大師作品被陳列在伊芙琳‧弗朗克的客廳中,攝影:馬蒂娜‧弗朗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