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古董時裝商迪迪埃·呂多(Didier Ludot)經過逾四十年的積累,集成一個絕無僅有的收藏,包羅各位曠世設計師的經典時裝作品。現在,這位高級時裝資深收藏家將釋出其中一些重要藏品,Jean Bond Rafferty 為我們報導。

演員瑞絲·薇斯朋在2006年奧斯卡頒獎典禮身穿呂多古著店的迪奧銀白色晚裝;蒙娜·凡·俾斯麥女伯爵,塞西爾·比頓攝影,卡普里島,1956年

loulou-de-la-falaise-ysl呂多收集了許多知名女性的服裝,包括露露.德拉.
法蕾斯(Loulou de la Falaise)伊夫·聖羅蘭
(Yves Saint Laurent)的繆斯

巴黎古董時裝商迪迪埃·呂多的名聲早已響徹時裝界,他的古著店是尋找最佳古董高級時裝的不二之選,許多客人都是學問滿滿的收藏家,例如《Vogue》雜誌編輯哈密施·博爾斯(Hamish Bowles)便稱呂多是在1970年代帶動起對高級時裝的欣賞和收藏價值的最重要功臣。他的精緻店鋪位於貴氣的巴黎皇家宮殿花園區,離盧浮宮數步之遙,店裡放滿精挑細選的設計品,包括格蕾夫人(Madame Grès)、巴黎世家(Balenciaga)、寶曼(Balmain)、迪奧(Dior)、聖羅蘭(Saint Laurent)、香奈兒(Chanel)、夏帕瑞麗(Schiaparelli)等傳奇性設計師作品。呂多星光熠熠的客人名單上則可見到茱莉亞·羅伯茨(Julia Roberts)、黛米·摩爾(Demi Moore)和瑞絲·薇斯朋(Reese Witherspoon),瑞絲在2006年接受奧斯卡最佳女演員頒獎時身穿呂多古著店的迪奧1955年銀白色晚裝,艷絕全場。

「訂製時裝是文化歷史上的重要一部分,它見證各時代的時裝潮流以及精湛的工藝。」呂多說道,「為了更好地展現訂製時裝藝術,我收藏的都是最華麗的服裝,並且以此為榮。」呂多在過去四十年徹底改寫古著市場,同時逐步建立起自己的私人收藏,囊括了他尋得的瑰麗至寶。今年7月8日,正值巴黎時裝週,巴黎蘇富比將上拍呂多珍藏中的160件精品,此次拍賣會與凱莉·泰勒拍賣行(Kerry Taylor)合辦,其為倫敦專營時裝的著名拍賣行。

設計師在其事業巔峰時期的創作是富有傳奇性的。他們的傑作不僅唯美動人,更彰顯卓越非凡的巧工,代表時裝歷史上各個重要時刻。呂多以對待藝術品的態度和方式展現其時裝收藏。「迪迪埃的品味完美絕頂,加上他本人的風格和對各年代時裝的由衷興趣,令這次拍賣會無可比擬。」泰勒說道,「他的選擇非常具收藏價值,並且通常是可以穿上身的時裝,不少更曾屬巴黎最優雅女性的衣櫥。」

隽雅佳人是讓呂多崇尚高級時裝的重要元素,其母親便是第一位,雖然他們住在外省布列塔尼,「她總是讓她的裁縫模仿浪凡(Lanvin)、寶曼和香奈兒的樣式,」呂多說道,「我從三、四歲就開始陪著她去試衣服。」1971年,他已身在巴黎,當時伊夫·聖羅蘭推出名為「解放」或「四十年代」的系列,驚世駭俗,也讓呂多大受啟發。「我開始逛跳蚤市場,買1940年代縐紗裙,再轉售給朋友。」他隨即開始在古董店搜尋裝飾藝術風格珠寶,一次在皇家宮殿花園區散步時,看到一間小小的店鋪正在出售,便把它買下,並開始在那裡做生意。隨著他在櫥窗中放入第一個古董手袋,時裝歷史的新章也隨即掀開。

皮耶·寶曼黑色天鵝絨雞尾酒裙,由弗朗索瓦·勒薩(François Lesage)刺繡雪紡玫瑰,1953年冬(3,000-5,000 歐元)

「一開始走過的眾人呼道:『這裡有個瘋子在賣舊手袋』」呂多笑著回憶,「繼而他們把自己的手袋也拿來賣,然後是他們的皮草,最後是裙子。」其後呂多又添置了一個更大的店鋪,展示愛馬仕(Hermes)的凱莉(Kelly)包、晚裝小包和訂製時裝,再大膽地把這些「過時的阿婆衣服與最前衛的古怪鞋子配搭在一起,」引起古著的復興。

呂多收集了許多知名女性的服裝,包括溫莎公爵夫人,圖片提供: BACHRACH/GETTY IMAGES

通過這次的蘇富比拍賣會,我們看到呂多時裝收藏的精髓,「每一件藏品都代表了某個年代或是某位設計師的風格,好像1924年保羅·波烈(Paul Poiret)為妻子戴妮斯(Denise)製作的象牙白綢緞禮服,以及馬克·雅各布斯(Marc Jacobs)以唐頓莊園為靈感設計的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2012年系列,是其事業重要的一筆。」

1965年 Brivet 設計的巴黎世家波點網薄紗雞尾酒裙,縫粉紅色鴕鳥羽毛(8,000-12,000 歐元)

這次拍賣既是對這位時裝大師的敬賀,也是在紀念曾經穿著這些衣裙的女士。包括夏洛特·艾姚(Charlotte Aillaud)的藍色圖案橙粉色 YSL 平絨裙;蒙娜·凡·俾斯麥女伯爵(Countess Mona von Bismarck)的白色貂皮邊黑色羊毛巴黎世家外衣;曾屬溫莎公爵夫人(Duchess of Windsor)的1960年代璞琪(Pucci)樣式橘黃色漩渦圖案絲織裙;海倫·德·蒙馬特伯爵夫人(Hélène de Mortemart)的蓬鬆袖晚裝和她掌管克里斯汀·拉克魯瓦(Christian Lacroix)店鋪時拉克魯瓦特意為她而製的絢麗彩色條紋裙。「這些女士的優雅氣質現在已無處可尋。」呂多嘆息道。

christian-dior-dress-1957克里斯汀·迪奧藍色絲絨「路維希安」裙,1957年冬(4,000-6,000 歐元)

時尚演變迅速,從雅克·菲斯(Jacques Fath)和于貝爾·德·紀梵希(Hubert de Givenchy)到阿澤丁·阿萊亞(Azzedine Alaïa)為繆斯女神貝蒂娜·格拉加尼(Bettina Graziani)設計的立體感白色繡花黑緞晚裝,到法國名流弗蘭欣·維斯韋勒(Francine Weisweiller)穿的那條巴黎世家縫粉紅色鴕鳥羽毛波點網薄紗雞尾酒裙,如果身形略微健碩,這條裙子就會看似一隻大鳥,但這位尚·考克多(Jean Cocteau)的繆斯纖細袖珍,演繹完美。

每件衣裳都有自己的故事:芭芭拉·赫頓(Barbara Hutton)的卡地亞(Cartier)旅行用珠寶盒設有王冠的專用一格,伍爾沃斯繼承者的紫色巴黎世家套裝隨手就送給隨行護士,讓她在陪自己參觀巴黎的美國醫院時有合適的服裝。

呂多又告訴我們他決定出售收藏的原因。不久前,一位年長但依然時尚的巴黎婦人把自己的時裝拿來委託呂多出售,他問這位夫人會否不捨得這些美麗的裙子,她回答道:「以前我穿這些裙子時美艷照人,丈夫讚賞不絕,哪有理由把它們存在櫃子裡呢?我把它們存在自己的記憶裡。」

這般分析讓呂多大受啟發,「我已經收藏了40年,但有些藏品可能已經20甚至30年來都沒從盒子裡拿出來過了,」呂多說道,「如今我希望與其他藏家和博物館分享這些寶物,我並不是要退休,這行太有趣了,我遇見那麼多精彩的人,我會繼續購買新時裝。」

Jean Bond Rafferty 現駐巴黎,為《T Magazine》和《International New York Times》撰寫有關設計、潮流和房地產相關的報導,也是《Town & Country》的特約編輯。

迪迪埃·呂多高級時裝收藏,巴黎 Galerie Charpentier,預展 7月3-7日,拍賣:7月8日

查詢:+33 1 53 05 52 18

邂逅巴黎高級時裝 迪迪埃·呂多收藏

08 July 2015 | Pa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