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傑出收藏背後都有一段屬於自己的故事。對於杰羅姆·斯頓等重要藏家來說,故事中又添上一種收藏者與藝術品之間的特別默契,格外迷人。


胡安·米羅,《金光環繞的鳥,照耀詩人的沉思》,1951年作,估價:6,000,000–9,000,000 © 2015 Successió Miró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 ADAGP, Paris.

紐約 - 有些藏家一開始藝術收藏時就帶有清晰明確的目標,有些人則可能是無意中被一幅畫深深打動而隨即展開收藏。也有一類藏家兩者皆是,知道自己的收藏方向,但並非墨守成規,樂於接受驚喜。杰羅姆·斯頓生前便是這樣的一位藏家,是芝加哥德高望重的商人及慈善家。斯頓與妻子艾弗琳從1940年代末開始收藏歐洲及美洲現代主義的重要作品,直接通過皮耶·馬蒂斯、席德尼·賈尼斯等當時最頂尖的藝術商購藏。四十多年後,斯頓收藏包羅費爾南·雷傑、阿爾伯托·賈柯梅蒂、威廉·德庫寧、胡安·米羅、馬克·夏加爾、胡安·格里斯等人傑作。

469N09340_43N9P馬克·夏加爾,《紅房子》,1948年作
估價:2,500,000–3,500,000 美元
© 2015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 ADAGP, Paris

幾年前,傑雷米·克丁為這個出眾的收藏拍攝了一部紀錄片,由杰羅姆·斯頓親自旁述。片中他提起不少往事,例如一次他未有通知就去到夏加爾法國南部的家門口,希望藝術家可以與他見面,又有一次他想買席德尼·賈尼斯的一件喬治·西格雕塑作品,賈尼斯起初猶豫不定,但斯頓定要說服他同意。在片首,斯頓回憶起自己在一次偶然的紐約之旅中購藏自己第一件藝術品的故事,這第一件藏品便是夏加爾的《紅房子》(1948年作)。接下來,讓我們隨斯頓自己的文字了解這獨特的故事以及他與二十世紀傑出藝術和藝術家之間的點滴。



傾心夏加爾

我決定了要去紐約的畫廊看看,但不知道該去哪間。運氣使然,我在去紐約的飛機上認識到莫里斯·庫伯格,他是當時芝加哥有名的收藏家,知道我的想法後說道:「好極了,我跟你去,把你介紹給我的藝術商朋友們。」他帶我去的第一個地方就是皮耶·馬蒂斯畫廊,那裡的畫都是皮耶的父親亨利·馬蒂斯和其畫家朋友們直接寄來的,所以當時其他畫廊的後印象派畫作收藏都不可與之同日而語。皮耶拿出一幅畫,告訴我是馬克·夏加爾那星期剛寄到的,畫中包含了所有夏加爾的標誌性元素。我看到便說:「不用再找了,我就想買這幅畫。」,我接著問:「馬蒂斯,我想我已經愛上這幅畫了,它究竟多少錢?」他說5,000美元。我吃了一驚,告訴他我不想第一次買畫就花那麼多錢。他笑了笑說:「來我的辦公室吧。」,他的桌上放著馬克·夏加爾用法文寫的信,信上說:「隨信附上《紅房子》,我希望收到2,000美元。」馬蒂斯隨即拿起一張紙,寫上2,500美元,又加一個問號,遞給我看,我說:「成交,幸好不用討價還價。」——杰羅姆·斯頓


情迷雷捷

費爾南·雷捷,《藍色輪子,最終版》1920年,估價:8,000,000–12,000,000 美元 © 2015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 ADAGP, Paris

莫里斯·庫伯格接著帶了我去席德尼·賈尼斯畫廊,向我介紹一幅蒙德里安畫作,現在的我肯定十分喜歡,但對於當時的我而言它太抽象了,所以我沒有接受。他又向我展示一幅格里斯的靜物畫,相對比較寫實,我便買了那幅。之後,有人給了我一本道格拉斯·庫博撰寫有關雷捷的書,我一看之下又驚又喜,它有一種我從未體會過的魅力。我馬上打電話給賈尼斯,問道:「你們有沒有雷捷作品存貨?」他回答:「我們不『存』雷捷的畫,但我的確有一幅,我把幻燈片寄給你。」他寄來的幻燈片就是《藍色輪子》,後來我又從賈尼斯和皮耶·馬蒂斯兩處分別買了一幅雷捷作品。——杰羅姆·斯頓

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拍

05 May 2015 - 06 May 2015 | New Y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