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千先生一生四海為家、交遊廣闊,所到之處必結交名流同道,留下許多佳話。自上世紀60年代中期頻繁造訪加州,1971年購置「環蓽庵」正式移居,直至1976年搬去台灣, 大千先生與加州結下了一段十餘年的緣分。 本次「邱氏家族珍藏中國書畫」之主人邱永和、吳忠媖夫婦即是60年代初與張大千結識。他們所經營的德洛麗絲旅館, 也成了張大千正式移居加州之前每次造訪卡梅爾的下榻處及與眾多朋友歡聚之所。 這其中, 就有已年過期頤的知名旅美書畫家侯北人先生(1917- )。

侯北人、張大千1956年初識於香港。 彼時張大千由巴西經香港赴巴黎辦展, 侯北人亦將結束在香港的雜誌出版工作移民美國。初次相識, 侯北人攜帶了一幅張大千的「漁人晚歸圖」。 兩人相談甚歡。 張大千欣然在圖上題跋:“北人仁兄得予舊作攜以見示,時先生將有北美之行予亦將西遊巴黎也。 丙申三月大千弟張爰。” 書畢意猶未盡,又以清湘道人筆法寫墨竹贈侯北人。 自此兩人開始了二十餘年的書畫往來、詩詞唱和。

侯北人與張大千

1967年夏,張大千在斯坦福大學及卡梅爾舉辦個展,同夫人徐雯波下榻於邱氏的德洛麗絲旅館。 侯北人和夫人張韻琴也在德洛麗絲旅館住下, 一起盤桓了數日。 期間張大千與夫人親自下廚,侯北人夫婦也第一次嚐到了諸如大千雞、燒大鳥、燴瑤柱、炒金針菜等久已聞名的大風堂菜色。 日後張大千舉家遷來加州, 在「可以居」、在「環蓽庵」, 包括侯北人夫婦在內的舊友新知,時常成為張大千的座上賓,有機會享用更多的大風堂名菜。 侯北人至今仍珍藏著一張1971年6月27日張大千家宴菜單, 計有水爆烏鰂、乾燒鰉翅、蔥燒烏參、錦城四類、蜜南、西瓜鐘等頭台、主菜、甜點共十一道。 與宴嘉賓包括侯北人、陶鹏飞、方召麐等。

張大千侯北人同好園林花樹。1961年侯北人在洛斯阿圖購地半畝,築屋建園。此地原為杏圃, 因名為「老杏堂」。 侯北人廣種原產中國之花木,至1971年,已是綠蔭滿園、百花齊放了。 是年春天, 侯北人接到張大千索海棠詩一首:“君家庭院好風日,紕到春來百卉開。想得楊妃新睡起,乞分一棵海棠栽。” 接到詩後, 侯北人即親自驅車將兩株垂絲海棠和兩株西府海棠送到「環蓽庵」。 臨行前想起居士所作梨花立軸, 侯北人又多帶了一棵梨樹。 看到海棠梨樹, 張大千莞爾而笑, 翌日遣子張葆羅給侯北人送去一幅字:“自輦名花送草堂,真成白髮擁紅妝,知君有意從君笑, 笑此狂奴老更狂。北人道兄親送梨花海棠至環蓽庵,戲拈小詩博笑,六十年嘉平月十四日大千居士爰。” 從此之後,為尋找名花異樹,張大千和侯北人遍訪遠近各處花圃。 張大千更有一次對徐雯波打趣到:“北人與我,真成了尋花問柳的朋友。”

張大千所戲稱的“尋花問柳”的文人雅事,亦創造了一次極為重要的書畫往來機緣。1969年3月12日, 侯北人邀請張大千伉儷到他所居住的小城洛斯阿圖看杏花。侯北人後來在其1983所撰的「念張大千居士」一文中回憶: “這座小城原為杏圃, 每到春來,杏花滿城,花香撲鼻,花落霑衣,別具一番風趣。 記得那天又落春雨,恰似一片江南景色。”張大千賞花返回之後不久,即給侯北人寄來一幅潑彩「杏花春雨圖」,用青綠潑染雲山,紅霞一片。 侯北人寫到:“這是我初次得到居士所贈的潑彩山…, 立刻被那瑰麗的色彩,磅礴淋漓的水墨,細緻的勾勒筆法所震驚。 是完全突破了古人的樊籬,讚嘆不已。” 應該說, 此幅作於1969年的「杏花春雨圖」, 與此次 「邱氏家族珍藏中國書畫」中作於1968年的「卷去青靄望水天」一樣, 都屬於張大千在發展潑墨潑彩的創新畫風變革時期極具代表性、殊為難得的佳作。

文中提到的「杏花春雨圖」、「漁人晚歸圖」, 以及其它许多侯北人先生珍藏多年的张大千、傅抱石、朱屺瞻等人的書畫作品, 已于2004年全部捐赠入藏江苏昆山侯北人美术馆。 2015年,遼寧省博物館專設「侯北人張韻琴繪畫館」。 现年一百零一岁高齡的侯北人先生, 仍然徜徉在翰墨丹青的世界。 回憶起與張大千先生書畫往來的點點滴滴, 侯老依舊是娓娓道來;大千先生灑脫不拘的音容笑貌,猶在眼前。

 

桂高華 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凌晨 草就於雲霧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