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十世紀六零七零年代即享譽國際的海外華人藝術家中,如果說巴黎的代表是趙無極和朱德群,米蘭的代表是蕭勤,倫敦的是林壽宇,那麼紐約的代表則非丁雄泉莫屬。這位自稱「採花大盜」的藝術家,一生旅居香港、巴黎、紐約、阿姆斯特丹等地,是名副其實的海外大師;他風流瀟灑,玩世不恭,彷彿漫天烽火都與他無尤,作品充滿生活的熱情,述情慾尤其大膽、風騷香艷卻毫不低俗,散發難以抗拒的幽默與魅力。在現代中國史上,他是無出其右的歡樂英雄。在國際藝術史上,他是最能捨棄民族包袱而達至四海一家的大眾知己。五零年代旅居巴黎期間,他與眼鏡蛇畫派結為深交。六零年代移居紐約,則與紐約畫派往來密切。1964年,他出版詩集«一分錢人生»收錄了法蘭西斯、索拉、阿雷欽斯基、阿貝爾、瓊恩與安迪 • 沃荷等68位名噪一時的畫壇巨擘所創作的版畫,盡顯他如魚得水的藝壇人脈。這位極其活躍的戰後畫家,作品更典藏於四十多家世界級美術館與基金會,如舊金山現代美術館、古根漢姆美術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匹茲堡卡內基學院、倫敦泰德畫廊、巴黎東方藝術博物館、荷蘭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等。是次夜拍的 «紅艷似火» (拍品編號1030) 及 «風頌歌謠»  (拍品編號1031) 不僅尺幅恢宏,色彩滿溢,更是匹茲堡卡內基藝術博物館典藏之作,誠為難得的博物館級藏品。

丁雄泉《紅艷似火》估價 900,000 — 1,400,000 港元,卡內基藝術博物館收藏,收益撥歸購藏基金

丁雄泉認為自己不屬於任何畫派,當華人藝術家紛紛致力援引東方元素進入戰後畫壇,丁雄泉更著重以個人生活的激情和熱愛推動創作,而讓自己的民族文化基因自然流露。即是此故,欣賞丁雄泉的作品讓人倍感輕鬆,彷彿看到一位永遠創意澎湃,情緒高漲的年輕伙子。信手拈來身旁畫筆,揮灑自己胸中的歡快靈感,«紅艷似火» 及 «風頌歌謠» 屬於他七年代初期之作。此時,術家即將進入以鮮花美姬為主要題材的時期,從紐約畫派所感染到的抽象表現主義繪畫,已經進入渾然忘我之境。鮮紅色的潑彩如太陽般炙熱奔放,翠綠、亮黃、粉桃等壓克力螢光顏料噴灑的軌跡,如大自然鈴風舞動。藝術家賦予顏料無比奔放的動能,在畫布上重新演繹了大自然的熱情靈動。美國抽象大師波洛克以行動繪畫名垂畫史,丁雄泉的巨幅抽象同樣富於行動繪畫精神,然而藝術家往往不強求將畫面填滿,反而刻意讓悉心打底的背景露出,以靜態而飽滿的色彩,對比動態而絢麗的潑彩。不啻是國畫、留白、技巧的演變,突顯東方禪機之餘,同時建構虛實協調之美。丁雄泉在西方畢生探索,恍似一場永不結束的歡樂派對,然而派對中披拂進來的春風與艷陽,卻自然而然的來具有東方氣息。讓無論來自何處的觀眾,都能親切享受這份無國界的喜悅。

丁雄泉《風頌歌謠》,估價 800,000 — 1,200,000 港元,卡內基藝術博物館收藏,收益撥歸購藏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