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無極是全球最頂尖的國際抽象大師,作品不僅在過去半個多世紀展出無數,更被全球超過120個公共機構典藏。若稽查藝術家主要出版,收藏趙無極作品的公共機構,無論學術地位抑或數量,都以美國居於首位;在美國公共收藏的趙無極作品當中,又以1954至59年的「甲骨文時期」佔大多數,譬如2013年在北京蘇富比以89,680,000人民幣,約113,000,000港幣成交並刷新當時藝術家世界紀錄的«抽象»即由芝加哥藝術博物館典藏中釋出;1955年,趙無極代表法國參加第三屆聖保羅雙年展,趙無極1954年完成的«黑色人群»亦在1955年參加美國匹茲堡「卡內基國際美術展」中獲得榮譽獎作品進入卡內基藝術博物館收藏。卡內基美術館成立於1895年,是美國首間專注於現當代藝術收藏的博物館,至今以超過30,000件藏品,成為美國藏品數量最豐富、亦是最為活躍的頂尖藝術機構。趙無極的作品自五零年代起陸續見藏於美國重要公共機構,標誌著亞洲藝術家的成就。在當時的戰後西方藝壇已經獲得肯定,作為私人藏家,能夠把來自重要博物館的大師級作品收入囊中,是對於自身收藏實力的體現,也是對於藏品水平的重大提升。繼2013年來自芝加哥藝術博物館的珍藏,蘇富比時隔五年再度推出來自重量級藝術機構卡內基美術館珍藏的«無題»(拍品編號1032)誠為可遇不可求的珍貴機遇。

趙無極 《無題》估價 8,000,000 — 12,000,000 港元,卡內基藝術博物館收藏,收益撥歸購藏基金

五零年代是抽象繪畫發展的黃金時期,以趙無極為首的戰後亞洲藝術家,將抽象繪畫這種嶄新的國際藝術語言,賦予更寛廣而深遠的文化精神。趙無極在1958年創作«無題»之時,對於以甲骨文創作抽象已經嫻熟於心,箇中典型的黑、白、紅、藍四色,在此妙合無垠。尤其特別的是,本作罕有地引入甲骨文作品中少見的黃金色澤,尤如在銀白基調以上鍍上一抹華麗之光,與下方虎踞龍盤的藍,紅雙色鼎足三分,使其尺幅雖然精悍精彩程度卻堪比大畫。甲骨文之於東方,是文字的先祖。在東方觀者的眼中,自有一股熟悉的情懷與內涵。對於世界另一端的西方,甲骨文則成為一種更抽象的符號。氣質陌生而神秘,藉由趙無極的甲骨文繪畫,西方觀眾與學界深切體會到東方藝術的現代演繹。本文開首引用的評論來自趙無極的法國好友馬內謝,這位第二屆聖保羅雙年展繪畫大獎得主的意見,可謂恰當地表達了西方世界如何評價與喜歡趙無極作品。趙無極的甲骨文作品始於1954年他居於巴黎的時期,然而自1957年起,藝術家遠赴美國紐約,親炙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美式抽象的潑辣奔放,成為啟迪藝術家「狂草時期」(1959至72年)的重要助力。而在本幅«無題»之中,已可見本來寂靜古樸的甲骨文字開始漸漸由靜而動,符號已慢慢融入畫面,與背景空間融,帶動整體之騰飛。而藝術家在作品命名上,亦不再需要主題,宣示其創作進一步擺脫形相,即將迎來下一個風格時期。

1955年,卡內基國際美術展評審委員評定328件作品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