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凱斯·哈林有哪些特質吸引您? 

大衛 · 拉切貝爾: 凱斯·哈林的藝術是為所有人而做的。他從街頭晉身博物館,前無古人。他的作品在不同文化背景下依然富有生命力,他博學多識,但作畫時憑藉直覺,靈感豐沛,以畫筆隨音樂起舞,把世界變成畫布。除非自外於藝術,否則人人皆能欣賞他的創作。 他歡快幽默,亦睿智深沉;他歌頌生命,亦以藝術發聲,大力砲轟社會不公、政治腐敗。凱斯一生短短三十載,但其生命能量之廣之深遠,很多人即使能活三百年也難以與之相較。

來自大衛 · 拉切貝爾私人收藏,凱斯 · 哈林 《無題》(23張一組),1982年作。估價:4,500,000 – 6,000,000 港元/577,000 – 769,000美元

T.O.P: 我自小接觸您的作品,常常發覺在作品中,藝術、音樂、時裝、攝影、設計、電影、青少年及街頭文化等元素互相連結,而哈林也擁抱這些「次文化」,實在有趣。可否告訴我們你們之間相識的細節?

大衛 · 拉切貝爾: 八十年代,我們在市中心的藝術家圈子裡一同創作、跳舞、生活,地點就在曼哈頓的東村和蘇豪區。當時藝圈仍然在默默發展,規模也要小得多。我初認識凱斯時,他在默德俱樂部門口做守門人。其他的守門人見我們明顯未成年,都不讓我們進去;但這個傢伙,戴著一副手繪黑色和螢光線條、五十年代款式的書呆子眼鏡,竟然幫忙說服其他人破例讓我們進去跳舞,真是個大好人。多年以後,我才知道這位讓我們進去的人,與紐約各地鐵站的牆上繪下粉筆畫作的藝術家,居然是同一人。

曾廣智當時就在我隔壁租下黑房,沖印凱斯的照片。正在此時,我看見默德俱樂部的守門人本人站在地鐵畫作旁,人人注目艷羡。凱斯也在托尼·沙弗拉茲畫廊實習,此後一生與托尼合作。我也曾在托尼畫廊舉辦展覽。八十年代人人都在遷徙流動,那時的藝術家根本不會只停駐在一家畫廊,唯獨是凱斯一直跟托尼合作。他們兩人合作無間,所向披靡,如超新星爆發、如旋風席捲全世界。凱斯·哈林自此成為全球現象。現象之宏大深遠,從普普商店開張得以印證,使年青人或沒有太多錢的人都能買得起藝術品,為這些人打開藝術世界之門,而且平易近人、氣氛歡樂、引人入勝,與其他藝廊之門第森嚴大相逕庭。他超越了時代;他屬於街頭、屬於未來。


T.O.P: 於您而言,收藏藝術是否為您的創作注入靈感,對作品有什麼樣的影響? 

大衛 · 拉切貝爾: 收藏藝術於我而言,是十分個人的事情,我只收藏我欣賞的藝術家筆下的作品,或者能感動、啟發我的作品,例如我第一位上司安迪·沃荷(Andy Warhol)、或者威廉·布萊克(William Blake)的作品。我現在多數待在茂宜島(Maui)東面的樹林中,而作品放在洛杉磯的暗房裡,但暗房確實不是存放這些作品的地方,好作品就應該展示於人前。我在茂宜島這裡所見的藝術品,就是森林、天空、大海;繪在畫布或紙本上那些價值連城的作品,根本無法適應這裡的濕度,因此要出售作品,為這些作品找新主人。再者,我們也只是藝術品的臨時託管人而已,能與這些大師作品共度人生階段,與有榮焉。然而,我住在島上日久,是應該讓其他人擁有這些作品了。


T.O.P: 創作人與收藏家兩者之間,只有一線之差;對您而言,兩者的分野在哪裡? 

大衛 · 拉切貝爾: 我認為大家都希望在鍾愛的事物中得到快樂;若我們是藝術家,我們也會喜歡其他藝術家,自然而然地,也會希望藝術作品圍繞在自己身邊。

T.O.P: 您曾與世上數一數二的名人巨星合作;您會如何定義「風雲人物」?  

大衛 · 拉切貝爾: 凱斯·哈林至今仍吸引全世界的目光,啟發後來的年輕藝術家,作品奠定其在全球文化的地位,正是「風雲人物」的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