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 對趙無極來說,中國繪畫自十六世紀即失去了創造力,此後沿襲古畫偉大的傳統,墨守筆墨之成規,將美和技巧混為一談,而不再有想像和變化的空間。而他此時期之水彩作品,則在具有狂草力度的線條中,發展個人獨特的內在山水。

趙無極《無題》1962年作,估價:1,500,000 – 2,500.000港元

1958年起,趙無極排除對自然現象的援引,邁向純粹的抽象。其抽象繪畫在六十年代達到頂峰,1962年的《無題》(拍品編號1007)中,黑紅相交堆疊而匯聚,形成強烈的對比,一種如是生發中的造化運行感生於其中。畫心覆以細小之白線,扭轉而舞動著一股內在活力,萌發以黑色之筆觸,後遞嬗以不同層次之橘紅。

宣紙的光彩如一種暴風雨後極溫馨的寧靜。

趙無極 ,節錄自《趙無極自畫像》

幼年即向祖父學習書法,趙無極對水墨實而非常熟悉;杭州藝專時期,亦曾精進書法水墨技巧。初抵巴黎時,他刻意迴避墨 的使用,以免被定型為來自中國的水墨畫家。而後,在七十年代中,直至兩千年,趙無極的水墨成了他恣意揮灑的場所。四十年代嘗試掙脫傳統的枷鎖,五十年代企圖援引傳統作為創新的來源,六十年代融匯而成他個人獨特的抽象風格,七十年代他再度援引傳統,而此次,不再是意象上的啟發,而是重拾中國古老的媒材─紙與墨,自此幽游於中國傳統的虛與實之間。

趙無極 《無題》1950年代作,估價:700,000-1,000,000港元

趙無極初抵巴黎的頭幾年,意欲在西方現 代藝術的薰陶之下,尋找一種具有開創性的繪畫語言,並試圖除卻中國繪畫的影響。一如畢卡索和賈柯梅蒂,他畫中的人物開始出現曾啓發了二十世紀偉大藝術家們的原始主義特徵;而他畫中的房舍,也簡化至由寥寥數筆所構成,如亨利·米修所形容的「透明的房子」。1951年,趙無極首次在瑞士美術館中見到保羅·克利的畫作,而說:克利的世界與眾不同,充滿詩意,見人所未見,它是一座橋樑,通向一個我尋找的世界,但我把它當成找到另一條路的捷徑。同年,他作了極具代表性的《無題》(拍品編號1003),曾出現於石版畫中的透明屋房,至此變得更為清脆、果斷、和銳利。淡墨的暈染營造著古樸的氛圍,中國繪畫中的遠、中、近景,於此清晰可見。畫中存在如同中國繪畫的之字形構圖,引領觀者跟隨前景挑著擔子的人物,一覽村鎮風光以至遠山,和更遠處禿樹的枝椏,同遊此一寫意的異域之景。

趙無極 《 月光漫步 》 , 1954­–1955年作 , 油彩畫布 ,估價: 40,000,000  – 60,000,000 港元 

香港蘇富比2016年秋季將特別呈獻「The Sublime – Wou-Ki Zao」趙無極單一重要私人收藏專場,帶來趙無極畢生創作之精華,從初抵巴黎、克利時期、甲骨文時期、以至狂草、和七十年代後重拾水墨三十餘載,再到二千年後的空靈飄緲,完整涵蓋16件各時期之精品,無論在完整度或特殊性上,皆為拍賣史中之首例。

現當代亞洲藝術晚間拍賣

02 October 2016 | Hong Kong

The Sublime – Wou-Ki Zao

02 October 2016 |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