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 – 乾隆皇帝(1711–1799)無疑是清朝(1644–1911)最偉大的皇帝之一。效仿大清前幾任皇帝的傳統,乾隆早年就潛心於漢文化的學習。中國文人傳統自由灑脫的特點深深植根在這位皇帝心中。然而,作為中國的最高統治者和天子,乾隆每日被繁文縟節所束。他內心的文人精神,被迫服從於傳統对天子的期待。下圖這把茶壺,是蘇富比9月13–14日中國藝術珍品拍賣會中的拍品,使我們一窺乾隆心中的文人訴求。


粉彩描金松石綠地開光惠山煮泉觀卷圖御製詩茶壺《大清乾隆年製》款,估價:300,000 — 500,000 美元, 9月13–14日中國藝術珍品拍賣會中拍品

此茶壺刻有《汲惠泉烹竹罏歌》御製詩一首,收錄四庫全書,見《欽定四庫全書·御製詩二集》,卷二十四,頁四。

壺身詩中所云惠泉,出於惠山,地處江蘇無錫境內。唐陸羽撰《茶經》,定天下泉水二十等,惠泉獨其二,後漸名重天下,引文人茶客四方而至。


江蘇省 無錫 惠山 錫惠公園,HENRY WESTHEIM PHOTOGRAPHY / ALAMY STOCK PHOTO

至明代,惠山寺有主持,名普真,字性海,請湖州竹匠編製竹罏一品,閒邀好友,烹罏煮惠泉飲茶,靜修致雅。由此而創竹罏文會之先河,於後百餘載,無數文人皆至此,松下品茗,花間聽泉,醉清風而吟詩,感天地而作畫,所留詩篇翰墨,經編撰歸結,成《竹罏圖詠》幾卷,珍存惠山寺內。

乾隆一朝,高宗尚雅,得知惠山寺藏竹罏及圖詠二珍,每次南巡必往。竹罏煮泉,品茗觀圖,暢行詩事以抒幽情,《汲惠泉烹竹罏歌》即為乾隆帝之初作。


茶壺刻有《汲惠泉烹竹罏歌》御製詩一首

本品壺身開光,正面繪文人畫典型的隱逸之景。一條蜿蜒小徑橫于水上,通向園林的圓形拱門,內有一亭半掩於畫外。一清灑高士,案前賞卷,背後一松樹垂懸。高士身旁有一童子奉茶,稍遠處,另一童子烹茶。此處幽靜,是引人自省頓悟之所。如詩所敘,此圖當是描繪乾隆惠山寺遊歷,以作紀念。

乾隆化身文人入畫,一如往昔造訪惠山寺的著名文人,內心嚮往隱居和儉樸自由的生活。


茶壺頂部

此壺高士圖中體現的自由和寧靜,被清代宮廷瓷器上常見的祥瑞圖案包圍。儘管圖像精美,裝飾顯然缺乏自由揮灑之感,井然有序,正是古代帝制之精髓。兩種元素的對比就如乾隆自身的兩極对立:身懷文人情結,卻囿於禮教和紫禁城的高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