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 常玉的人物速寫,體現了過人的創造力與想像力,為現代藝術開闢新途,成為藝術家躋身大師之林的關鍵。常玉筆下的人物,源自現實生活,卻透過獨特的觀察與奇想,發現了嶄新的生命之美,並以溫柔靈動的線條,捕捉那一瞬即逝的靈感。

作為巴黎畫派罕有的華人,常玉亦是東方文化的代表。二○年代末、三○年代初,法國作家侯謝及荷蘭作曲家約翰・法蘭寇先後擔任常玉的藝術經紀人。透過文獻紀錄,可見在當年的推廣過程中,常玉的裸體作品最受矚目。

常玉《紫裙女士》 1920/30年代作,估價:350,000 – 500,000 港元

 

若與赴法同儕比較,徐悲鴻和林風眠歸國以後雖不乏裸體作品,卻不免於借助西方傳統,作出充份的學術鋪墊;但常玉的裸體作品,則是信手拈來,充份體現暢快寫意的幽默感和生活感,毫無說教包袱,尤其是他的紙上作品,透過反覆對於人體不同角度的捕捉與表現(不僅是「再現」),更可見其一擊即中的把握力,並由此奠定油畫人物的造型基礎。

而當現代藝術在中國萌芽初期,以裸體藝術與傳統觀念衝突最大,在中國發展殊為困難。譬如1917至27年間,劉海粟因在上海美專展覽人體繪畫、雇用裸體模 特兒,而被輿論冠以「教育界之蟊賊」、「文妖」等惡名,甚至美院被封、本人遭到政府通緝,需要避居日本;此後,徐悲鴻、林風眠歸國推動裸體藝術,同樣面對 強大阻力;相反,此時身在法國的常玉,卻以裸體作為主要題材,不但毫無顧慮,甚至頗受歡迎。

常玉《顧盼》1920/30年代作,估價:100,000 – 200,000 港元

 

常玉的裸女,不僅是中國繪畫主題上的一種拓寛,更重要的是,從美學價值而言,常玉真正體現了東方與西方、傳統與現代、寫意與寫實、潮流與經典、個人與時代的交滙,在當年已經引起東、西方的迴響:在中國,詩人徐志摩是常玉最著名的忠實支持者。

常玉的裸體造型,大部份豐腴厚重,雖僅以極簡線條勾勒輪廓,卻體現西方造型藝術所重視的量感,其誇張變形之處,不只是挑戰西方傳統,亦是現代大師之中,較早檢討量感與造型關係的先驅。瑞典雕塑大師賈科梅蒂(1901-1966年)與常玉不僅生卒同年,兩人自四○年代起在蒙帕拿斯更是鄰居。賈氏以瘦削的人物雕塑聞名,與常玉生動的紙上人物描繪,可見兩人呼應之處;稍晚而生的哥倫比亞大師波特羅(1932年生),同樣以造型誇張豐碩的人物聞名;吳冠中在晚年重 新創作人物,亦有以胖妞為主角的《洋阿福》等五幅作品,並以此系列為題撰文,開宗明義探討造型藝術的量感問題。常玉在二○年代,已得此風氣之先,足見其於 現代藝術史上之前瞻性。

常玉《坐姿裸女》1920/30年代作,估價:300,000 – 400,000 港元

 

適逢常玉逝世五十周年,蘇富比隆重推出「美的想像」,此乃拍賣史上最具規模之常玉紙上作品專場,二十二幅作品均源自單一歐洲重要私人收藏,自1966 年入藏至今,首度公開亮相,論質量之精,淵源之深,實屬難能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