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濕熱天氣令人疲憊不堪,使我汗流浹背。這個城市本身略為多霧潮濕。這實在刺激情慾。城市和女人,我都喜歡濕潤。」

–      荒木經惟,1997年4月,於香港

荒木經惟,《香港之吻》 [HK9001],攝於1997年,鉑金塗相

1997 年的春天, 香港即將要從英國回歸中國。當時,荒木經惟首度踏足香港,漫步在其悶熱的街頭,在燙手的相機鏡頭后頻繁按下快門。當時,是這位傳奇攝影師的第一次國外拍攝:此前,荒木很少離開日本,堅持以東京作為他拍攝主題,那也是他的辦公地點。此攝影系列成為荒木藝術事業的轉捩點,他不再堅持,義無反顧得走遍各大海外城市,拍下屬於自己的「旅遊攝影」;他不僅在逗留期間拍攝了逾5000幅作品,還把這次旅行紀錄在了日記里。這位多產的攝影師如此寫道:

「我好久都沒有如此激動興奮[…]我應該更多地開闊外面的世界。我需要為我的攝影創作冒險,就像一個戰地攝影記者一樣」

–      荒木經惟,1997年4月,於香港

荒木經惟,《香港之吻》 [HK0211],1997

荒木稱,香港吸引著他,以它潮濕的溫度,擁擠的建築,甚至是正為七月回歸做準備的城市施工場地都實在刺激情慾。 “我讓[一位女士]站在窗台上,我可以從窗口看到一個建築工地” ,他在日記中寫道。 “建設工程(kōji)和情慾(jōji)。某種程度上都是一種探索,不是嗎? “

鏡頭記錄著一切,從飛機翱翔明亮天際,到熙攘濕冷的集市,從日常街景到中國餐館內的喧嘩,此行荒木對香港的詳細影像收集,紀錄著這個歷史性的特殊時期。這位具有爭議的攝影師,用略帶挑釁的態度施展著魔法,帶著他始終不渝的情慾色彩,讓這座城市在他的鏡頭下綻放。無論是滿桌的點心或是一個消防栓,一切來自不經意間,卻又奇妙地被賦予了誘惑力,吸引著你。這是街頭攝影中的傑出作品:平凡卻引人注目,靜物變得擁有生命力,行人一瞬間留下的身影,既莊嚴又不失風趣。

荒木經惟,《香港之吻》[HK0421],1997

蘇富比S | 2畫廊即將舉行「寫真!日本攝影的歷史與當下」展售會為您悉心挑選來自《香港之吻》系列的52幅作品,并首次以鉑金塗相紙本印製,保存期限長達500年之久 。

荒木經惟,《香港之吻》[HK0087],1997

荒木的《香港之吻》讓我們透過攝影師的視角瀏覽一段段香港往事,看似突兀古怪,卻能勾起人們的懷舊情愫。我們會想要回到這些相片的場景中去 ──一個讓荒木飽含深情的城市。荒木此行結束前在日記寫道:

「香港就如一個情人,一個愛人。讓你流連忘返。」

–      荒木經惟,1997年4月,於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