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方鼎是青銅器時代最珍稀的禮器之一,而此次於5月13日倫敦上拍的青銅方鼎,是其同類古器中最為稀有的其中一件,自宋代(公元960-1279年)以來,深受古董藏家和中國藝術鑑賞家珍重。宋朝年間出土同類之高古青銅器為數甚多;雖然大多被納入宮廷御藏,然而亦有少數流入市場,由身家豐厚之文人和士大夫所購得。從這一時期起,歷代文士均鍾情於收集和研究青銅古器,視為學養修為之先決條件,多有為私人收藏撰文,或就名器銘文編撰書籍,此次上拍的方鼎就是其一。明清書畫多有描繪文人於書閣玩賞佳器,或繪三五文士聚集於山明水秀之地,鑑賞青銅器物。

商末/西周早期 青銅天黽父庚方鼎 ,尺寸:25.5 公分,10⅛ 英寸,估價:400,000-600,000英鎊

與清朝許多士大夫一樣,清代金黼廷對青銅器尤其珍愛,據說收藏精品百餘件,致力藏寶集珍,本方鼎無疑為其收藏當中最佳而研究最詳的其中一件銅器。金黼廷,字芾廷,號瘦仙,一作瀨仙,清末道光(1820-1850年)及咸豐(1850- 1861)年間居於上海,好雅慕古,建雪鴻閣收藏稀珍,雪鴻之名,遙遙呼應宋代文豪蘇軾名句「恰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本品後為中國青銅器藏家威廉·範·赫斯登所擁有,赫斯登將鼎上銘文首度譯成英文,發表於1952年《商周時期中國青銅器·範·赫斯登收藏圖錄》。

《月曼清遊圖冊》,陳枚 ,十二開冊,設色絹本,故宮博物院, 北京

鼎以三足器型較為普遍,而方鼎則較為罕見,最初在商周時代用作祭祀禮儀或慶典宴會盛載食物之器皿。或是由於該金屬的毒性,其原本用途很快被摒棄,轉而被用作花瓶或香爐。曹昭《格古要論》(書成於1388年) 曰: 「古銅器入土年久,受土氣深,用以養花,花色鮮明如枝頭」。若用作香爐,則多帶木製爐蓋,可參考宫廷畫師陳枚《月曼清遊圖冊》(現存於北京故宮博物院)。

中國藝術珍品

13 May 2015 | London